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8月31日 星期日

美國藥品史話-洛克菲勒制藥帝國的真相

《美國藥品史話》是由已故美國出版家Morris A. Bealle經過深入調研後所撰寫的對當時美國藥品界卡特爾-洛克菲勒家族-的運作手段、利潤分配以及其對美國人民健康造成的巨大損害等鮮為人知的內幕予以揭露的調查報告。儘管身處“新聞自由”的國度,該書作為美國最重要的健康政策報導之一自1949年問世以來時至今日仍一直受到利益集團的封鎖和打壓,但這也不能阻止其創造到1975年再版33次的傳奇經歷。在其中“殖民化”一章中,作者著重披露了1917~1949年間洛克菲勒家族對中國所進行的慈善募捐,興辦醫科大學、藥學基金會和學會等活動,以 “拯救中醫中藥” 的美名,打著“中醫藥現代化、科學化”的幌子,從而企圖達到潛移默化地使中國人對自己的中醫藥學術的根源與體系產生懷疑,進而使之厭棄經過多少個世紀檢驗的安全、有效卻又廉價的草藥和無法通過大規模動物實驗來驗證的古老針灸,最終達到佔領中國醫藥市場的戰略目的。

克里斯註:以下轉載之文章,為 Hans Ruesch (漢斯.魯斯克)針對《美國藥品史話》(The Drug Story) 所撰寫的摘要評論(中譯版),非該書內容本身。

如要閱讀 Morris A. Bealle (莫里斯‧A‧比利)所著之《美國藥品史話》原文書請點此連結,或點此下載PDF檔 (備用載點)。

The Truth About the Rockefeller Drug Empire: The Drug Story
美國藥品史話──洛克菲勒藥品帝國的真相

摘要評論:Hans Ruesch (漢斯.魯斯克)
翻譯:呂嘉戈

20世紀30年代,曾任原來的《華盛頓時代先驅報》當地新聞編輯主任的莫里斯‧A‧比利經營著一家縣級地方報紙。當地的電力公司每周都在這家報紙發布大量的廣告。每當廣告費到帳時,比利的經濟壓力就會減輕很多。

但是,根據比利自己的陳述,一天,該報維護了一些受到電力公司劣質服務讀者的立場,因此莫里斯‧比利受到了電力公司廣告代理的斥責,這是他一生中受到的最嚴厲的斥責。他們告訴他如果再有任何 “越過雷池一步的行為”,將立即導致電力公司取消與其訂立的廣告發布合同,而且煤氣公司和電話公司與其訂立的廣告發布合同也將取消。

就在那時比利明白了“新聞自由”的含義,他決定退出報界。他有資本這樣做,因為他在馬里蘭州有地產,屬于貴族階層。但是並非所有的報紙編輯都那麼幸運。

2014年8月30日 星期六

關於美國癌症治療掩蓋的事實真相

癌症治療在美國是一年200億美元的大企業。但你可知道,高達98%的傳統癌症治療失敗,實際上却使您病情加重嗎?更糟的是,被壓抑的癌症自然療法,幫助成千上萬的人痊癒,花費很少,幾乎或根本不依賴藥物,手術和化療。在美國癌症治療是一個“搖錢樹"--- 每年2,000億美元。大製藥公司盡其一切可能,讓你依賴“切,燒和毒害”的癌症治療方法,並破壞任何好方法甚至要扭曲真相。

您需要了解的五個最大的癌症真相掩蓋!

第1號不願讓你知道的癌症事實真相:
高達91%的腫瘤學家會拒絕化療,如果他們得了癌症。為什麼呢?因為他們知道,這是非常無效而且劇毒。然而,令人吃驚的是,75%的癌症患者被引導接受化療。事實是,嚴格審查化療的效果,發現98%的人失敗。比較化療和不治療,不治療效果更好。更重要的是,只有2到4%的癌症對化療反應良好。化療的成功率令人震驚,深入研究和發現有一些顯著安全和有效的方法可以替代化療,這些信息沒有提供給廣泛大眾。

第2號不願讓你知道的癌症事實真相:
乳房攝影檢查的傷害比好處多,事實上它每幫助每一個婦女,就傷害十個婦女!每年四十億元的乳房X光攝影行業,敦促婦女依靠X光檢查,保護他們的健康。但他們不告訴你,乳房X光檢查實際上是不必要的,甚至有害的處置。丹麥的Nordic Cochrane中心的研究人員的一個新研究報告,審查50萬婦女,七個乳腺癌篩查方案的好處和負面影響,結果令人震驚。每2000名婦女,接受超過10年的乳房X光檢查,每有一個延長她的生命,但就會有十個受到傷害。乳房X光檢查,照射乳腺細胞,事實上會增加一個女人每年高達3%患乳腺癌的風險,並引發乳腺癌。

有一個乳腺癌新的檢驗,沒有假陰性或假陽性...... 從唾液。休斯敦大學的德克薩斯大學健康科學中心研究人員發現,患有乳腺癌的婦女,相較於沒有癌症的婦女,帶有不同的蛋白質,可以經由一個簡單的唾液測試做到。


第3號不願讓你知道的癌症事實真相:
大製藥用離譜的謊言來說服你,他們所謂的癌症治愈,千萬不要被騙了!

大製藥公司和癌症醫生使用的一個聰明的把戲,來促進銷他們的癌症治療。他們使用相對數字,證明他們的癌症治療方法的有效性。例如,如果你或心愛的人有乳腺癌,醫生可能會建議藥物他莫昔芬。您可能會聽到,​​它減少了49%的乳腺癌復發的機會。聽起來相當令人印象深刻,對不對?但事實是,絕對數字的計算,他莫昔芬降低了1.6%,比廣告乳房癌復發的風險少30倍。使用相對數字,讓它們可以在很多方面操縱。相對的是什麼?這可能是先前的測試或其他一些奇怪的數據。

或者你可能經由主要媒體聽說過,早期治療乳腺癌,超過五年的治愈率有91%。廢話!不做什麼事,你也可以得到相同的治愈率,因為乳腺癌是一個增長非常緩慢的癌症。不要被相對的數字所迷惑,得到真正的事實。澳大利亞兩個腫瘤學家14年的研究報告,在電影“令人震驚的癌症研究"指出:所有的主要癌症的治療是完全無效的,低於10%的成功率。


第4號不願讓你知道的癌症事實真相:
大製藥公司支付腫瘤醫師大回扣,以促銷高價位,但無效的癌症藥物。你知道大多數腫瘤醫師如何賺錢?不治療病人,但銷售抗癌藥物。根據美國醫學協會雜誌報導,腫瘤醫師的平均收入高達75%來自銷售的化療藥物!

