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愛滋病的真相:被創造的疾病



對於愛滋病(AIDS),我們每個人都耳熟能詳。根據學校與媒體的教導,愛滋病是由 HIV病毒所引起的免疫疾病。而HIV病毒則透過性行為或血液的交換(如共用毒品針頭)而傳染散播。

然而,我們所知道的是真正的真相嗎?

大衛(David‧Rasnake)博士是喬治亞理工學院化學博士,在製藥生物技術工業有20年工作經驗。在這部影片當中,大衛博士向我們提供了許多驚人的消息,讓我們不得不開始反思,會不會我們每個人,甚至大部分的醫生,過去對愛滋的知識與了解其實並非真相,而我們都受到了醫藥商業集團的灌輸與欺騙。

過去大衛博士花費了大量時間在研究 HIV病毒與愛滋病,卻在實際的研究中發現到許多的疑點。他指出HIV屬於一種逆轉錄病毒,然而逆轉論病毒事實上不可能經由性行為傳遞或感染。
後來他更證實,愛滋病其實並不是由HIV病毒所引發的疾病,而另有其他根源。而藥廠聲稱可以治療愛滋病的藥物,不但無法治癒愛滋病,反而會對人體造成極大的傷害。

透過這部影片,我們將有機會了解到這個遍及全球,藥商與政府聯手編織的,關於愛滋病的瞞天大謊。

以下引用該Youtube影片下方的介紹:
在科學界沒有人知道,是什麼引起了愛滋病
醫生們不是科學家,他們要依靠已發表的實驗報告來獲得相關資料

愛滋病毒是不可能從性行為來傳染的,就算可以引起愛滋病
也不會從性行為傳染

科學家知道這事情估計起碼有50年了
沒有任何研究證明、沒有任何實驗證明病毒會經過性行為來傳播
從科學依據來說完全沒有證據證明它可以通過性,來傳染

美國"反思艾滋病"前任會長、"醫療公義國際聯盟"前主席、南非總統特別顧問大衛博士現身,以所著《細菌的謊言》為例,揭露艾滋­病是由無良磚家、黑心大藥廠、共濟會美國政府集體炮製的彌天大謊!

