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7月31日 星期四

以色列及猶太復國主義,你所須知的十件事

以色列及猶太復國主義,你所須知的十件事
10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israel & Zionism

  1. 反猶太主義(Anti-Semitism)是反對猶太人的一種種族主義意識型態,必須努力反對它的經濟、社會、政治和心理根源。
  2. 反猶太復國主義(Anti-Zionism)則是反對猶太復國主義(Zionist,又譯錫安主義)運動的鬥爭。猶太復國主義運動誕生於十九世紀,它計劃集結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建立一個單文化的猶太國家,卻以犧牲土生土長的巴勒斯坦人民為代價。在實踐上,猶太復國主義轉變為把多數巴勒斯坦人民從他們家園中驅逐,迫使他們淪為難民。反對以色列政策和體制的鬥爭因此是一個反對殖民主義者、恢復巴勒斯坦民族權利的鬥爭。
  3. 猶太復國主義和以色列國家不能代表所有猶太人或猶太教。事實上,一些猶太教正統派-特別是巴勒斯坦的-曾長期敵視猶太復國主義。令人極為遺憾的是,許多猶太社區和宗教領袖甘心以他們的道德權威來掩飾以色列的殖民主義和種族主義政策。
  4. 以色列不僅壓迫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它的存在也無助於消除反猶太主義。由於錯誤的擺出代表全球猶太人的姿態-雖然七分之六的猶太人住在以色列以外的地方,同時散佈無條件團結以色列猶太人的國際輿論,猶太復國主義領袖事實上刺激了反猶太主義,特別是在阿拉伯國家。
  5. 以色列並不是納粹迫害的產物。早在十九世紀最後二十五年間,猶太復國主義就開始蘊積在巴勒斯坦殖民開拓的基礎。
  6. 有必要駁斥猶太人在巴勒斯坦享有傳說的「歷史權利」的說法。早在西元70年羅馬征服猶太(今巴勒斯坦南部)前,四分之三的猶太民眾就居住在巴勒斯坦以外的地方。就像腓尼基人等民族一樣,那些留下來的猶太人在接下來的幾個世紀中逐漸被鄰近人口所吸收。事實上,今天的巴勒斯坦人在一定程度上是原始希伯來人的後裔。
  7. 猶太復國主義能取得巴勒斯坦乃因它得到帝國主義強權持續的支持,首先是奧圖曼帝國,然後是英國,接下來是美國。在今天,由於美國的援助和行動支持,以色列是中東首屈一指的軍事強權。美國利用以色列來擴張它在中東地區的經濟和政治利益。
  8. 以色列不是什麼「社會主義」國家。相反的,它是資本主義在中東地區的堅強堡壘。基布茲(kibbutzim)-以色列的集體農場-不是像那些過分簡單化的宣傳所說是什麼社會主義的綠洲。基布茲高度的仰賴銀行資助,時常依靠剝削阿拉伯和貧窮的猶太勞動者,在許多例子中,基布茲被當作軍事基地,用來支援將新佔領的巴勒斯坦領土殖民化。
  9. 以色列也不是什麼「民主」國家。它是種族主義和教權主義的國家,它建基在對土著居民的排除、將每個猶太人的「回歸權利」制度化,卻同時拒絕那些被他們驅趕的巴勒斯坦人的回歸權利、壓迫仍留在邊境的勞動的阿拉伯少數族群。以色列的阿拉伯人從屬於殖民主義者的特殊法律,這些法律最初是在英國殖民巴勒斯坦時創立的。這些法律允許軍事權力不需要理由就可以驅逐、監禁居民和將財產充公。當英國在二次大戰後將這些殖民法律用於猶太復國主義殖民者時,前以色列司法部長Shapira聲稱:「就算是納粹德國也沒有這種法律」。
  10. 猶太復國主義和以色列國家體制帶給巴勒斯坦猶太人唯一的未來就是戰爭。解決辦法應是猶太人尋求和巴勒斯坦阿拉伯人友愛地整合在一個社會主義、民主、世俗的巴勒斯坦之中。

※楊偉中編譯
※全文轉載自:http://linkage.ngo.tw/international%20soliadarity/balestine03.htm
※原文出自美國青年社會主義行動(Youth for Socialist Action)網站
http://www.geocities.com/youth4sa/zionism1.html

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古典女神信仰的煙硝血淚史


公元前44年凱撒遇刺身亡,羅馬人的生活頓生變局。羅馬政府從先前的民主共和政體,短時間內就淪為獨裁的寡頭政治。後來的皇帝們透過屢次背叛盟友和暴虐的手段獨攬大權。統治者奢迷而且頹廢的生活作息沒多久就腐化了全帝國上下的百姓。

時間來到公元100年,整個羅馬帝國的主要城市都成了把宗教當成雜耍的馬戲團。街道上滿是呼求神明保佑的民眾、算命半仙和江湖術士。隨處可見新奇古怪的精神修煉和新興的各路神祇。傳承正統的靈性知識都已經消失殆盡。崇拜信仰已經是亂成一團。各家宗派喧囂塵上,全都在爭奪名氣和經濟利益。就連傳統悠久的希栢利祭司團…也開始跟著隨波逐流。

由於大眾期盼有顯赫男神的社會氛圍,阿提斯從原本掌管農業的小神明,一路晉升成跟希栢利女神同等地位的主神。這無疑是人類宗教史上最嚴重的抉擇錯誤。

死後生活的概念在當時流傳開來,希栢利祭司團也開始用高得嚇人的價格為特定人士提供特殊服務。公元150年左右,他們發起了聖牛血祭儀式:獻祭一頭牛,將牛血塗在人身上,以祈求長生不死。

後來,全國上下開始風靡天文學和占星術;阿提斯也跟著升格成月神,隨後又再升格成太陽神。這種宗教信仰明擺著討好社會大眾的做法根本是玩火自焚。許多古代宗教因而威信掃地,最後接二連三地被信眾唾棄。

時間來到公元300年,帝國威勢江河日下。羅馬已經是一座道德淪喪,百姓如同行屍走肉的城市。政府官員的貪腐問題猖獗。這個曾經透過征服和劫掠獲取財富的帝國如今面臨了版圖嚴重過度擴張的窘境:軍隊接連敗北;武裝叛亂四起,國家的經濟急遽惡化。隨著帝國逐漸瓦解,焦頭爛額的群眾發瘋似地找尋解脫之道。基督教就是在這種充滿焦慮和恐慌的社會氛圍中,開始萌生對社會和政治的影響力。

基督教被精心設計成包山包海,無孔不入的信仰系統。它不僅汲取當時最熱門的宗教話題,例如:死後的生活、人模人樣的神祇、處女生子、死者復活等等,更厲害的是,它在靈性方面提供信眾們簡單到不行的解決方案。例如:耶穌基督受難的寶血會洗淨人類所有的罪惡,所以民眾光是信仰他就保證可以上天堂。

基督教利用簡單教條來吸納信眾的方式跟與阿道夫‧希特勒在德國經濟大蕭條期間吸引德國民眾的手法如出一轍。如同後人詫異納粹的恐怖一樣,羅馬人日後也發現到:基督教這一帖精神毒藥遠比精神空虛還要可怕。任何基督徒取得政權的地方之後都會出現恐怖統治,而且民眾受騙上當後的生活毫無自由可言。.