美國人在世界上支付的最高數額的處方藥。大型製藥公司會說這是由於研究和開發。但是,美國製藥業,去年花了335億美元以上的推廣費用。從前利百合的藥品代表在國會作證時說:“製藥公司聘請前拉拉隊和前模特兒,美酒佳餚與醫生餐會,誇大藥物的好處和輕描淡寫副作用。”更糟糕的是,他們付腫瘤醫師回扣,以推動其藥品。例如,阿斯利康公司必須支付280億美元的民事處罰和6300萬美元的刑事處罰給聯邦政府,因為它支付回扣給醫生,促銷前列腺癌的藥物。


第5號不願讓你知道的癌症事實真相:
聯邦貿易委員會發動一個隱蔽的運動,監控癌症自然療法和打擊醫生和提供公司的財務。非常悲哀,美國騷擾用自然療法治療癌症的醫生,已經超過50年。在美國用排毒,免疫刺激,營養,草藥和來自歐洲,西藏,中國和印度的果汁和禁食,治療惡性腫瘤的醫生,如果他們想繼續治療癌症患者,就會被被迫害或逐出。

以威廉·凱利牙科醫師為例。凱利博士發現了一種天然的酵素療法,用嚴格的營養和排毒方法相結合,“消化”胰腺癌細胞。這種療法用在接近33,000例胰腺癌(迄今為止發展最迅速和最致命的癌症),取得了近90%5年生存率。當他們聽到了凱利博士的驚人發現,政府做什麼?他們把他關到監獄裡!但現在,政府拿出大砲!聯邦貿易委員會(FTC)最近推出了他們所謂的“假治癒條例”,杜絕良好的癌症自然療法。根據聯邦貿易委員會,“任何人提出一種治療癌症的方法就是胡說八道,無論科學如何支持他們的立場。” 他們也認為,任何提及“治愈”癌症就是欺詐。任何人在網站上使用“治愈"以促銷產品,立即被推定為犯罪行為。

像這樣的監控,使人熱血沸騰!尤其是這麼多的臨床證明,科學發現,採用天然手段,使癌症患者能夠減緩,扭轉,甚至消除疾病的案例。


※本文轉載自:http://www.drweihealth.com/article.asp?root_id=4060

揭密者-菲爾.施耐德 Phil. Schneider 最後的演講

來自菲爾.施耐德(Phil. Schneider)的講座:1995年5月


【菲爾.施耐德,一個非常勇敢的人,最近失去了他的生命,他被以軍事判決的方式謀殺了。在1996年1月,他被發現死在他的公寓,鋼絲仍然纏在他的脖子上。據一些消息來源,他曾受到酷刑的折磨,然後被殺害。菲爾.施耐德是一名前政府工程師,涉及地下基地建設工作。他是1979年發生在地下基地的情報人員和軍隊與高大的灰人戰鬥中的三個倖存者其中的一個,1995年5月,菲爾.施耐德就自己的發現做了一個演講。7個月後,他受到酷刑然後被他以前的同僚殺害。而導致這個人如此結局的行為意味著什麼? 其原因不應被忽視。以下是自菲爾.施耐德的最後演講:】


“這是因為聯邦政府可怕的結構,我覺得沒有直接危及他們,告訴任何人這個材料。所有人只是猜測。不過,我想指出,這次談話會被分為四個主要議題。這些議題將影響任何人,不管你是不是愛國者。我想讓你知道美國是一個美麗的地方。我已經去過70多個國家,我不記得任何國家比美國以及其公民更美。


我先給大家一個基本的概述,我畢業於工程學院,在我的學校有一半科目是在這一領域,我建立了作為一個地質工程師應有的名望,我同樣是個軍事和航空應用方面的結構工程師。我幫助建造過兩個美國所謂世界新秩序意義上的主要基地。其中一個基地是在新墨西哥洲杜爾塞,我在1979年參與了與外星類人型機器人的戰爭,而我是倖存者之一,我可能是你聽說過的唯一的倖存者。在另兩名倖存者密切掩護下,只有我一個人離開,知道整個運作的詳細檔案。66名特工,聯邦調查局人員和黑色貝雷帽等,都在交火中死亡,當時我在那裏。


第一,我將告訴你的部分將是非常驚人的。我要告訴你的一部分可能將是非常令人難以置信,但是,我不能代替你的眼睛去看,我邀請你去懷疑,但請,自由地做你的調查的功課。我知道資訊自由法案沒有給你太多餘地,但它是我們獲得的最好的。當地法律圖書館是個好地方,可以尋找國會記錄。因此,如果繼續做功課,那麼我們會對自己國家所有方面保持警覺。”

深層地下軍事基地和黑預算 

“我愛我所生活這個國家,我更愛我的生活,但我不會比你活得更長久,我有生命危險,如果我不相信它是如此。這項談話的第一部分是要關注深地下軍事基地和黑色的預算。黑預算案是美國國民生產總值的25%的一份秘密預算。黑預算目前每年消耗1.25萬億美元。至少這數額是用於黑色的工程,如建造和使用那些深層地下軍事基地等。目前在美國,有129個深層地下軍事基地。


他們自1940年初以來不斷日夜興建這129個基地,其中一些甚至更早開始。這些基地組成地下大城市由高速磁懸浮列車相連,的有速度高達2馬赫。若干書籍曾經描寫過這種活動。我有Al Bielek記錄的副本,和建築學博士理查.舒德爾談論他冒險生活記錄的副本。他曾在許多政府機構的深層地下軍事基地工作。在愛達荷洲有11個。”


*(理查.舒德爾Richard Souder——不要與理查.撒德爾Richard Sauder博士,地下基地研究員《地下基地和隧道:政府要隱瞞什麼?》一書的作者混淆。)


“這些基地平均深度超過一英里,而它們又基本上是整個的地下城市,都差不多在2.66和4.25立方英里大小之間。它們是用鐳射鑽孔機挖掘的,一天可鑽7英里長的隧道。黑色項目沒有被國會的權威批准,是非法的。目前,新世界秩序依賴於這些基地設施。如果當時我知道我是在為新世界秩序工作,我是不會去做的。我是一定程度上被欺騙了。”