2014年6月26日 星期四

維納斯計畫──QA問答

25年以來的常見問題

  1. 維納斯計劃是什麼?
    簡單的說,維納斯計劃是一個提倡具可行性社會變革的組織;它致力於和平永續的全球性文明。維納斯計劃提出替代選擇,努力讓人權不僅是紙上宣言,而是成為一種生活方式。
    維納斯計劃展示的不是未來會是什麼樣子,而是只要當我們應用現今的知識來成就永續的新世界文明,未來就能是什麼樣子。它呼籲直接的文化重建,在新的文化中,戰爭、飢餓、貧窮、債務和人類苦難等已長久存在的問題,將不僅能避免,也完全不可被接受。如果不能實現這樣的文化,現今的社會問題只會不斷延續。
    維納斯計劃為永續的世界文明提供了一種替代選擇,與任何曾經存在過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截然不同。它也預見在不久的將來,金錢,政治,個人與國家利益將被淘汰。儘管這個理念似乎顯得理想化,但它是基於多年實驗研究的基礎上,橫跨了包括教育、交通、清潔能源等等,再到整個城市系統。
    很多人相信,為了確保一個永續發展的全球社會,需要的是更高的道德標準,與能夠執行的國際法律和條約。但即便是世上品行最端正的人被選為政治領袖,在沒有充足的資源條件下,人類還是無法解決現今同樣的問題。只要世界上少數幾個國家掌握著大部份的資源,而且利潤仍然是最基本的追求底線,那同樣的社會問題循環仍會不斷氾濫。
    隨著全球性挑戰和科學資訊的激增,各個國家、各個民族都面臨超越國界的共同威脅:人口過多、能源缺乏、全球暖化、環境污染、水資源短缺、經濟災難、不可控制的疾病蔓延、以及科技機器取代人力就業,這些都威脅著我們每一個人。雖然很多人致力於減輕這些狀況,但只要少數幾個強國和金融利益集團,依然控制和消耗大部份的世界資源,並且金融貨幣體制仍普遍存在,那麼我們的社會與環境問題就會仍舊不可超越。
    如果我們真的希望終結不斷持續的國際與社會問題,我們就必須聲明地球和其所有資源,都是全人類的共同遺產傳承。
    地球擁有豐沛的資源。但經由金融貨幣去控制和分配資源的方式,對我們的生存而言不僅不再適合,也適得其反。今天我們擁有前所未有的高科技,但社會經濟系統並未跟上科技能力的發展。基於地球資源的承載能力,我們能夠輕鬆地創造一個沒有奴役與負債的世界,其中所有人都享有富裕充足的資源。利用智慧且人道地應用科學和科技,地球人能在引導和塑造未來的同時也能保護環境。我們雖然沒有足夠的金錢去實現這樣的目標,但我們有足夠豐沛的資源,這也是為何我們要倡導資源導向型經濟(Resource-Based Economy,簡稱RBE)。
  2. 資源導向型經濟是什麼?
    要超越以上所述的限制,維納斯計劃提倡全球性的資源導向型經濟。其中整個星球的資源被視為地球上所有居民的共同遺產傳承。目前透過金融貨幣的方式來配給資源,不僅不符合時代需求,而且適得其反,遠遠不能滿足人類的需求。
    簡單地說,資源導向型經濟就是利用現有的資源,而不是金錢,並以最人道和最有效率的方式,去提供一種公正的分配方法。在這個系統內,所有的物品和服務都能免費提供給任何人,無需使用金錢、信貸、以物易物或其他任何形式的債務或奴役。
    為了更好地瞭解資源導向型經濟,讓我們想像一下:如果世上所有的金錢都在一夜之間消失, 只要留下土地、廠房、人員和其它資源完全好無缺,我們就能製造出我們所需要的任何東西,來滿足大多數人的需求。人們需要的並不是金錢,而是能夠自由地獲取大部份所需,而不必擔心他們的經濟安全,或求助於政府官僚。在一個充滿豐沛物資的資源導向型經濟裡,金錢將失去意義,無關緊要。
    我們已經進入了這樣一個時代:創新的科學和科技,能輕易地為全世界人民提供富足的生活。不再需要通過計畫性汰舊(planned obsolescence)來有意識地降低物品的效能,這延續自陳舊過時的利潤體系。如果我們真正關心環境和人類同胞,如果我們真想結束領土紛爭、戰爭、犯罪、貧窮和飢餓,我們就必須自覺地重新審視這個使世界充斥著上述普遍缺陷的社會體制。不管我們喜歡與否,罪魁禍首都是我們現在的社會體制:政治實踐、信仰體系、利潤導向的經濟、驅動著我們的文化行為規範。這些導致並催生了飢餓、戰爭、疾病與環境破壞。
    這個新的社會藍圖,旨在鼓勵一種新的激勵動機系統,不再以追求既淺薄又自私的財富、資產和權力為目標。這些新的誘因動機,將會從物質和精神兩方面鼓勵人們的自我實現與創新。
  3. 為什麼你覺得像維納斯計劃這種革命性的方式是必需的?
    我們當前的體系既不能為每個人提供高水準的生活,也無法在利益驅動的前提下確實保護環境。商業本身並非全部的罪魁禍首;它是被迫為了維持競爭力才如此運作。此外,隨著自動化技術,電腦自動化控制,人工智慧的降臨,將有越來越多的人被自動化系統取代。因此雖然我們繼續存在著生產富足物資的能力,也仍將有越來越少的人有能力購買商品和服務。這在傑瑞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的書中有確鑿的證據:《工作的終結:全球勞動力的減少和後營銷時代的黎明》(Putnam, 1995)。維納斯計劃為扭轉應用自動化和人工智慧而產生的負面影響提供了一個嶄新的方法。它消除了這種做法對社會可能產生的災難性後果,例如:數以百萬的熟練或非熟練工人失業而流離失所。
  4. 我們不是只需要正派的人來主導政府運作就好了嗎?
    僅僅批評指出社會的不足,或倡導品格高尚的人來選舉參政是不夠的,這將無助於推進文明的發展。現在需要的是對世界資源的智慧管理,一種對環境和社會事務全面可行的安排,這種管理嚴格參照現有的資源及地球的承載能力。即使進過選舉而入主政府的男人和女人擁有無可挑剔的品格,沒有可用的資源和先進的科技,無論通過多少新的法律或簽署多少新的條約,戰爭、貧困和腐敗都將盛行。並不是民主提高了我們的生活水平,而是資源、水、可耕地和新科技。浮華的詞藻修辭與一紙公文,都無關乎人類社會事務的管理。