公元312年,擁護基督教的君士坦汀皇帝登基,基督教在羅馬政府的地位開始鹹魚大翻身。他即位後的首要政策就是頒發米蘭詔書,藉由法律保護基督徒的宗教。接著他開始金援基督教的神職人員,為他們興建教堂並賦予高官厚祿。君士坦汀的政治庇蔭持續了將近20年,而基督教已經奠定了穩固的權勢地位…準備好展開它禍害千年的死亡之翼。

公元331年,君士坦汀下詔剝奪所有非基督徒的身家財產,並且沒收他們神廟中的金銀財寶。非基督教的神職人員的生計頓時陷入絕境,同時也害得他們與信眾的社經地位跌入谷底。更糟糕的是,這道詔書使得大量的財富轉移到他們最可怕的敵人手上...也就是當年大喇喇地想消滅其他宗教的基督徒

公元337年君士坦汀一世駕崩。他的三個兒子同時繼位並且瓜分了帝國。君士坦提烏斯二世起先控制著埃及、近東和中東地區。經過一番手足相殘,兵戎相見的皇位競爭之後,他最後成為了羅馬帝國唯一的皇帝。他在統治帝國東方期間下令關閉非基督徒的神廟(現在被稱為異教徒)、禁止他們公開進行儀式並且對任何發表預言的人處以死刑。 另一方面,他免除所有基督徒神職人員的納稅和勞役責任,同時賦予他們世俗法律的豁免權;等同放任他們肆意迫害異教徒。

過沒多久,基督徒開始殘暴的迫害和屠殺異教徒。阿斯塔拉女神在巴勒斯坦的神廟被夷為平地,神廟的祭司和女祭司都慘遭毒手。隨即尼羅河神廟的祭司也無一倖免。當地群眾發起暴動不久便遭到軍隊殲滅,神廟群和圖書館付之一炬,而所有的女祭司都被凌辱至死。

整個帝國都陷入了恐怖的宗教狂熱:所有老百姓都被強迫改信基督教,不然就是酷刑或極刑伺候。公元386年,敘利亞的宙斯神廟被踏為平地;接著卡萊和希拉波利斯的神廟群也無一倖免。公元389年,狄奧多西皇帝頒佈了狄奧多西諭令,繼續摧殘異教徒。亞歷山卓的愛希斯神廟,接著是迦太基的坦尼特神廟以及無數的小神廟陸陸續續的慘遭破壞。

希栢利女神宗教對基督徒而言更是如同眼中釘,肉中刺。一來它有著淵遠流長的歷史:公元前6000年的史前時代就已經在加泰土丘紮根…幾乎可說是人類的第一個,也是最古老的宗教信仰。二來它長久以來都受到民眾的崇敬,堪稱古代文明的精神支柱。

因此之後登基即位的君士坦汀二世便明令:爾後全帝國任何人發表預言都將處以死刑。這對西碧女祭司和神諭祭司們而言等同是趕盡殺絕。另外,由於許多異教徒宗教(由其是希栢利女神神廟)任用許多跨性別的神職人員,基督教領導階層就向狄奧多西皇帝進獻讒言:跨性別是違背自然而且邪惡的行為。

於是在公元390年,狄奧多西一世下詔將所有的跨性別女祭司處以酷刑至死或者用火刑柱燒死。這道詔書也成了基督徒攻擊殘存神廟的藉口。這幫屠夫接著在帝國全境燒殺擄掠,塗炭生靈。幾年之後,幾乎所有在土耳其、埃及和中東的小神廟都被破壞殆盡,異教徒祭司和女祭司都已經殉道身亡。
譯註: 當年的跨性別祭司並沒有做變性手術。他們多半是男扮女裝,過著等同女性的生活。不論有沒有自願接受閹割,他們的社會地位都是受到高度尊重的知識分子和神職人員。

不論藝術、文學、科學都盛極一時的希臘羅馬文明霎時間分崩離析...雄偉的神廟和圖書館淪為廢墟。悠久的文化和傳統走入歷史,留下無限感慨。曾經是古文明中心的德爾斐神殿被下令查封。公元393年,神諭祭司傳下了最後一道神諭:

『稟吾王:豪宮華殿皆傾頹。
阿波羅流離失所;神聖月桂凋零殆盡;
聖泉乾涸;詠嘆止息;
萬事俱休矣。』

到了公元410年,抄掠神廟財產也只能杯水車薪。沒多久帝國全面破產,社會結構連帶崩潰,到處可見官逼民反。隨後西哥德國王─亞拉里克率領軍隊攻陷羅馬並且大舉劫掠;西羅馬帝國滅亡。

拜占庭(東羅馬)帝國則是苟延殘喘延續了很長一段時間。公元5到6世紀,帝國在查士丁尼和提比略二世皇帝的統治之下,殘存的異教徒神廟持續遭受人為破壞;異教徒祭司和女祭司也接連地殉道犧牲。就連拒絕接受基督教的民眾也慘遭血腥鎮壓。

許多偉大的教師、醫師、科學家和知識分子慘遭屠戮,只因為他們是異教徒。無數圖書館付之一炬,因只為館中藏書的作者們是異教徒。焚書坑儒讓整個西方世界進入人類歷史上的黑暗時代:一場長達將近1000年的貧病交加,無知迷信的文明噩夢。

正當人類準備從宗教大屠殺中稍加喘息振作之際,基督教的狂熱份子們已經完成了針對西方世界的宗教洗腦,並且建立起凌駕各國政府的宗教霸權。更嚴重的是,他們儼然成為了西洋歷史書的唯一代言人。但是總有一天,他們必須為摧毀人類祖先的宗教信仰,以及掩蓋自己反人類的惡劣罪行付出最沉痛的代價。

※原文:〈The Final Years〉(http://www.cybele2.com/TFY.html)
※翻譯:Patrick Shih
※更多訊息請見:華人區事件聯合行動團隊導航