軍事應用科技的發展,德國的技術及更多

“基本上,因為歷年都有出現秘密外泄,直到應用科技出現麻煩為止,秘密軍事應用科技已經發展了44年半。這就很容易理解為什麼它早在1943年他們就能夠開始建設,通過真空管應用科技的使用,一艘艦隻確實無疑地可以從一個地方消失並出現在另一個地方。我的父親奧托.奧斯卡.施奈德,涉及了雙方的戰爭。他原本是U型艦艦長,被俘虜和遣返美國。後來他介入了不同的工作專案,例如原子彈,氫彈和費城實驗。他發明了一種高速相機,並拍攝了於1946年7月12日在比基尼島第一顆原子彈試驗的照片。我檢測過那些原始照片,顯示速度率極高。甚至拍到當時佈滿在比基尼島原子彈爆炸地點的飛碟高速逃離現場。在比基尼島那裏他們的牲畜也常有被肢解的問題。在當時,麥克亞瑟將軍認為,未來戰爭將是與其他世界的外星人之間的戰爭。”

“無論如何,我的父親奠定了費城實驗以及其他實驗的理論基礎,這和我要做的有什麼關係?沒什麼,絕非因為他是我父親。我不同意,因為他在其他方面沒有,但我認為他在來到這裏帶著很大的勇氣,他不喜歡呆在德國。有一個100萬美元的懸賞令給任何能夠殺了他的人。很明顯,他們沒有得逞。無論如何,回到我們的主題——深層地下軍事基地。”

杜爾塞(Dulce 道西)基地的戰爭 

“早在1954年,在艾森豪政府,聯邦政府決定繞過美國憲法,達成與外星人的協議。這被稱為1954年Greada協定,協定基本上涉及外星人可以利用少數牛只做實驗,和在少數人身上測試他們的植入技術,但由我們提供所涉及的人士的資料。慢慢地,外星人變了,開始討價還價,直到他們決定不會遵守原來的協議,這就是早在1979年的現實。發生在杜爾塞的衝突是出於一個偶然。


我曾參與建設的地下基地杜爾塞(Dulce 道西),這可能是最深的軍事基地了。它分七層,深度超過2.5英里。在那個時候,我們曾在沙漠中鑽四個不同的洞,而我們將它們連接在一起,然後炸出一個巨大的區域。我的工作就是下到洞裏檢查岩石樣本,並建議如何爆破以處理特定的岩石。我領著我的隊員下到那裏時,我們發現一個名副其實的外星人建造的大型洞室,就是眾所周知的高大的灰人。我開槍射擊打中了其中兩個灰人。當時,有30個灰人在那兒,此後還有約40個趕來這裏,都被我們消滅了。所以我們佔有了現成的整個外星人地下基地。後來我們發現,他們已經生活在我們這個星球很長時間了,也許有百萬年。這或許解釋了很多古代宇航員之類的理論。”


“總之,我被他們的武器擊中胸部,那是他們身上的一個盒子,它在我身上造成了一個孔和一定劑量鈷輻射,因此我患有癌症。”


“直到我開始在拉斯維加斯北部51區工作到目前為止,我沒有得到真正感興趣的飛碟技術。1979年的事件後我休養了大約兩年,才回去為Morrison和Knudson, EG&G公司工作,在51區,他們在試驗各種特殊的航天器。有多少人熟悉鮑勃拉紮爾的故事?熟悉嗎?他是一個在51區的工作的物理學家,在試圖破解其中的一些飛船的推進因素。”

施奈德對政府派別,火車車廂和合同限制的憂慮

“現在,我很擔心的聯邦政府的活動。他們向公眾撒謊,執意阻礙參議員,並拒絕告訴外星人問題的真相。我可以繼續下去。我可以告訴你我感到有些不滿。最近,我知道有人在我附近,在俄勒岡州波特蘭市生活居住。德森,他曾在鋼鐵製造業做過,他們在那裏做火車車廂。現在,我知道他30年的時間,這個傢伙是安靜類型的人。有一天他來見我,他興奮地告訴我:“他們正在建造裝囚犯的車皮。”他很緊張。德森,他說,曾與聯邦政府簽合同,建造全長107,200米的火車,每節車廂有143對枷鎖。這巨大的專案派給了11個分包商。據說,岡德森獲得的合同超過20億美元。伯利恒鋼鐵公司和其他鋼鐵企業分別參與。他向我展示了波特蘭市北部的一個用鐵欄圍住的火車車廂。他是正確的。你可以算出約15,000,000這個數目。這可能就是反對聯邦政府的那些囚犯的人數。不再有任何一些人走出辦公室去投票,我們目前的政府結構是“技術官僚”,而不是民主,它是一種封建主義的形式,它與美國的共和政體無關。這些人是上帝,並立法禁止在公立學校祈禱。否則被罰款100,000元及入獄兩年。我相信我們可以做得更好。我也相信,聯邦政府正在運作的是奴役美國人民的策略。我不是一個很好的演講者,但我會繼續,直到某人用子彈來結束我,因為它是值得去揭露的,就是關於這些暴行。”

美國的黑色項目承建商

“還有其他問題。我有一些1993年的有趣的數字。目前有29架隱形飛行器的原型。這預算來自美國國會5年的這些計畫的245600000美元,這一數額你是不能用來買這些秘密項目的備件的。所以,我們一直在撒謊。每兩年一次的黑預算約1.3萬億美元。1萬億是1000個10億美元。1萬億美元重11噸。美國國會從來沒有看到這個秘密的黃金罐所涉及的記錄。承包商的sleath程式:EG&G公司,Westinghouse公司,麥道公司,Morrison- Knudson公司,承擔的任務包括安全系統,波音航空航太公司,Lorimar航空航太公司,在法國,Mitsibishi工業,騎士卡車,Bechtel公司,IG Farben航太技術公司,還有數以百計的更多。這是我們所期望的生活?而且作為熱愛自由的人民的生活?我不認為如此。”

星球大戰和明顯的外星人威脅

“不過,68%的軍事預算是直接或間接的黑預算。星球大戰很大程度上依賴隱形武器裝備的影響。順便說一句,如果我們沒有揀獲墜毀的外星人飛碟,沒有秘密程式會被得到,無它。你們有些人可能會問為什麼叫“太空梭”是“穿梭”機,巨大的特殊金屬體製造的是在空間中,你不能在地球表面製造這種特殊金的屬錠,他們需要在幾乎處於真空狀態的外太空生產這些產品。我們甚至沒有被告知任何接近的真相。直到幾個星期前,我是由美國政府雇用的Ryolite-38 clearance factor——世界最高等級。我相信星球大戰計畫是專門作為緩衝區,以防止外來攻擊——它與“冷戰”無關,這是只為從所有的人那裏爭取一個玩具——為了什麼呢?這整個謊言是在過去的75年裏執行的一個計畫。

由美國和聯合國機構使用的秘密飛行器應用科技

“這是給你們大家的另一個情報。緝毒署和ATF其運作的預算,其工作40%依賴秘密戰術武器。1993年,這數字大幅度上升。根據聯合國戰略研究中心的3092報告,從1990年至1992年聯合國28%以上的全球業務所用的都是美國的隱形飛行器。