【柯博拉】2014年6月17日訪談


Rob:Cobra 歡迎來到我的節目。

COBRA:不客氣,謝謝。

Rob:你正在準備著一些會議和門戶啟動的活動。請告訴大家你的網站和即將進行的活動,讓人們知道你首先要到哪裡,好讓他們在聽節目的時候看看有什麼能做的。

COBRA:好的。大約24小時後我要到西班牙伊比沙島,那是一個位於地中海的島嶼,我們夏至的時候將在那裡進行宇宙女神啟動。這將是一件(能量)非常強大的事件,我們將把地球和宇宙的能量整合在一起。這是天空和大地,天堂和地球的能量合併。這是朝向這個行星的陽性/陰性本源最終整合的第一步。正如你們所知,也曾經在生活裡感受到,執政官和陰謀集團策劃了一次人為的(男性與女性能量)分離。這個分離需要在能量上療愈,以便這個行星上有更好的條件來治癒整個社會。然後大約7月12-13日我們會在臺灣舉行第一次光之勝利大會。臺灣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地方。我會是那裡正面龍族社團的主要大本營。那裡有非常強大的光明勢力團體,我們到時會在那裡舉行一個非常特別的會議。歡迎大家前來這兩個地方。你們知道我的博客是www.2012portal.blogspot.com,你們可以看到最新消息。在6月21日啟動之後會有很多資訊會公開,這個日子之前是不可能公開的。將很快有新的資訊。

Rob:很好的消息。我收到來自人們的許多非常精彩的問題。我想感謝各位的提問。這些問題的層次比一般的問題更高,因為人們很重視Cobra你的資訊。一如既往地,關於這個行星所發生的事情的細節你有一些獨特的資訊還沒揭露。我們也一直秉持一份免責聲明,讓人們用洞察力看待所有資訊。我們將直奔這些問題,盡力地回答到所有。對於那些問私人問題的人,Cobra不知道你15歲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對於那些上次沒有回答到的問題,因為我們網路連接不好,我們丟失了大約20分鐘的Skype通話。我們不得不把丟失的那段放到剪接室處理。我們有一套新的設備,感謝Ricky Seraphico,我們的錄音師,光之工作者和音樂家。我們也得到DaNell Glade的幫忙,這位金融小組的組長將會進行文字轉錄。當然,有著藝術創造天份的smally7會把這個訪問做成Youtube視頻,嘗試比上次更快地發佈出來。這個採訪直到伊比沙島會議結束前可能不會出現在我們網站上。Cobra,第一個問題是:NASA宣佈太陽已經完成了她的極移。他們說現在有4個極點而不是2個。這個問題來自天文臺的Jeff。這是真的嗎,這個新的太陽怎樣影響我們?

COBRA:這是整個過程的一部分。極移是一個逐步的過程,當極點開始移動,會有一段時間出現4折(4-fold)的情況。這普遍發生在極移之前和之後。這個情況不是固定的,所以它不會對地球上的生物造成重大影響。這只是一個每11年極點反轉的一般過程的其中一部分。

Rob:謝謝。當地球極移的某個時候會不會有同樣情況?

COBRA:是的。如果磁極轉移發生,這會是整個過程的一個階段。

Rob:有人問另一個問題:他們有沒有準備好足夠的發言人應對"事件"的初始階段?

COBRA:你意思是地表的發言人嗎?(是的). 這是一個小麻煩,因為地表人類被如此深入地被程序洗腦,所以在初始階段這可能會成為一個問題。我們可能沒有足夠的受訓的,或者足夠平衡的人來處理這個情況。人們會有一條學習曲線(需要一段時間認知),所以在當"事件"發生,在開始的時候可能會有點困難。但隨著資訊開始公開,這會很快得到平衡。在初始階段會缺少發言人。

Rob:那可能在媒體資訊的發佈上會有出現一些鬧劇。

COBRA:資訊會公開,但沒有足夠合資格的人來分發它們。

Rob:他們會接管電視臺,準備好資訊公開給大眾了嗎?

COBRA:他們準備好一些資訊包公開給群眾,這些資訊包會給那些準備好到電視臺把它們呈現給大眾的那些人。

Rob:在乙太層仍然有很大影響嗎?你去年說過"事件"可能會在非物質層面完全清理前就發生,計畫仍然是這樣嗎?