2014年7月28日 星期一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

中東地區的紛爭一直以來都是難解的習題,往往牽扯許多複雜的政治經濟因素,近日接連有青少年遇害,再次加劇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之間的衝突。
...
西方媒體將巴勒斯坦人塑造成恐怖份子的形象,但人們大多不清楚世居當地的巴勒斯坦人民,在1948年以色列建國後的悲慘處境。就讓我們透過這個動畫短片,來好好瞭解這個糾纏超過一甲子兩代人的以巴衝突始末。

※以上摘自關鍵評論網〈誰的應許之地?6分鐘動畫讓你看懂超過60年的以巴衝突始末〉
近日來巴勒斯坦的哈瑪斯(Hamas)與以色列交火,隨著大量平民慘遭殺戮的相片與新聞流出,台灣也開始有許多人關心巴勒斯坦的問題。而目前常見的論戰一方面是站在巴勒斯坦平民的立場上抨擊以色列的鎮壓行動;另一方面則是站在以色列的立場,指責哈瑪斯不斷對以色列發起攻擊,破壞區域和平。這一面的說法又多半以2005年的停火協議後以色列退出加薩,哈瑪斯已經完全控制加薩地區,已經不存在佔領問題作為以色列還擊的正當性基礎,認定哈瑪斯宣稱「反以色列佔領」是不存在的。

然而上述的雙方說法,都只是建立在這十年巴勒斯坦局勢變遷的基礎上。但要了解這一連串衝突背後的是非脈絡,則必須回歸一切爭端的源頭,回到巴勒斯坦與以色列建國前的年代。而巴勒斯坦問題其實也是深入了解整個中東問題一個最好的切入點。因為無論是當代伊斯蘭基本教義派的興起;歐洲各國、美國與阿拉伯國家的交惡,都與巴勒斯坦問題有深刻的關連。
※以上摘自關鍵評論網文章,當中有非常詳細的歷史脈絡解釋,請繼續閱讀:
〈哈瑪斯和以色列究竟在打什麼?別再幻想「維持和平」,讓巴勒斯坦「有尊嚴的建國」才是唯一解〉

「猶太人」不等於「猶太復國主義者」

猶太復國主義(Zionism)不是所有猶太人的宗教信念和價值觀,而是銀行家、企業家和政客用來操控群眾、媒體和輿論的一種工具。這些信奉和實行猶太復國主義的政治及商業菁英稱之為猶太復國主義者(Zionists)。

根據猶太拉比(Rabbi)的說明,我們得知Zionism和Judaism的不同,猶太教(Judaism)是猶太人的古老宗教,其歷史比基督教還要久遠。和其他宗教一樣,猶太教注重愛、誠實、和平、良善。另一方面,19世紀後葉才誕生萌芽的猶太復國主義,存在不過短短100多年,以錯誤的姿態代表著全球所有猶太人,並主張驅逐所有巴勒斯坦居民,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建立一個單一文化國家。
 ※以上摘自關鍵評論網文章〈猶太人有沒有回巴勒斯坦建國的正當性?猶太復國主義與共濟會的陰謀〉

2014年7月27日 星期日

耶穌神秘失踪的十八年

'神秘失踪的十八年'疑案──佛教與基督教的淵源探原之一

馮馮
Mygod123 / 謄錄

我從前曾在【內明】月刊提過耶穌基督到過印度研究佛學。遠在數十年前,虛雲和尚也早就提起過同樣的講法(見虛雲年譜內:民國三十二年一百零四歲答某公問法書)。

我說過耶穌往印度研究佛學,事載於原始本子的新約【彼得福音】內。大彼得是耶穌的最早門徒,與西門一同歸依耶穌,跟​​隨耶穌最久,是耶穌最得力的左右手,當然對於耶穌有更深的認識,可能聖彼得比任何門徒對耶穌的認識都深入得多。作為大弟子及隨身侍者,彼得對於耶穌的一切事蹟都有紀錄下來,但是當時並未自稱為福音,只稱為【水徒行傳】(英文稱為:Aquarian Apostle Chronicle),記下耶穌的言行語錄甚詳,其中提到耶穌去印度學習東方宗教。

在耶穌上十字架受難之後,各門徒星散,各處傳道,大彼得前往羅馬傳道,被羅馬人逮捕焚死。他的筆記則被門徒收藏,被改名為【水徒福音】(Aquarian Gospel),實在可說是最早的新約的一部份。

其他門徒:馬太、約翰、路加、馬可等各人都是較晚歸依耶穌的,他們各人所記錄耶穌的言行與語錄,後來被稱為四大福音書,與大彼得的福音書,互相銜接。

大彼得所記錄的,是耶穌十二歲初次講道以後,直到三十一歲重返以色列進入耶路撒冷的十八至二十年當中的一切重要事蹟,一直紀到耶穌上十字架。

馬太等四大福音,記載耶穌出生到十二歲初次講道於猶太教堂,但是十二歲後的事蹟全然隻字不提,記載中斷,直到耶穌登上橄欖山被魔鬼試探,在約但河受洗禮於聖施洗約翰,才有紀錄,而那時的耶穌已經有三十一二歲了。

四福音強調耶穌是上帝的獨生子,天賦超​​人能力智慧,十二歲即能在猶太教堂講道折服各猶太長老,但是四福音對於耶穌十二歲至三十一歲之間的傳道事蹟隻字不提,這事豈不奇怪?依理說,他們應該都有詳細紀載才對呀!難道耶穌在彼十八至二十年中的事蹟都一無可提?全都不值得紀錄?

細讀四福音書,我們不難發現四者文字語氣與紀事如同出於一人口吻!好像是經過細心整理刪改統一的。

同一件事,四個人的看法說法,怎可能如此統一?各人有各人的感受,各有各的觀點,總不會完全吻合的。

四福音已經過歷代教廷刪改增減,所以才會有現在本子的欽定統一模式。其實,新約當初並不是這樣子的。

當初的原始新約,有【彼得福音】,也有其他門徒的筆錄,在份量上,比今本要多上不只十倍!