波黑戰爭起源於秘密守護者和三角洲部隊

“秘密守護者:至少有3個截然不同類別的特警部隊守衛我們的最高機密。其中首要的就是軍事聯合特遣部隊(MJTF),有時稱為三角洲部隊或黑色貝雷帽,是一個跨地域的戰術部隊,主要用於保護各種隱形飛行器在全球各地的行動。有172架隱形飛行器,十架墜毀,所以還有162架。約六個星期前克林頓簽署命令使他們參與聯合國行動。有跡象顯示,在布希政府的最後幾天,三角洲部隊曾被派往波士尼亞,作為一個秘密的狙擊手部隊,他們開始在各個方面展開攻擊行動,以達到真正觸發波黑衝突的目的,並為政治目的成功地駕馭和支配那裏的政府。

思考在美國的爆炸事件 

“不久之前我被雇用做一個對世界貿易中心爆炸案的報告。我被聘用,因為我知道一些90多個品種化學炸藥。我查看爆炸發生後立即拍攝的照片,然後確定是puddled性質的融化,鋼和鋼筋被擠壓扭出超過原來的長度至6英尺長,只有一種武器能夠做到這一點——就是一個小型核武器。這是一個建造業類型的核裝置。顯然,當他們說這是一個硝酸鹽炸藥時他們是在100%說謊。夥計們,作為事實上的被逮捕的人,他們大概沒有這樣的犯罪行為,那是替死鬼,我有理由相信,同樣的這些秘密組織在幫國家犯著其他的罪行,如殺害在紐約的猶太拉比等其他罪行。不過,我要進一步指出,與去年在奧克拉荷馬城爆炸,他們說,這是一個硝酸鹽或肥料炸彈。‘首先,他們站出來說這是一個1000磅肥料炸彈,後來他們又改口說它是1500磅,然後2000磅,現在,它又變成20000磅,你無法將20000磅的東西放在貨車上。現在,我從來沒有混合過炸藥,但我知道炸藥的化學結構及建築應用,我的聲譽是由此而來的,我曾幫助超過13個美國深層地下軍事基地的挖掘工作。我的工作也涵蓋了在馬爾他的專案,以及在西德,西班牙和義大利的。我可以告訴你我的經驗,一個硝酸鹽炸藥爆炸是很難粉碎奧克拉荷馬城聯邦大樓的窗戶的,它最多只是炸死一些人或破壞部分建築設施,但它不可能做到那樣一種粉碎。我相信我一直被欺騙,我不會再相信它,所以我告訴你,你一直在被欺騙。”

美國的共和政體背後的真相

“以目前的速度,我不認為我們有超過6個月的剩餘時間生活在這個國家的。我們是世界的笑柄,因為我們這麼多的人被國家的罪惡欺騙,我認為我們可以做得更好。我認為45歲以上的人嚴重憂慮自己的前途。我希望你對未來做一個可怕的預測,對美利堅合眾國。它包含過去阿道夫希特勒用於於1931年顛覆德國相同的術語。我相信我們可以做得更好。我們的聯邦政府在做最後的努力,試圖撕去美國的共和政體的憲法和人權法案。”

一些黑鷹直升機統計資料


“黑鷹直升機。有超過64000架美國黑鷹直升機,隨著每一個小時的時間推移,還有更多正在建造。這是我們的錢正確使用的地方?如果他們不是想奴役我們,是什麼原因聯邦政府需要64000架戰術直升機? 我懷疑這64000架是對整個世界範圍內的軍事需要。我懷疑,如果所有的世界需要很多。共有157架載入了雷達成像增強電腦系統的F-117A秘密飛行器。他們可以在空中看到你的房子,看到你從一個房間走到另一個房間,他們能從30000英里的高空看到地面房子裏的一個1英寸大小的物體的變化,這是多麼精確。現在,我在聯邦政府工作了很長一段時間,我知道他們如何處理他們的業務。

政府的地震裝置,愛滋病——以外星類人型機器人的排泄物為基礎的生化武器 

“聯邦政府已經發明了一種地震裝置。我是一名地質學家,我知道我所說的是什麼。日本的神戶大地震,沒有正常的地震脈衝波,沒有。1989年三藩市大地震,沒有脈衝波,一個也沒有。那是一個‘特斯拉的裝置’(磁感應裝置Tesla device)正被用於邪惡的目的。黑預算程式正在顛覆科學,我們知道這一點。愛滋病,你看,是1972年由芝加哥伊利諾斯州國家實驗室發明,這是一個被用來對付美國人的生化武器。原因我知道,這是我所看見的來自公共戰略辦公室的證據,到目前為止,該戰略通過在亞特蘭大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仍在運作中。他們利用動物、人類和外星類人型機器人的外來腺體的排泄物製造病毒。最壞的消息是,這些外星類人型機器人與我們的政府過從甚密。對他們的病菌我們絕對沒有的免疫能力,而它們本身就是會帶來可怕後果的生化武器。地球上的每一個外星人都應該被隔離。”


“薩達姆用類似的生化武器殺害了三百五十萬庫爾德人,這是作為一個,這個星球上的人應得的嗎?不,我們不是,但我們不會做這種事。每時每刻我們在耗費生命,我們正在對星球上其他的人造成傷害。現在,我將因為我與聯邦政府的工作合同死於癌症,我只能活6個月,也許不會。我會告訴你一件事,如果我繼續講出我想要講的,也許上帝會給我生命去繼續講我被阻止講的,我將打破一切法律去講我被阻止講的。最好的11個朋友在過去22年裏被殺害,其中8個被所謂的‘自殺’謀殺。


在此之前我去拉斯維加斯演講,我載了一個朋友開車下來到約書亞樹,29 Palms附近,我開車進山為了去到加利福尼亞的Needles,我被兩輛政府的E-350車與G-14碟形飛行器跟蹤,每個載具裏都有兩名乘員,每個人都裝備烏茲槍,我確實知道他們是誰。我曾有19次並有可能聯絡到45000人,(譯注:不知道指的是什麼?)嗯!我超過他們然後停在道路中間,他們兩方繞開我下到山谷。這是他們要採取的嗎?我折斷了我的安全卡將它返還給政府,並告訴他們:如果我再受到威脅,而我一直都在,那我就將有關政府結構和整個計畫的140000頁的文件上傳到互聯網。我已經開始做這項工作。

主持人:“非常感謝您。”