COBRA:這是可能的,但我會說對人類的乙太影響沒有太多改善。這是一個大問題,現在仍然是。我不會評論什麼時候他們會決定觸發事情,或者說收到指示行動。

Rob:很好,謝謝。很多人想讓給些有關物質需求計畫的堅實的建議,意思是繁榮基金發放之前。我一直收到重複的問題。你讓我們把錢從銀行裡拿出來,我們要把現金放在床墊下面?兌換成白銀和黃金,那麼黃金和白銀會貶值嗎?股市會崩潰,那麼社會責任股票socially responsible stock怎麼辦?請你談談物質需求的問題。很多人在財政方面苦苦掙扎。我對那些人說——世界上還有很多人掙扎在比我們還要艱苦的環境中。很多人無家可歸。我們在基金發放之前要怎麼做。我們怎麼處理我們的財富,要放到床墊下嗎?

COBRA:如果你在銀行有存款就拿出來。你可以換成金銀或者土地,或者投資到能幫助行星解放的事業上。我不會建議投資股市。我也不建議把錢留在銀行,因為在某個階段會被充公。

Rob:有人說感謝Cobra和抵抗運動所做的一切。有一件事我感到擔憂,那就是埃及的局勢。對於有600人被判死刑,我很難把它看作是光的勝利或者看作是解放進程。上次Alexandra和你做的訪問,這個問題輕輕帶過。她知道穆斯林兄弟會受陰謀集團操縱。

COBRA:首先,沒有600人被判或被執行死刑。這是審訊過程的開始。最後的人數會少很多。在那些人當中,有一些領導者是陰謀集團和黑暗勢力的成員。我不完全同意埃及政府對那些人的行為,但這是人性的一部分。另外,在"事件"發生之後,很多陰謀集團的成員會受到懲罰,因為那些人們的意願。

研究者發現"政府們"如何監控智慧型手機


摘要:根據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俄官方媒體)的新聞報導。義大利一支堅強的駭客團隊發明了一種惡意軟體,該軟體可以完全掌握目標手機的一切控制權。

可控制的範圍包含Wi-Fi、GPS、GPRS、語音錄音、e-mail、SMS(簡訊)、MMS、檔案清單、cookies(瀏覽器紀錄)、瀏覽過的網址、網頁快取、通訊錄、通話紀錄、記事、日曆、剪貼簿、APP清單、SIM卡變更、即時麥克風錄音、攝影機畫面,以及包含SKYPE、WhatsApp在內的各種語音通訊.

駭客團隊堅稱他們的這項產品,僅用於政府進行的合法監聽。("Hacking Team has maintained that its products are used for lawful governmental interceptions...")

該軟體具有幾種機制可以避免被防毒軟體偵測。

市民實驗室(Citizen Lab)發現該軟體被隱藏在合法的阿拉伯地方新聞「Qatif Today」的App當中。他們同時聲稱,根據一些相關證據指出沙烏地阿拉伯政府,使用該間諜惡意軟體對付該地區的什葉派示威者。


駭客團隊透過一種「命令與控制」伺服器對目標進行遠端控制。卡巴斯基實驗室(Kaspersky)已經在40多個國家發現了至少350個該種伺服器。

完整原文請見:http://rt.com/news/168228-hacking-team-smartphones-malware/

2014年6月21日 星期六

NSA(美國國家安全局)監聽僅是開始-認識帶領我們進入網路戰爭的特務頭子

秘密戰爭
滲透、破壞、混亂。多年來,四星上將基斯.亞歷山大建立起可發動毀滅性網路攻擊的秘密軍隊。現在它已準備好大開殺戒。

亞歷山大致力於美國網路戰,過去八年逐步建立一個帝國,他堅信美國在數位攻擊領域具有先天弱勢,需要他更加廣泛地掌控散佈於全球的資訊。根據他的說法,這種威脅嚴重地令人難以置信,國家別無選擇,只能將整個民用網路納入保護傘下,使Twitter訊息、電子郵件經過他的篩檢,讓安全機制掌控在政府手中。「我們所看到的是,網路活動程度不斷提高,我擔心這將突破界限,私營部門再也無法掌控,政府將不得不介入。」他最近在加拿大一場安全會議上說。