聖保羅原名掃羅,本來是一個官吏,一向仇視及迫害基督徒不遺餘力,他並沒有歸依在世時的耶穌。他是某次喝醉了酒,在路上看見已經上了十字架升天的耶穌基督對他顯聖,他才改邪歸正成為基督徒。從此洗心革面,發奮努力宣揚基督教義,成為基督教西傳歐洲的最大功臣。他的筆記與書函很多,後來編輯為【羅馬書】【哥林多前書後書】等等。

被尊為首任教宗的保羅,棄家而出家傳道,立下清規,創下基督教修士的嚴格苦行修行濟世風範,為後世所宗,保羅律己極嚴,尤其痛責淫亂,最禁酒色。他對於耶穌的早期弟子大彼得,有沒有爭取領導地位,我們很難斷言,但是,那是不無可能的。因為保羅的才幹,一歸主之後,就立刻壓倒了各門徒。而當時,大彼得正是公認共戴的耶穌繼承人。

大彼得與西門都出身是漁夫,原在加利利海航海捕魚,在教育水准上,自然比不上出身尊貴的保羅,漁人與海員生涯階段,難免酒色寄情,歸依耶穌以後,當然改掉酒色嗜習,但是,恐怕多少也還有些殘餘的不羈態度罷?大彼得的自由作風與豪放態度,是主張苦行禁慾的保羅所不滿的。彼得與保羅不相為謀,各傳各道。如果彼得不是死於羅馬人手中,或者一場劇烈的權力鬥爭,終不可避免發生於彼得與保羅之間的。

保羅後來以其正統繼承耶穌的地位,著手整理經典,不用說是把自己的【羅馬書】【哥林多書】之類全都收進新約內。同時,把大彼得的筆記【水徒行紀】整個刪除不留。耶穌在十二歲到三十一歲之間的二十年周遊各國傳道與研究其他宗教的經歷,在保羅這樣極端狂熱的'基督至上'信徒看來,那都是有損耶穌聲譽地位的,無必要保留的!耶穌是唯一的神──上帝的化身,怎可以被記載去各國參學?

從首任教宗保羅開始,教廷就一直在用心整理新約與舊約,首先在舊約內加入'彌賽亞'將臨的預言(猶太教的舊約本子並無這些預言)。然後統一四福音書的敘述,以確立耶穌的地位是天賦的、超人的。把任何有關耶穌青年時代周遊列國的紀錄全都毀滅不留,務必要把耶穌講成唯一的至尊至大榮耀的救主──當然是不需要向任何人學習的。

新舊約在中世紀已定了現型。西傳拉丁文本子被譯成英文的,當前最流行是英王詹姆士欽定本子,裡面就更看不到耶穌青年時代的言行了。

2014年7月26日 星期六

BBC、ABC都播出了教廷罪行

英國廣播公司的紀錄片:西班牙天主教50年拐賣兒童醜聞。
美國廣播公司新聞特別暗示,魔鬼居住在梵蒂岡。 “梵蒂岡秘密檔案文件清楚地表明,幾個世紀以來耶穌會士有預謀計劃,謀殺新生嬰兒儀式” ““該計劃有一個扭曲的觀念,從無辜的生命獲得精神力量,從而確保在羅馬教皇的政治穩定。”
A BBC documentary exposed a fifty-year scandal of child trafficking by the Catholic church in Spain. Over 300,000 babies were stolen from their parents up to the 1990s. Mothers were told their babies died and were buried in mass graves. The Catholic Church was said to have made $20 billion dollars on the adoptions. 
 一部BBC的紀錄片,曝光了西班牙天主教會五十年來進行兒童販賣的醜聞。直到20世紀90年代,已有超過三十萬名嬰兒,從他們的父母手上被偷走。母親們被告知孩子已經死亡,並已被集體埋葬。據稱天主教會在這項生意當中賺了 200億美元。(※翻譯:克里斯)

※以上為摘錄,原文全文詳見:〈Pope Francis Found Guilty Of Child Trafficking, Rape, Murder〉 

2014年7月25日 星期五

湖南發現100多人輪迴轉世

前世現象在全世界層出不窮。儘管有些人認為這些是虛構的,但我卻相信當中很可能仍有很多案例是真實的,也認為這樣的現象其實值得我們去認真的進行一些田野調查。

以下轉載文章〈湖南發現100多人輪迴轉世〉

湖南100多人記得前世:尋訪通道侗族自治縣坪陽鄉“再生人”

據懷化新聞網2011年11月5日報導,該網記者對通道侗族自治縣一個叫坪陽鄉的地方的“再生人”(轉世)現象進行了實地探秘。

在通道侗族自治縣坪陽鄉的地方,出現了一群“再生人”,他們自稱是通過投胎轉世來到今世,並清楚地記得前世的經歷。

坪陽鄉位於通道的最南端,處在湖南、廣西兩省的交界處,一片外人很少涉足的神秘區域。“再生人”這種奇怪的說法在這個地方古已有之,當地將這一現像作為田野文化並進行了調查,也想解開這一謎團。坪陽鄉的領導陸志鑫介紹:“再生人,以前這種現像也是存在的,但是沒有做深層次的分析和研究。我們儘管不能從科學上去考究,是什麼原因形成的,但這種特異的文化現象非常普遍,我們坪陽鄉只有7800多人口,據我們把這種再生人現像作為文化調查來看,我們統計了一下,就有一百來個,就有一百來個再生人。”

再生人,就是人生下來更事後,便能如數家珍般的說出他前世姓什名誰、家住何處、做過什麼事、怎么生如何死、周圍的鄰里親戚等等。更有甚者,會找到前世居住之地,或下葬之所,也有找到上輩子的親人,再續前緣的。

在通道這塊神秘的地方,不時出現一種非常神奇的生命輪迴現象。幾位權威專家教授到實地考察後,排除了人為炒作和集體扯謊的可能性,認為很有研究價值,建議設立“再生人通道觀察站”。這種“神秘的生命現象”也許永遠是個謎,而正是這未解之謎,將成為好奇者前來通道的恆久動力。

案例一:吳素德死後先轉世為牛牛死後轉世為吳曉

吳曉,坪陽鄉馬田村人,今年7歲。吳曉3歲那年,父親帶他到姑爺家去串親,一見到已是古稀之年的太姑爺,小吳曉頓時怒目圓睜,抄起地上的一隻靴子朝其猛打,嘴裡還嚷嚷道:“打死你,這個壞女婿,壞女婿!”弄得在場所有的大人們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後來,人們問其原委,小吳曉才說出真相。

原來,吳曉上一輩子就是他現在爺爺的爸爸!吳曉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從3歲會講話時,就曾斷斷續續地對家里人說他就是他爺爺的父親,名叫吳樹德。吳樹德生前育有二男二女。被小吳曉追打的正是他上輩子的小女婿。而小女婿過去確實有過不少得罪老丈人的地方,想不到老丈人轉世後也還不原諒他的“壞女婿”。之後,小吳曉在家常常和爺爺回憶起過去他們父子間的很多往事。很多事情就像發生在昨天一樣,又一一再現在他爺倆的眼前。