菲爾.施耐德(Phil. Schneider)的講座,1995年5月底


※翻譯:SevenSoul 異域深寒整理 http://qun2012.blog.163.com/
※本文轉載自:
http://manchan.pixnet.net/blog/post/42142194-%E6%8F%AD%E5%AF%86%E8%80%85-%E8%8F%B2%E7%88%BE.%E6%96%BD%E8%80%90%E5%BE%B7-phil.-schneider-%E6%9C%80%E5%BE%8C%E7%9A%84%E6%BC%94%E8%AC%9B-%28

2014年8月29日 星期五

「去中心化」的未來趨勢

中心化/集中化的系統,是從古到今,全世界的社會、組織運作的傳統型態。

幾乎所有的組織都像一個金字塔的結構,訊息由最下層蒐集,向上傳遞到上層的決策者,接著命令由最上層的決策者,向下傳遞給最下層去執行。

從軍事組織、教育組織到各種公司行號以及慈善機構等,都以這樣的方式運作。以集中化的方式管理,並以集中化的方式提供服務。

過去許多電腦系統的設計,也是依循這樣的思路。因此我們會有Google 或 Facebook 的中央主機(伺服器),將我們所有人的資料以及身分資訊集中存放在裡面。

Fred Wilson 是風險投資人 與 未來學家 ,他在影片當中,闡述了他所看見的,一股已經崛起,並很可能在未來改變世界的趨勢:「去中心化」(Decentralize)。

這股趨勢以網路科技作為基礎,乘著一種開放原始碼的精神來到,將所有人以一種平行的方式彼此連結,進而促成人與人之間一種自發的共同決策、協同工作的組織型態。這種與過去傳統截然不同的運作模式,最終將可能進入全世界社會的各個領域,帶來新的變革。甚至,這種「去中心」的「分散式系統」,未來也很可能會在各個領域當中,取代傳統的「集中式系統」。

※今天時間有限,改天再另外寫篇文章仔細闡述,去中心化所背後蘊含的重要意義,以及它可能可以為世界帶來的貢獻與影響。

※推薦閱讀〈將世界帶入「去集中化」的21項科技〉(21 Technologies That Will Decentralize the World)

2014年8月13日 星期三

【班傑明·富爾福德】 2014年8月4日訊息

It is time to briefly summarize the recent history of the ongoing battle for the planet earth
是時候去簡要總結一下最近圍繞地球而正在進行的戰鬥的歷史

Benjamin Fulford, August 4, 2014
本傑明•富爾福德 2014年8月4日訊息

As readers are aware, there has been a war raging over the process of deciding what we as a species do in the future. Since the war is coming to an end, it is a good time to look back and see who is fighting and what the stakes are.

正如讀者們所意識到的,有一場戰爭正肆虐在決定我們未來是什麼種族的進程中。既然戰爭正在接近尾聲,那麼現在就是一個好時候去回顧交戰的各方以及各自的籌碼。

Essentially what we are seeing is a battle between the fascist forces who lost World War II and everybody else. The fascists, also known as the Nazis /Zionists or Nazionists are trying to establish a family controlled absolute Babylonian style world dictatorship known as the New World Order. Everybody else is trying to prevent that from happening.

本質上我們正在看到的是一場輸掉2戰的法西斯力量與其他所有人之間的戰鬥。法西斯主義者,同樣也被稱為“納粹/猶太復國主義者”或“納粹猶太復國主義者”,正在試圖去建立一個家族控制的,絕對巴比倫似的世界獨裁政權,被稱為“世界新秩序”。其他每個人都在試圖去阻止那件事發生。

It is hard to know where to draw a line and say the battle started here because as far as the Nazionists are concerned World War II never ended. It is well known now many were brought to the United States where they heavily infiltrated the intelligence apparatus. We also know much of the top Nazi leadership was part of the group of families that controlled the financial system after the war.

很難去畫一條界線並且說戰爭是從這裏開始的,因為到目前為止,納粹猶太復國主義者認為第2次世界大戰從未結束。現在眾所周知的是,他們中的許多人都被安排在了聯合國,他們在那裏嚴重滲透進了間諜裝置。我們同樣也知道相當一部分納粹領導人是戰後控制著金融系統的部分家族成員。

In case, one good time to start is 1994 because that is when the 50 year Bretton Woods mandate for the US, the UK and France to control th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 expired.

以防萬一,這個故事所能夠展開的一個好的時間是1994年,因為那一年是美國、英國和法國用於控制全球金融系統的布雷頓森林體系過期的日子。

Looking back, 1994 was a year of great hope and optimism. The cold war had ended with the collapse of the Soviet Union and the United States, champion of democracy, human rights and capitalism, was the sole super-power.

回顧一下就會明白,1994年是擁有巨大希望和樂觀的一年。那一年冷戰隨著蘇聯崩潰而結束了,並且美國,作為“民主”、“人權”和資本主義的燈塔,成為了唯一的超級大國。

However, instead of ushering in an era of world peace and prosperity, the United States acted like a violent rapist criminal who had just taken the world family hostage. First the US broke all the peace keeping rules set up after World War II to dismember Yugoslavia in order to steal its mineral resources. Then the former Soviet Union was plunged into poverty and despair as Zionist oligarchs looted its natural resources.

然而,我們不僅沒能迎來一個世界和平與繁榮的時代,而且美國卻反而扮演起了一個暴力強暴犯的角色,將世界大家庭劫為人質。首先美國撕毀了所有2戰後設立的和平條約,去肢解了南斯拉夫,以便竊取它的礦產資源。然後前蘇聯又在被猶太復國主義寡頭搶劫了自然資源後陷入了貧困和絕望的境地。

Behind the scenes, attempts were being made to force the families that owned the Federal Reserve Board to hand over their control of the world’s financial system to a more representative group. This push was led by the Chinese royal families who had agreed a century earlier to finance, with their gold, a grand sociological experiment to create a world government.

在幕後,有一些嘗試正在被做出,去迫使擁有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家族們交出他們對世界金融系統的控制權給一個更具代表性的團體。這場推動由一個世紀前,已經同意去用黃金資助一場大型的社會實踐,去建立一個世界政府的中國皇室所領導。

There was a lawsuit brought against the families that own the Federal Reserve Board, i.e. the Bushes, the Rockefellers, the Mellons, the Morgans, the Warburgs, the Rothschilds etc. to hand back gold that was deposited with them in 1938. News reports from the time confirm that US warships did evacuate gold from Kuomintang China to keep it out of Japanese hands. The gold was traded for 60 year US government bonds and after the 60 years ended the gold was supposed to be handed back.

有一場訴訟,指控擁有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家族,即布什家族、洛克菲勒家族、梅隆家族、摩根家族、沃伯格家族、羅斯柴爾德家族等,要求歸還1938年存儲在他們那裏的黃金。當時的新聞報道確認了美國戰艦從中華民國撤離了黃金以免落入日本人之手。黃金被換取了60年的美國國債,並且60年後這些黃金應該被歸還。

The Americans argued that Nixon gave to gold to communist China in the 1970’s so they were under no obligation to return it. The Fed families lost the lawsuit and were ordered to return the gold starting on September 12, 2001.