在嚴格控制的公關描述中,NSA將焦點集中於針對美國的網路攻擊威脅-如發電廠、供水系統等關鍵基礎設施的脆弱性;軍隊指揮及控制結構的敏感性;經濟對網路順暢運作的依賴性。防禦這些威脅是NSA在國會聽證會及安全會議中大肆宣揚的首要任務。

但另一方面,很少被提及的一點是:多年來軍方不斷開發攻擊能力,不僅獲得保衛美國的能力,還有攻擊敵人的能力。藉由所謂的網路攻擊,亞歷山大和他的軍隊現在有能力對敵人的設備和基礎設施進行物理破壞,甚至可能致人於死。亞歷山大-他拒絕接受本文採訪-指出,這種網路武器是21世紀戰爭的關鍵,如同20世紀的核武。
以上摘錄自Wired網站文章,全文請參閱此連結:http://wired.tw/posts/general_keith_alexander_cyberwar

2014年6月12日 星期四

威廉‧范杜因(光明會盟主)於2014年畢德堡會議的公開演講

WILLIAM VAN DUYN’S OPENING REMARKS TO THE BILDERBERG MEETING 2014
威廉‧范杜因(光明會盟主)於2014年畢德堡會議的公開演講


畢德堡會議主導人為光明會盟主威廉‧范杜因,由內容中可以明確的看到陰謀集團操控世界的事實已經浮出檯面,不過當然,他們可以將自己塑造成一個很好的控制者,而不是坦誠的招供他們就是破壞這個世界的始作俑者。

這篇內容主要反映出陰謀集團的行事風格和價值觀,羅斯柴爾德家族提倡包容性、資本主義,而光明會派系則是提倡新世界秩序、拯救蒼生,他們用這種似是而非的道德觀念合理化所有的做為,並且透過各種手段不管是在狠在毒都可以說是為了人類長遠利益打算來使用

※本文內容如下,內容下半部附上部分與會者名單

Ladies and gentlemen,
各位先生女士:

Let me welcome you at the 60nd edition of the Bilderberg meeting here in Copenhagen..

歡迎大家蒞臨哥本哈根參加第60屆畢德堡會議。

Since the creation of the Bilderberg meeting back in 1954, my father [William Gerrit Van Duyn], HRH Prince Bernhard of Lippe-Biesterfeld, Henry Kissinger, decided to organize an event to unite different entities from industry, politics and culture. After the fourth Meeting back in 1958, the Bilderberg members put together the conditions of the Treaty of Rome. It was finally signed and the European Community was born with 6 States members. Today the European Community contents 28 countries. And today the Bilderbergers advise 134 states members.

回想1954年畢德堡俱樂部剛成立的時候,先父貝恩哈德親王(本名:威廉‧蓋瑞特‧范杜因)先父威廉‧蓋瑞特‧范杜因、貝恩哈德親王和亨利‧季辛吉就決定要辦一場活動,讓全世界的產業大亨、政界名流和文人學者可以齊聚一堂。1958年第四屆畢德堡會議結束之後,俱樂部成員合力促成了羅馬條約。歐洲經濟共同體就在只有六個成員國的情況下誕生了。
如今歐盟有28個成員國家,而畢德堡俱樂部會員為134個會員國家提供諮詢建議。
(編註:本段原翻譯有誤之處經網友指出,已由編者劃線改正。)

譯註: 官方紀錄羅馬條約於1957年3月25日就已經簽署,1958年1月1日生效。除非范杜因這位光明會盟主知道內幕,不然暫且當成是口誤。

Today, my speech will be officially published by our new enemy : the Media.
Bilderberg isn´t a secret society, never was. Perhaps in the eyes of the population, but what we did is we kept our topics and decision to ourselves. We are not an evil. I do not have an all-seeing eye. My ancestors only made sure the Eye is on the [U.S.] dollar bill.

本人今天的演講會透過我們的新敵人—新聞媒體正式對外發表。畢德堡俱樂部不是秘密組織,從以前開始就不是。社會大眾或許會認為我們很神秘,但我們只是希望讓討論的主題和決策保留給內部成員知曉罷了。我們不是邪惡組織,我自己也沒有全知之眼。就連我的祖先們也只是確保美鈔上會出現全知之眼的圖樣,僅此而已。

Bilderberg is no conspiracy, but people and conspiracists with their infantile fantasies see it as such. None of you, and I don’t care how powerful you are, sit around the table in a dark room, holding hands, staring at a crystal ball, planning the world´s future.