 案例二:白豬轉世為人屠夫立地成佛

坪陽鄉譜頭寨有個吳姓男孩,前世是一頭白豬,轉世投胎為人後,因尚能準確地認出曾經殺死它的屠夫容某而在當地轟動一時,屠夫容某因此發誓今生今世不再殺生。原來,吳姓男孩與屠夫容某是一個村子裡的人,小男孩一歲多時,家人帶他到村里去玩,每次只要碰見屠夫容某,小男孩就要拚命地哭叫、掙扎,每次都這樣,家里人也不知道個所以然。小男孩長到兩三歲時,每當看見有人在地裡採豬菜,他都要告誡他們,哪種菜太苦,哪種菜太辣,採多了,吃不下等等一些話。弄得大人們直好笑,說他小小男孩能懂啥事。

這個時候的小男孩在村里更加害怕見到屠夫容某。每每見到容某,他就老遠都會拚命往家裡跑去,每次都這樣。久而久之,村里人感到這里肯定有蹊蹺,便試著問小男孩是何原因。哪料,小男孩說出了一個驚人的大秘密。原來,他前世就是他外公家裡養的一頭大白豬。還說,那天,屠夫容某帶著一個人來買豬,白豬見不妙,拚命地往外跑,一直跑到他家背後的山地上,還是被容某等人追上來抓住,抬去他們家給殺賣了。這可是個爆炸新聞。村里人一傳十,十傳百。小男孩是白豬轉世的事就這樣傳開了。從此,人們見到小男孩乾脆不叫其名而直呼“小白豬”了。這個名字就這樣一直叫到現在。

湖南記者找到了這個男孩的母親陸居桃。

記者:他是什麼時候講前世的事情的?

陸居桃:他1歲多。

記者:剛開始說話的時候?

陸居桃:剛開始說點點話的時候。

記者:他怎麼說?

陸居桃:他講他是豬。人家在外面摘豬菜,他就說你不要拿這種菜,這種菜不好吃,人家問他,他就說他是白豬。

2014年7月23日 星期三

古代先進文明遺跡:探索被掩蓋的歷史

第一次公開,人類曾經多次被毀滅 ,史前文明照片集錦!

by LKK


一九六八年的一個夏天,一位美國的業餘化石專家在位於猶他州附近,也是以三葉蟲化石聞名的羚羊泉敲開了一片化石。這一敲不但鬆動了一百多年以來現代人類所篤信的進化論,更替人類發展史研究敲開了另一扇門。

這位名叫威廉·J·米斯特的美國人在敲開這片化石之後,赫然發現一個完整的鞋印就踩在一隻三葉蟲上,這個鞋印長約二十六公分,寬八·九公分。從鞋印後跟部分下凹一·五公分來看,這應該是一雙和現代人類所穿的便鞋類似的鞋子,也就是說這隻鞋子的主人是生活在一個有一定文明下的環境。令人納悶的是,三葉蟲是一種生長於六億年前至二億多年前的生物,換句話說,在這久遠的歷史時期之前,是不是有著和我們一樣的人類文明存在?


在一八五一年的《科學美洲》中曾刊載在馬薩諸塞州的一場岩石爆破中,發現了一個精緻的金屬花瓶,據估計有10萬年曆史。


一九一二年,美國俄克拉荷馬州的電子廠員工簽名證實發現了這隻從三億年前的煤裡掉出的鐵鍋。


在南非的克萊克山坡一處有二十八億年曆史的地層中,發現幾百個這類帶有凹槽的金屬球。


上圖:秘魯Dr. Javier Cabrera私人博物館裡收藏了一塊在伽利略發明望遠鏡之前,人已經拿著望遠鏡觀察天空的石頭。

2014年7月9日 星期三

朱敬一教你一次讀懂《21世紀資本論》

今天,全球普遍出現的貧富差距現象,已經不是新聞。我們所在的台灣,有人拚死拚活工作,也存不了幾個錢。有人無需付出勞力,僅靠雄厚的資本,就能讓他人為自己賣命賺錢,甚至以錢滾錢。(而銀行業透過貸出貸款的過程憑空造錢的事情,更是鮮為大眾所知。請參考文章〈金錢的奴役體系〉)

我們全球的資本主義經濟,在本質上是否有什麼缺陷?而我們又是否有什麼補救之道呢?

法國經濟學教授皮凱提(Thomas Piketty) 的新書《廿一世紀資本論》,似乎為這些問題提供了很好的答案。儘管筆者目前尚未讀過這本,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口中的「十年來最重要的經濟學著作」,但透過下面朱敬一博士的文章,我們將有機會一窺書中的重點論述,以及與台灣經濟現況的對照,值得一讀。


※以下內容摘錄自風傳媒文章:〈朱敬一教你一次讀懂《21世紀資本論》〉
法國皮凱提(Thomas Piketty) 教授的新書Capital in the Twenty First Century(我暫譯為《廿一世紀資本論》) 獲得紐約時報極佳書評,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甚至誇讚,此書是今年甚或最近十年最重要的經濟學著作。我花了幾天時間苦讀,不但同意克魯曼的評價,也對書中不少觀點心有戚戚。
皮凱提的《廿一世紀資本論》關鍵論述是:如果政府放任市場自由運作,或是採用像現在許多國家的「小政府」施政,那麼三、四十年後社會上將近九成的資本都會集中在最富有的百分之十富豪手中。長此以往,社會終將因為財富與所得分配太過不公,而產生動亂。

這樣的「資本主義運作終將動亂論」,其實與馬克思的「資本主義終將覆亡論」相當接近。差別是:馬克思所參考的歷史資料非常少,但是皮凱提所引所用卻是極為廣泛周延。馬克思的資本主義覆亡論顯然沒有實現,皮氏推論是不是也可能言之過早呢?

要去挑戰皮氏的「終將動亂論」,恐怕要比挑戰馬克思的論述來得困難。皮凱提用種種數據佐證:如果沒有一次與二次世界大戰,西歐諸資本主義老字號國家極可能會有高得不像話的資本集中度,而馬克思所預言的無産階級革命,就並非不可能。因此,我們只能說是世界大戰的程咬金打亂了經濟運作的步調,而不是馬克思的終極推論有什麼先驗邏輯錯誤。無論如何,不論是無產階級革命或是兩次世界大戰,都是顛覆性的災難。由後者取代前者而讓資本主義剎車,實在不是什麼光彩的事。
※完整內容請參閱:〈朱敬一教你一次讀懂《21世紀資本論》〉
※欲探索全世界金錢體系之根本問題,請參考文章:〈金錢的奴役體系〉

2014年7月8日 星期二

【柯博拉】2014年7月7日訊息:奇美拉沒落

Fall of the Chimera
奇美拉沒落

Time has come to release more intel about the Chimera group. Parts of this intel may seem unbelievable for some people, but truth is stranger than fiction.