美國人爭論說尼克遜早已經在1970年左右就將黃金歸還給共產主義中國了,所以他們沒有義務歸還它。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輸掉了訴訟,並且被命令自2001年9月12日起開始歸還黃金。

Instead the Feds gave the world the proverbial finger by blowing up the world trade center building, staging a fascist coup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declaring a never ending war on terrorism. This was followed by invasion, pillaging and mass murder in Iraq and Afghanistan.

相反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以炸掉世貿中心的方式向全世界豎起了中指,在美國上演了一場法西斯政變,並且宣佈了一場永不結束的反恐戰爭。隨之而來的是對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入侵、掠奪和大規模謀殺。

There was also an attempt to kill most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with racially specific bio-weapons such as SARS and bird flu. This was accompanied by an attempt to create mass starvation by paying Western farmers to grow fuel instead of food. So we can see the Fed families have already tried to murder most of humanity.

同樣也有一個嘗試去用種族指向性生化武器,像非典型性肺炎和禽流感等殺害世界上大部分人口。這被通過嘗試去用向西方農民付錢,讓他們種植燃料來代替種質食物,來制造一場大規模飢荒的方式完成。所以我們能夠看到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家族已經嘗試殺掉大部分人類。

In their own twisted minds these families thought they would be “saving nature” and improving the human gene pool by eliminating “useless eaters.”

在他們扭曲的頭腦中,這些家族認為他們將會“拯救大自然”並通過清除“垃圾人口”來改良人類基因。

That is why the members of these Fed families, Richard Rockefeller, Richard Mellon Scaife, several Warbugs and others have begun dying recently. It is not clear if these deaths are accidental or otherwise but clearly there are a lot of victims of the Fed who want restitution.

那就是為什麼這些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家族,理查德•洛克菲勒、理查德•梅隆•斯凱夫、幾個沃伯格家族成員和其他人最近已經開始死亡。不清楚這些死亡到底是不是事故,但是清楚的是,有許多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的受害者想要補償。

There was a big faction in the Western secret elite that argued paying third world countries money to preserve their forests was a way to save nature without mass murder. This was the faction behind Al Gore and the pseudo-scientific global warming CO2 campaign.

在西方秘密精英當中有一個大的派系,爭論說向第三世界國家付錢去保存它們的森林,是一個不用大規模謀殺就能保護大自然的方法。這個派系處於艾爾•戈爾和全球變暖碳稅碳幣偽科學運動的幕後。

They lost because the genocidal Nazis controlled the armed forces and global criminal gangs so they used threats of murder to steal the year 2000 election for George Bush Jr.

他們失敗了,因為種族滅絕主義納粹控制著武裝部隊和全球罪犯黑幫,所以他們用謀殺威脅將 2000年大選竊取給了小布什。

The Asian families fought back by withholding money from the United States. They also revived the non-aligned nations’ alliance and teamed up with the former Soviet bloc to form what is now the 190 nation BRICS alliance. They thus control 90% of the world’s population and 68% of its GDP.

亞洲家族通過從美國扣錢的方式予以反擊。他們同樣也復興了不結盟國家聯盟,並聯手前蘇聯集團組建了現在的190國金磚國家聯盟。他們由此控制了世界90%的人口和68%的GDP。

What the Fed controlled G7 nations and their tiny group of allies still control are the world’s largest armed forces, the global illegal drug trade, most of the corporate mass media, the United Nations and the directorship of many of the world’s largest corporations. They also have a network of about 1 million enablers peppered throughout academia, the media, government agencies and most importantly, the financial system.

控制著7國集團和他們渺小聯盟集團的勢力,同樣也依然控制著世界上最大的武裝部隊、全球非法毒品貿易、大部分的大規模企業媒體、聯合國和許多世界最大企業的管理層。他們同樣也有一個大約100萬人的第五縱隊網絡,夾雜在學術機構、媒體、政府機構以及最重要的,金融系統當中。

However, it looks like Germany is ready to break ranks with the Feds and if it does, France and most of Europe will follow. Change has already happened at a high level to the extent that the Queen of the Netherlands, the Kings of Belgium and Spain and the German Pope Maledict have resigned. There are clear signs of reform taking place in these countries under the new regimes. For example, Euros are now being used to pay for Russian gas despite a US Fed calls for a boycott.

然而,看起來似乎德國人已經準備好去打破與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為伍的狀態,並且如果它真的這麼做了,那麼法國和大部分歐洲國家也將會效仿。改變已經在高級別的層面上發生了,荷蘭女王、比利時國王和西班牙國王以及德國教皇馬勒迪克特已經辭職。有清楚的跡象顯示,這些國家的新政權中有重組正在發生。比如,歐元正在被用於支付俄羅斯天然氣,盡管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呼籲一項制裁。

In addition, the pentagon has turned against the Feds at least to the extent that they passively resist attempts to con them into wars in places like Syria, Iran and East Asia.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are also on the verge of revolution against the Fed families and their Babylonian slave driver network based on secret societies and religious cults.

此外,五角大樓已經對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倒戈,至少他們會消極抵抗那些把他們置於像敘利亞、伊朗和東亞戰場的嘗試。美國人民同樣也處於向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和他們基於秘密社團和宗教枷鎖的巴比倫奴役驅動網絡革命的邊緣。

As Chairman Mao said, “all it takes is a spark to start a prairie fire.” What that spark will be remains to be seen but, the best hope for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that the middle ranks of the US military remove corrupt generals and then start mass arrests of everybody involved in the 911 attack on New York. This can be done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military law because there are provisions for removing traitors from the ranks, even at the highest level such as supreme commander.

正如毛主席所說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那個星星之火到底是什麼我們拭目以待,但是美國人民最大的希望是美軍當中的中層軍官能夠移除腐敗的將軍,並且開始大規模逮捕牽涉進911的每個人。這可以在軍事法庭的框架內執行,因為有相關規定允許從序列當中移除叛徒,即便是在最高層級,像最高指揮官。

The other thing the military must do is nationalize the Federal Reserve Board and start issuing government money to replace Fed debt slavery notes. This is mandated in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Republic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Failing to do this is treason.

美軍必須做的另一件事情是國有化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並開始發行政府貨幣去代替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債務奴役鈔票。這是美利堅共和國憲法所授予的權力。未能做到這一點就是叛國。

If the military does not move, there will be civil war in the United States with militias fighting against militarized police forces working for the Fed cabal. It is just a matter of time.