畢德堡俱樂部無關陰謀,不過總是有民眾和陰謀論者對我們有種幼稚的幻想。我不管在座的各位權勢有多大,我相信這裡沒有人會手牽手圍坐在某間暗室的會議桌旁,一邊眼睛盯著水晶球,一邊策劃著世界的未來。

The exuberant myth created by conspiracy theorists, journalists, and media moguls has been fabricated about the image of the Bilderberg. But are they really the cause of our consequences? Didn’t we involve ourselves into this luxurious secretive, mystical image? Going back in time, I am today in conversation with a certain controversial researcher who studied the Illuminati for more than 2 decades [Fritz Springmeier]. I respect this gentleman for his courage and vision.
I want to change history.

畢德堡俱樂部的外界形象一直深受陰謀論者、專題記者和媒體大亨編造的各種誇大的流言蜚語影響。但是那些傳說真的就是我們聚會的原因嗎? 難道我們有用豪奢而且神秘的形象包裝自己嗎? 回歸主題,我今天跟弗立茲‧史普林梅爾這位備受爭議的學者講過話。他花了二十年以上的時間研究光明會。我十分欽佩這位先生的勇氣和遠見,而我想要改變歷史。

匿名者駭客軍團向巴西世界盃宣戰

【知名駭客軍團《匿名者》反巴西世界盃聲明】

「我們是匿名者,我們是一個軍團,我們不會饒恕,我們不會遺忘。這是匿名者新聞聲明,我們將對抗2014世界盃。
世界各地的人們大家好,我們是匿名者,我們將追殺巴西政府,因為他們的腐敗還有對付人民的粗暴手段。
巴西政府確立了一個讓窮人更窮,富人更富的體制;對我們來說,很明顯政府並沒有要為人民治理國家的打算,政府只會為了自己私人的利益而運作。我們在此鄭重警告,巴西政府立刻停止貪腐,立刻停止對和平示威者使用暴力。
對於這些不公不義,我們不能袖手旁觀。請注意,我們已經站在同一陣線上並團結起來準備對抗這些壓迫;我們是匿名者,我們是一個軍團,我們不會饒恕,我們不會遺忘。巴西政府,一切都為時已晚!」

匿名者(Anonymous)是一個國際性的無組織駭客軍團,其精神為鼓勵言論自由、要求政府透明、反對壟斷和獨裁等。匿名者(Anonymous)近期最著名事蹟包含在2013年入侵北韓與菲律賓網站,而台灣時間10日晚間,該組織上傳了一段影片,正式向巴西世界盃宣戰。
據了解,巴西自從取得2014世界盃足球賽主辦權後,投入過多資金在舉辦世界盃而忽略許多民生問題,造成許多民眾的不滿。過去一年內,巴西就已經出現過多次規模達百萬人的大型示威活動,抗議政府舉辦世界盃和2016年奧運會,質疑政府舉辦大型運動賽事而忽略國內更為迫切、嚴重的衛生、教育、交通和貪腐問題。進入2014年後,反世界盃的示威行動越演越烈,從一月至今,在聖保羅、里約熱內盧、戈亞尼亞、巴西利亞都持續有大規模的抗議行動,警方也開始以強勢武力鎮壓及驅散民眾,據悉,年初至今已有上千名示威者被捕,數十名示威者死亡。
值得留意的是,匿名者(Anonymous)從去年開始就在臉書上號召巴西民眾走上街頭反世界盃,而示威行動演變至今,已經造成許多傷亡。因此,匿名者(Anonymous)在台灣時間10日晚間上傳一段影片,正式向巴西政府與世界盃各大贊助商宣戰。在影片中,匿名者(Anonymous)強調巴西政府確立了一個讓窮人更窮,富人更富的體制,直批政府並沒有要為人民治理國家的打算,只會為了自己私人的利益而運作。匿名者(Anonymous)在影片中鄭重警告,要求巴西政府立刻停止貪腐,停止對和平示威者使用暴力。
雖然匿名者(Anonymous)純粹是「鍵盤戰鬥」,但他們成功入侵過許多軍事組織,包括五角大廈。而其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一役是在2011年時因墨西哥毒梟(Zetas)綁架了一名成員,因此匿名者(Anonymous)在網路上發表聲明,要求黑幫在11月5日之前放人,否則將公開黑幫旗下的財產、住址、汽車、妓院、酒吧等一切資料,最後,在11月4日該名遭綁架的成員就安全獲釋。因此,匿名者(Anonymous)的影響力與戰力絕對不容小覷,此次公布的宣戰影片除了將矛頭指向巴西政府之外,也帶到了幾個知名世界盃贊助廠商的商標,包括愛迪達、可口可樂、現代汽車、麥當勞、SONY等等,預計未來幾周匿名者(Anonymous)就會對巴西政府與這些世界盃贊助商採取抵制行動。
在撰寫此篇報導的同時,巴西世足官網 (www.worldcup2014.gov.br)已無法使用與進行瀏覽,據悉,是某種DDoS(分散式阻斷服務)攻擊所導致 。