現在是時候公開更多關於奇美拉的背景資料了。有些人可能會覺得這篇文章的部分內容似乎難以置信,但是真相總是比虛構故事更離奇。

This group includes the leaders of the dark forces from the Andromeda galaxy. They came to Earth in humanoid physical bodies 25,000 years ago and quarantined the planet. They have built a scalar electromagnetic fence around the Earth (the Veil), effectively preventing positive ET contact and thus isolating humanity. Then they constructed a vast network of subterranean cities, using Draconians as slave handlers and Reptilians as slaves and controlled the human population on the surface of the planet from there.

奇美拉的組織結構涵蓋了來自仙女星系的黑暗勢力領導階層。他們在25000年以前人模人樣的來到地球,並且使地球進入隔離狀態。他們在地球周圍建立了一道純量電磁柵欄(帷幕),強勢防堵正面外星種族進入地球;人類因而陷入孤立無援的窘境。他們接著建構密集的地底城市網路;在地底下透過龍人奴隸主和爬蟲人奴隸控制地球表面的人類。


Their main strongholds at that time were under Africa, China and Tibet. They had no direct contact with the surface civilization until the early 20th century. That timeframe has seen interesting occult developments.

他們當時的要塞城市位於非洲、中國和西藏的地底下。他們在20世紀初葉之前都沒有直接與人類進行互動。這之後引發了一波三折的歷史事件

First, in 1917 the Light forces have formed the Thule society in Germany. Very soon it was infiltrated by the Archon-controlled Rothschild agent named Adolf Schicklgruber (Hitler) and became an instrument of the dark and it further morphed into the Vril society which was developing secret German space program:

首先是1917年,光明勢力當年在德國創建了蘇勒學會。沒多久執政官手下的羅斯柴爾德政治代理人:阿道夫‧希特勒就滲透進入到學會充當黑暗勢力的內應,隨後他將學會改制成維利會來發展德國的秘密太空計畫:

譯註:當年希特勒是靠華爾街的資金贊助才崛起,而華爾街的背後主人就是羅斯柴爾德家族。

http://www.bibliotecapleyades.net/sociopolitica/sociopol_vril08.htm

When the Chimera group saw this, they realized that the surface human population has reached sufficient technological development to reach for the stars and pierce the Veil. To suppress that, they have made their first contact with the surface population through Karl Haushofer on his travels to Tibet. After that contact was made, Chimera-controlled Haushofer was the main occult force behind the Nazi Germany:

當奇美拉查覺到德國的秘密太空計畫之後,他們認定地表人類的科技發展已經足以脫離帷幕的控制。為了要打壓人類的太空科技發展,他們趁卡爾·豪斯霍弗爾前往西藏的路途中與他進行了首次的互動。受奇美拉控制的豪斯霍弗爾在那次交流之後就成了納粹德國幕後的思想導師:

http://www.gnosticliberationfront.com/Karl%20Haushofer%20Geo-Politics%20and%20the%20Occult%20Third%20Reich.htm

譯註: 卡爾·豪斯霍弗爾是德國地緣政治學家。他的學生:魯道夫·赫斯是希特勒的副手,納粹德國的第三把交椅。換句話說,他的理論可能透過學生赫斯影響了希特勒的擴張戰略,進而促成了第二次世界大戰。

After the Nazis have lost WW2, they have been imported into the United States through Operation Paperclip, where they formed the backbone of the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continued to develop their secret space program and started to build deep underground military bases, financed with Yamashita gold. The Chimera group was behind the scenes, carefully watching the moves of the US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and making sure that the quarantine status of the planet was maintained and kept intact. The growing nuclear arsenal of the Negative Military was a great concern for the Galactic Confederation forces and they made an experiment to minimize the yield of the thermonuclear bomb at the Castle Koon nuclear test in 1954:

納粹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敗北之後,美國政府透過迴紋針行動將他們引渡到美國。這群人之後在美國落地生根,成了軍工複合體的業界大老。同時他們也繼續發展秘密太空計畫,並且開始利用山下黃金在世界各地興建深層地下軍事基地。當時的奇美拉依然隱身幕後,密切監視著美國軍工複合體的一舉一動,並且維護著地球這一座牢不可破的隔離監獄。後來銀河聯邦對負面軍隊日益擴張的核子武器庫感到非常的憂心,於是他們在1954年針對城堡行動的核子試爆進行了一項遠端實驗,試圖縮減原爆的爆炸當量: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stle_Koon

譯註: Castle Koon是美國在比基尼環礁六次核爆實驗的第三次。Castle意指城堡,Koon是第三次實驗的行動代號。官方說法是武器設計有缺陷。

After the Confederation has successfully decreased the yield of the bomb by almost 90%, the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became afraid and united their forces against the perceived threat from the »tall whites« .

銀河聯邦成功的縮減將近九成的爆炸當量之後,軍工複合體感到莫名的恐慌,並且集結四方人馬來對抗子虛烏有的『高白人威脅』。

This was exactly as Chimera wanted, because now they had Negative Military united worldwide, working on the common goal of maintaining the quarantine. Very strict secrecy protocols were established and no leaks about »deep events« which could disrupt the quarantine status were tolerated. This is the reason why you can find no real proof about the existence of ET civilizations anywhere and most »evidence« is fabricated by CIA to further confuse the issue. This is also the reason why you can not find any deep intel on internet but just endless recycling of well-known facts instead. You might already have noticed that almost all intel about UFOs and deep underground military bases is decades old.

這種戰略誤導正好就是奇美拉想要的。因為他們在全世界都有忠心的負面軍隊,共同維持著地球的隔離狀態。他們還設計了一套非常嚴格的保密協議,絕對不容許任何人洩漏可能撼動地球監獄大門的極機密情資。因而一般人四處都找不到外星文明存在的科學鐵證,外加美國中情局編造的『證據』害得尋找外星文明更是難上加難。這也使得大家在網路上只能找到一些老生常談的舊聞,而非近期的內部情資。或許大家已經注意到:幾乎所有關於幽浮和深層地下軍事基地的文章都是幾十年前的事情了。

譯註:史諾登最近爆料說高白人很久以前就控制美國,並且扶植希特勒。
顯然史諾登也被CIA擺了一道。

You can find the only mention of the Chimera group in a James Casbolt's interview. He is one of the very few people with access to deep intel who went public. Although not everything in here is correct, it is worth reading:

大家可以在詹姆斯‧卡士伯的訪談內容中找到一點關於奇美拉的蛛絲馬跡。他是少數能得知內幕真相,又敢於向社會大眾公開的知情人士。雖然訪談內容不是全數正確,他依舊是值得一讀的好文章:

http://educate-yourself.org/mc/casboltagent6chap.shtml

The Chimera group worships the Black Sun, which is their symbol for the Galactic Central Sun. Their leader is still in a possession of a single piece of the Black Stone, which is a lump of heavy top/antitop quark condensate. It was brought to Earth from Rigel in 1996. The Black Stone is the center of the primary cosmic anomaly of darkness and is far more dangerous than the strangelet bomb, as top quarks are much heavier than strange quarks:


奇美拉的成員崇拜黑日,也就是銀河中央太陽的逆轉符號。集團首領手中現在還有一小塊黑暗魔石─重頂夸克/反頂夸克的聚合物。它於1996年從參宿七被帶進地球。黑暗魔石是宇宙原生異常的黑暗核心,比奇異子炸彈更加危險。因為頂夸克比奇夸克更重:

http://cerntruth.wordpress.com/2011/12/14/how-it-will-happen-earthquakes/

譯註:奇異子炸彈爆炸之後是逐漸吞噬宇宙空間。倘若頂夸克真的爆炸了,它會在一瞬間壓扁地球,接著用攝氏3兆度的超新星爆炸毀滅大半個宇宙。

Leaders of the Chimera group are the guardians of the electromagnetic null zone.

奇美拉的領導階層也是電磁力無效區的管理人。

The Chimera group had their own network of underground bases until they were recently cleared out by the Resistance. These bases were connected with a high speed train system. To clarify the situation, until recently there were three underground train systems: the one connecting deep underground military bases of the Negative Military, the one connecting the Chimera bases and the one connecting the Resistance bases. The Resistance train system was the one I have seen back in 1977. The existence of the underground train system of the Negative Military has been leaked to the surface population through this RAND document:

奇美拉有自行營運的地下基地網路,一直到最近才被抵抗運動肅清。這些基地利用一組高速列車系統互通往來。順便澄清一下關於高速列車系統的現況:目前地球上有三組地下高速列車系統。負面軍隊和奇美拉分別有一組用來連結自家的地下軍事基地,抵抗運動也有一組用來連結全世界的基地。本人在1977年曾看過抵抗運動的列車系統。 下面這篇來自蘭德公司的文件則是透露了負面軍隊的地下列車系統:

http://www.thelivingmoon.com/45jack_files/03files/The_Tubes.html

譯註: 地下列車系統是在地下的真空管線中運行。它透過吸收和回饋周遭環境的電磁場進行加減速。現在美國東西岸直飛要六個小時,坐地下超高速列車只要21-30分鐘。

Now only the underground train system of the Resistance is fully operational. The Chimera group is mostly contained in the uppermost underground sections of the surface military bases, closer than 100 feet (30 meters) to the surface. Their main current strongholds, through which they control the surface of the planet, are:

目前三組地下列車系統只剩下抵抗運動的可以完整運作。大多數的奇美拉成員目前只能在離地表不到100英呎(30公尺)的軍事基地裡面活動。下列是目前他們用來控制地表世界的軍事要塞:

*Borgo Santo Spirito, Rome, Italy 波爾戈.聖.斯皮里托,羅馬,意大利
*Aviano NATO base, Italy 阿維亞諾北約基地,意大利
*A certain classified location, Central Europe 中歐一個秘密地點
*Another classified location, Central Europe 中歐另一個秘密地點
*Ramstein NATO base, Germany 拉姆斯泰因北約基地,德國
*Fairford RAF base, UK 費爾福德空軍基地,英國
*Montauk, NY 蒙托克,紐約
*Wright-Patterson AFB, OH 萊特-帕特森空軍基地,俄亥俄州
*Sandia / Los Alamos, NM 聖地亞/洛斯阿拉莫斯,新墨西哥州
*White Sands / Area 6413, UT 白沙/6413區,猶他州
*Nellis AFB / Area 51, NV 內利斯空軍基地/51區,內華達州
*Edwards AFB, CA 愛德華茲空軍基地,加利福尼亞州

Each of those locations has their own strangelet bomb on its territory. Those strangelet bombs are quite dangerous and they are the main reason why the Positive Military is not yet making their move for the Event:

這些基地都有佈署相當危險的奇異子炸彈。所以正義軍目前無法為事件做出行動:

http://cerntruth.wordpress.com/2010/03/29/open-letter-to-science/

http://cerntruth.wordpress.com/2011/12/27/119-terrorists-will-start-production-of-strangelets-irony-or-destiny/


A location near Montauk entry/exit point is Cold Spring Harbor, a genetics laboratory where the Chimera produces top Cabal members clones, according to some unconfirmed sources:

冷泉港實驗室是鄰近蒙托克要塞的出入口。根據尚未查證的消息來源指出:奇美拉正在利用這間基因實驗室複製陰謀集團的高層人士:

http://en.wikipedia.org/wiki/Cold_Spring_Harbor_Laboratory

http://alcuinbramerton.blogspot.com/2008/01/bilocation-of-hillary-clone-clinton.html

Galactic Confederation forces are constantly monitoring the facility and will terminate the cloning program when the situation will be ready for that:

銀河聯邦會持續監控這間實驗室,並且在時機成熟的時候中止複製人計劃:

http://www.ufostalker.com/ufostalker/UFO+Landing+in+Cold+Spring+Harbor+New+York+United+States+on+September+4th+2013/50441

The Chimera group has hijacked th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 from the hands of the central bankers in the last decade through the PROMIS software and through high speed trading programs. The Resistance and the Organization (its forerunner) were aware of those programs for quite some time and were able to siphon off about 70 trillion dollars away from the black funds of the Cabal. That money will be given back to humanity after the Reset through the collateral accounts.

奇美拉在過去十年利用PROMIS軟體和高速交易系統從中央銀行家手中奪走全球金融系統的掌控權。抵抗運動和組織(抵抗運動前身)很久以前就知道有這些軟體,並且利用它們從陰謀集團的黑色基金中吸取了將近70兆美元。這些錢會在金融重置之後透過托管帳戶還給全人類。


The Chimera group must not be confused with the breakaway civilization. The breakaway civilization originated in Nazi occult space program and evolved into a 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with many black projects, whereas the Chimera group is the driving force behind the breakaway civilization, manipulating it to help maintaining the quarantine status of planet Earth. The demarcation line between the Chimera group and the breakaway civilization is called the phase boundary, of which nothing more can be said publicly, and the Event / the Compression Breakthrough can also be called the phase transition.