如果美軍沒有採取行動,那麼美國民兵與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陰謀集團的武裝警察之間將會爆發內戰。那只是時間問題。

Ding Zeyu’s Note: So, it looks like I need to buy a computer game Battlefield: Hard Line. I guess the EA Games seem got time machine, because they always know the landscape of the future.

丁澤宇注釋:看來我要去買一套電腦游戲《戰地:硬仗》了。我總覺得美國藝電擁有時間機器,因為他們總能知道未來的圖景。

丁澤宇 翻譯

※來源:http://greatascension.blogspot.hk/2014/08/201484.html

2014年8月11日 星期一

MIT實驗證明:真正激勵我們的根本不是錢 而是…

過去我們總是認為,人類的行為很容易被操縱,只要對於我們希望的行為給予獎勵,對於我們不希望的行為給予懲罰,我們就可以得到想要的結果。這種傳統行為主義式的觀點雖然過去一直被廣為接受,然而這真的是對的嗎?在所有情況下都是如此嗎?
在驢子頭上綁根胡蘿蔔,牠會跑得更快!那麼人類呢?利用物質去激勵人們,會得到更好的結果嗎?

許多領域的專家學者告訴我們答案,得到更好成果的方式,絕對不是給出更多的利益,而是要激發人們天性中美好的特質,才能讓自我和世界變得更好。
在文章〈MIT實驗證明:真正激勵我們的根本不是錢 而是…〉當中,我們會了解到,原來真正可以創造更美好的世界的動機,其實並不是這些獎勵或懲罰,而是人類心中一種更為崇高,富含主動性與創造力,追求美好的渴望。推薦大家閱讀。

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央金拉姆:家,就是女人修行的道場


央金拉姆是奇正藏藥的創始人,也是第一位中國籍格萊美音樂獎得主。很年輕的時候,她就得到過成功與名利,但是她覺得自己不夠快樂,“總是覺得世界上沒有人懂我,心裡非常敏感,很容易受傷。”

現在,她帶著一本《大地母親時代的來臨》歸來,這本書是央金拉姆修行經歷和體悟的整合,是一本專為現代忙碌女性而寫的覺醒手冊,意在幫助女性戰勝內心的煩惱,找回溫柔慈悲智慧,蛻變為圓滿的女人。

“家,就是一個女人的道場。”央金拉姆在書中寫道。她認為,家是一個女人待的時間最久的地方,也是女人散發愛的能量的地方。一直以來,她通過做家務的過程來清修,通過丟東西練習放下,身心感到非常輕鬆。“人堆積太多不需要的東西,就會變成煩惱,憤怒,這些都會積在身體裡。”

在她的友人路金波眼裡,央金拉姆是一個很有能量的人。他從來沒有見過她慌張或是不高興,她總是溫暖、喜悅的。她自己的衣服首飾慢慢都送給了別人,保持著空曠的狀態,看到她,你不覺得她多一樣東西,也不覺得荒蕪。

在家裡找到讓自己安住的空間

現代人的身心都被忙、恐懼、煩惱綁架了,先好好愛和體貼一下自己。體貼不是跑到外面去逛或購物,而是在自己的家裡創造一個適合自己靜心的小環境,一個給自己能量的充電站。

我們一回到家就很忙,總是有很多的家務瑣碎事情,讓自己忙個不停。雖然是在自己家裡,但我們通常沒有一處能讓自己一下子就安住下來的空間。其實,這個安住的空間是可以創造的,不是隨便給自己擺張桌子就完了,你要用內心去感覺,哪裡感覺起來很舒適。

你需要一個坐下來就不想動的地方,不是多麼豪華,也不是多大的空間,那是一個讓自己心靈休息的安靜角落。去感覺家裡有什麼地方適合自己。要具有安全感,不會被打擾,是一個很放鬆安靜、溫暖舒服的小空間。

心靜下來,慢慢就會找到這樣一個地方。放一個小墊子,或者是舒服的矮沙發。讓身心能靜下來,觀看自己的心,這樣效果比較好。你可以在這個小地方培養一個能量的磁場,一坐下來馬上就能靜下來,緩解疲勞,能量就會集中起來,變成你隨時恢復能量的小站。

家是你心的顯現

首先安靜下來,保持覺性,將自己放在當下的感覺裡。單獨地坐下來,單純而專注地看看整個屋子,把心放在屋子裡面,從看看每一個細節開始……你自然就知道,這個屋子應該怎麼佈置。

心在當下的時候,正確的答案會從心裡出來。一開始,心最有可能會告訴你,屋子裡面東西太多、太亂了。這其實就是心在告訴你,你的身體在這麼滿的地方感到很堵塞。如果你聽從內心的聲音,做清理之後,身體馬上會感到輕鬆和舒適。這就是禪宗的“借境練心”。通過清理外境,自然清理你的內心。

如果持續做清理屋子的功課,你慢慢會體悟到房子就是你內心世界的顯現。我和先生搬過很多次家,因此做清理房子的功課已經持續十年以上。所以我們居住的家,就是我們練習清理頭腦和順暢脈絡的道場。

因此,我對空間的佈置自然就體驗出一套心法。每到一個地方,我就自然能佈置出適合那個環境的空間。

其實空間自然會告訴你它適合怎麼佈置。但是,你首先要有一個和空間默契溝通的能力,要對當下的空間有尊重的心,不要急著把你自己的主觀經驗放進去。

通過丟東西練習放下

這十幾年下來,我的修行生活在不停地行走中,我也不停地搬家。我搬家並不是從這裡搬到那裡,而是大老遠來到不同的國家和地區,所以面臨要大量丟東西的狀況。這個時候,我便看到自己對鍾愛家具的留戀和執著,就慢慢從這裡下手。是我的貪念,還是我真的需要它,結果其實大部分都是自己用不到的東西。我就學習送人和丟東西。

時間久了,我就訓練出分辨自己真的要什麼、不要什麼,再也不給自己找麻煩、買過多的東西了。多年的功課做下來,房子的東西變得少了,身心感到非常輕鬆。

多餘的東西最好是送給需要的人,如果捨不得就拿到舊貨市場處理掉;如果還是捨不得,那就寧可暫時租地方放起來,也不要堆在家裡。

在生活中修行

女性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家裡,修行,就是要落實在生活中。

我們不可能出家做個聖人,事實上大部分人並不適合出家。出家人在寺院或修道院裡過著非常簡單樸素的生活,但他們也通過在寺院裡做雜事來修煉心。

我在寺院裡住過,出家也只是一種生活方式。只是寺院裡的環境比起世間還是比較單純,有點像在學校裡生活。我們在家裡也可以創造這種安靜樸素的生活,如果你在自己家裡找不到這種安靜和安住的力量,那在寺院裡面時間久了,你也是住不習慣的。