*補充說明:
根據Anonymous Taiwan / 台灣匿名者表示:「任何人都可以是匿名者,要成為一位匿名者不需要任何駭客技術,我們會參與公民行動在世界各地,在國外很多人都知道匿名者並非駭客組織,而是一種理念。」

※以上內容轉載自「公民不服從」FB粉絲頁
https://www.facebook.com/CivilDisobedienceTW/posts/258734620976641

2014年6月11日 星期三

【柯博拉】2014年5月20日訪談

※以下為原始訪談影片〈COBRA's interview with Rob Potter * May 20, 2014〉的中文逐字稿。

Cobra: 歡迎大家收聽節目。

Rob: 好的 柯博拉。你和羅夫在瑞士跟一群優秀的夥伴辦了一場很棒的門戶會議。這些人其中有些也去過埃及的會議。我知道佛萊迪也有在場。想必有些好消息吧。跟大家分享門戶開啟的新消息吧。

Cobra: 是的。這次的門戶開啟冥想超級成功。我們錨定了門戶的能量,而這些能量也改變了太陽系內部的光譜結構。這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瑞士的夥伴非常地發心,活動非常的圓滿成功。我們大家都很開心 我過幾天會發一篇從宇宙和地球角度看門戶開啟的新文章。

Rob: 是的,因為我們的錄音出了點問題,瑞奇‧瑟拉費科會擔任我們的特別錄音助理。我想我們得處理一些聽眾朋友聽不清楚你的聲音之類的問題。應該是能找到最好的變聲設備。所以等到這次節目出來的時候,那篇文章應該已經上傳了。
[ http://2012portal.blogspot.com/2014/05/pleiadian-portal-activation-report.html ]

Rob: 這星期六我感覺有點不太一樣,它細微到幾乎感覺不出來。然後最近全世界發生很多紛紛擾擾的事情。人們的情緒都不太穩定,焦慮和火氣大的人特別多。這跟星光層那些執政寄生蟲被打擾有關係嗎?

Cobra:確實有關係。現在銀河聯邦的母船艦隊已經在歐特雲內部,靠近太陽系的地方就定位了。這對地球表面造成了許多光的擠壓,也激怒了乙太執政官拼命的用它們的科技攻擊人類的能量場。。

Rob: 恩,我自己對他們的騷擾感觸良多啊。想問你對被攻擊的人有什麼建議?特別是搞不清楚自己生活怎麼一回事的聽眾朋友。有哪些好辦法讓我們緩解被攻擊的心理壓力嗎?

Cobra: 大家可以嘗試這些方法。第一就是走進大自然,因為乙太執政官喜歡挑人口稠密的區域下手。第二是與自己的高我和光明勢力連結。 這樣可以緩解一部份的壓力。當然可以利用各種靈性冥想自我防衛。

Rob: 太好了,我想聽看看你的自保方式。

Cobra: 首先觀想一道光柱從天而降,貫穿自己的身體,直達地球的中心。另外觀想紫羅蘭色的火焰也很有效。

Rob: 很好。我接下來要問一些很多人都在關心的問題。 首先要問一些國際間的新動態。這是要幫很關心準備轉變團隊和對柯博拉訊息的朋友們挖一些內幕消息。我們就盡量能談的就講一點吧。

Rob: 我想知道抵抗運動對烏克蘭現況的看法。是有變好,還是惡化了呢? 有變得比較穩定了嗎 現在越南也有點亂,有山雨欲來的感覺。抵抗運動現在是如何看待烏克蘭呢? 感覺很像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阿。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