請大家千萬不要將奇美拉和啟示文明混為一談。啟示文明源自於納粹的秘密太空計畫,後來跟許多黑色計劃混在一起變成了軍工複合體。換句話說,奇美拉是啟示文明的幕後推手,並且利用它來維持地球的隔離狀態。奇美拉和啟示文明的分界線稱為相位邊界,相關細節目前無法公開。而事件和壓縮突破的分界線也稱為相位轉變。

The Light forces have developed a protocol for the defeat of the Chimera group and the protocol is being carried out.

光明勢力已經演擬並且施行一套可以擊敗奇美拉的作戰方針。

The Victory of the Light is near.
光的勝利近了

※原文:http://2012portal.blogspot.tw/2014/07/fall-of-chimera.html
※翻譯:Patrick Shih
※更多訊息請參閱:華人區事件聯合行動團隊導航

2014年7月6日 星期日

【介紹】乙太體

「乙太(aether)」是遍布宇宙的基本物質的名稱,
它是一種非常精細的物質,目前還沒有科學儀器可以偵測到它。
然而,它遍布所有的三度空間,
即便是在科學家認為除了少數氫原子之外,沒有任何東西存在的星際領域裡。

我們已說過人類在地球層次的三個身體。
除了肉體和星光體之外,還有第三個身體〜乙太體。
乙太體是由乙太所組成,相同的乙太被分散遍布於三度空間裡,
然而,人的乙太體裡的乙太,密度高於其它空間的乙太。
在乙太體裡,乙太組成許多能量中心,即所謂的「能量輪(chakras)」,
乙太也組成流動的通道,能量進入乙太體的能量輪,經由這些通道,
被分配至與星光體和肉體接合的各個點。
乙太體的能量,原本來自「高層自我(the higher self)」,
透過這些分配的管道,進入並活化另外兩層身體。

由於「高層自我」的概念已經在「靈性的季節」中充分說明過,
我們並不打算再次詳細討論其結構。
我們將僅僅指出,高層自我和低層自我一樣,
是由三層「身體」所組成,與肉體、星光體、和乙太體相對應,
這些高層次的身體回應高層自我的:意志、情感、和思維。
以相同的方式,低層次的三個身體回應自我意識的人格。[14]

這裡要介紹的是乙太體的基本特性:
乙太體會立即回應被意識或潛意識所投射的「思維」模式。
其實「乙太體被思維影響」和「星光體被情緒影響」是以同樣的方式,
而且一個人思想的的品質也會造就健康或疾病。
若思維只專注於沒有價值的事物,像是娛樂、金錢、和私人利益,
乙太體就會受到負面的影響。
反之,充滿和善仁慈的思維、或追尋靈性真理、或渴求了悟上主,
就會對乙太體產生正面的影響。

這些是大致的概念。
但是,思維還以更特別的方式影響乙太體。
最糟糕的負面思維,是由那些被恐懼和擔憂的情緒所引起的。

許多人對這句聖經語錄很熟悉:「我所害怕的,偏偏就降臨在我身上」,
但很少人了解「思維的力量」創造了他們外在的事件和情境。
首先,讓我們指出:肉體不僅反應星光體,也反應乙太體的狀況。
事實上,思維在乙太體裡產生的狀態,
傾向於比星光體的狀態更快速的影響肉體。
這是由於肉體的能量主要是經由乙太體取得,只有一小部分是來自星光體。

在「靈性的季節」裡我們已概述過,思維在乙太層次產生立即的影響。
例如,當一個人想像他自己是健康的、強壯的、年輕的等等..,
乙太體立刻變成他所想像的,並且一直維持到這個想像停止。
藉著有規律的重複這個觀想的練習,即便有意識的努力已停止了,
乙太體仍然可以保持在觀想的狀態裡。
這現象的部分原因是:潛意識最終擔任起重複觀想的工作,
而且會持續的創造年輕、健康的「思維體」。[15]
在短暫的時間內,肉體就會開始對被改變的乙太畫面有所回應,
並逐漸展現存在於乙太層次的特徵。

2014年7月1日 星期二

愛的傳遞者:Matthew Silver


●你認為生命的意義是什麼?
活在......活在奧秘之中──並...尋找目的──並活在當下...當下──的──奇蹟!──噗~~
●什麼是你記憶中最偉大的冒險?
───這個──我記得這個!這是一場冒險!就是這個記憶───喔歐~~~~~咿~~~喔歐~~~咿~~~
●你會給年輕的世代什麼樣的建議?
年輕世代?....呵(嘆氣)──活在此刻!不要變老!不要評斷他人!...因為你──無、法、自由──如果你評斷他人!......現在就去愛!──創造!啟發!──噗~~噗~~噗~~~~~~哺鴿(雞叫)!
●你如何定義「自由」?
透過做你所愛的事。
●你所愛的事是什麼?
這個!....這個時刻!...愛!....現在!...它重複...哺鴿(雞叫)!...(比手畫腳)
●你還有沒有什麼要給我們的建議?
就是你們已經在做...你們總是跟隨著內心去做......你無法與你的心分開!.....因為生命──是一個悖論...它是迷惑之鏡!....所以!──愛吧!──現在!
●你愛誰?
我愛──你們所有人!

※翻譯:克里斯(Chris Yang)

這位令人印象深刻的表演者是Matthew Silver。他透過一系列的作品,以看似瘋狂的演出,向人們傳遞愛的訊息。以下摘錄他的自我介紹和中譯:

I’m a Street Performance Artist and Filmmaker that promotes LOVE, lets keep it simple.

Love is the Answer and you already knew that. Check out my life’s work, all in the name of loveeeeeeee, created to make you smile and laugh. Lots of love and thank you for giving me the opportunity to entertain you. In all our hearts we already know that love is the reason we live. Don’t ever give up when things get hard. Let that motivate you and always return to love.

我是一位發揚「愛」的街頭表演者、藝術家及影片製作者,讓我們使其保持單純。

愛就是那個解答,而你早已知道這點。欣賞我生命的創作,它們全都出於愛愛愛愛愛愛愛,為了你們的笑聲與笑容而創作。獻上許多的愛,並感謝你給我這個機會娛樂你。在所有人的心裡,我們早已明白愛是我們之所以活著的理由。即使陷入困境,也永遠不要放棄。讓它成為你的動力,並總是回到愛當中。

※翻譯:克里斯(Chris Yang)
※更多消息請參閱他的部落格:http://www.maninwhitedress.com/

搞笑加映:看過影片的FB網友們說...

很確定那是耶穌吸了迷幻藥。

那聲雞啼是最有啟發性的時刻.....哺鴿~~~!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