我們也不可能搬到大自然裡住。自己的心裡不平靜,就是搬到大自然裡,過幾天你還是會嫌鳥叫聲太吵。

我們也不可能丟下自己的家,因為還有一大堆的牽掛,那麼還是從自己的家下手最容易。怎麼過好自己的日子,還是心裡的問題。

從慢慢清理自己的屋子開始,你就會不經意開發出內心的空間和快樂。

女人生氣時要拖地

生氣只是一種能量,只是能量被卡住了而已。身體的能量無法流動就會產生煩惱。尤其是身體能量低的時候,更無法保持覺性,容易被煩惱包圍。氣脈就容易堵塞,就像水溝塞住了一樣。

這時,我們可以通過身體活動把它打開。有個簡單又不用花錢的方法就是拖地,拖地可以消除煩惱,又能找回快樂,效果就像清乾淨自己的心一樣。房子就像是我們的身體,因為拖地太簡單,你不必用腦去思考,你的心就可以放鬆和休息,又不花錢,你也不用急著趕時間。通過拖地,身體裡的能量就可以流動、開展;通過拖地,就把身體裡堆積的廢氣排出去了;通過拖地,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全身出了大汗,臟東西都排出去了,整個房子都會變得很乾淨、很清淨,那麼,你一定會有身體輕鬆、心情愉快的感覺,就像是清空了你心裡的堆積一樣,你的心也會隨著輕鬆、喜悅起來。

廚房一定要乾淨整潔

廚房是家人一日三餐的地方,保持乾淨非常重要。廚房不干淨,日積月累,會吃下去很多不干淨的東西,除了影響身體,也會影響心。

所以,請經常清理廚房,即使是不容易看到的角落裡面都要清理乾淨,冰箱更是要經常性地清理一下。最重要的是,各種調味料和調味瓶的瓶蓋上很容易堆積污垢,千萬不可小看,要徹底清理乾淨。

這些都是生活中的小細節,小細節乾淨了,心自然會變細,也就更容易靜下來。我們可以藉著清理外境,來擦乾淨我們擦不到的內心。

做飯是製造美麗心情

我在美國的家很大,一位老師把我的家當成接待弟子的中心,每天都會有很多人來吃飯。

剛開始進廚房的時候,很有壓力,但是我練習帶著覺性做每一件小事,慢慢找到一種踏實的感覺,手底下不忙亂了。

在凌亂的廚房環境裡面,因為心安靜下來、專注在當下的細節時,每個環節就變得很有條理、具有節奏了。

我做菜的時候喜歡放輕鬆的音樂,聽著音樂,心情就會很好,做菜變成了一個製造美麗心情的過程。

洗菜、切菜、炒菜整個過程裡面,菜和我之間有一種很好的關係,周圍的東西和我之間也都有一種很好的關係,它們都變成了我的小助手一樣。雖然我的飯菜都很簡單,不華麗也不復雜,但是做飯的過程我很享受。

這讓我想起從小就跟著阿媽在廚房做事,阿媽把她在廚房裡做事的一些規矩教授給我。我的身高還夠不到碗櫃,於是踩著凳子擺放碗,根據大小花紋把各種碗歸類,碗架擺得非常漂亮整齊。阿媽稱讚我,說:“你這樣做很用心,把自己的思緒都整理清楚了。”

那時候我還小,身心和做事情有什麼關係還不是很清楚。只是那一刻,我看著自己擺過的碗架一片美麗,感到無限的開心。

驅除煩惱三法則

第一,不要讓煩惱利用。當煩惱升起,不管是憤怒、憂傷、嫉妒等情緒,有一個很簡單的方法能解決。舉例來說,如果你感覺自己又開始憂傷了,在你還沒有被它包圍之前,請你馬上開始警告自己:我不要憂傷,請憂傷馬上離開,我是快樂的天使!我就是光明!

第二,只要看見煩惱就好。請你找個安靜的地方,坐下來,靜靜看著煩惱。不要分析它,也不要跟隨它。比如說因為某某原因,所以,我才會變成這樣。所有這些頭腦裡面出來的理由,都是自己的小我在利用你和控制你,所以,請你千萬要小心,不要跟隨頭腦的故事走。你只是做一件事情,放鬆自己,讓煩惱呈現,你看著它就夠了。

第三,成為煩惱本身。當你有看到煩惱的能力之後,與煩惱兼容,成為煩惱本身,你才有機會經驗到煩惱後面的故事,也就自然化掉了煩惱,療癒了自己。

在煩瑣的家務事中覺醒

女人和家務瑣事是分不開的,不論已婚還是單身都一樣,有家庭和孩子的女人更應該在日常的瑣碎事務中練習覺醒的能力,利用生活中瑣碎的事情來借境練心,心不受影響,活在當下。不然我們照樣花時間在家務事上,卻沒有學習到覺醒的方法,實在太可惜了。

首先要練習保持覺性。保持孩子般單純的狀態,因為我們已經被教育,非要不斷考慮事情才行。於是頭腦不停地創造妄念和恐懼,不是過去就是未來的事情,我們要從這樣的思維模式裡出來。要練習事情再多不要煩,放輕鬆,在放鬆的狀態下才有辦法理清楚雜事。

第二,事有輕重緩急。先把今天需要處理的事情大概在腦子裡想一遍。家務事可以在處理重要的事情空隙中完成,尤其是雜物清理等小事。比如,你需要處理郵件、電腦或電話等事務,處理完之後,你也可以到廚房洗洗碗盤什麼的。這樣通過在生活中交替做事情,訓練當下的能力,既可以讓大腦得到休息,又可以做完家事,一舉兩得。

第三,你在家裡走來走去,順手就可以清理和整理手下的雜事,練習當下。做起來非常容易又輕鬆,慢慢地,做家事就成為了享受,讓你的大腦在休息的過程中,順便整理思緒。在做家事的同時,當下若有新的好點子就會自然跑出來。

所以,只要你保持當下的覺性,一切行為都會變成禪修,智慧自然就會慢慢升起。

衣服代表你的心

女人的通病,就是衣櫃裡的衣服永遠少一件,因此遇到需要的場合,就又去買衣服,穿了一次就再也不想穿了。

為什麼會這樣呢?其實是因為我們不清楚自己的身材和氣質適合穿什麼衣服,還有就是把穿衣服限制在穿名牌裡。如果我們掉在這樣的遊戲裡,那就苦了。如果我們每年都要趕流行,那你的衣服就會面臨過時的問題。

其實流行和牌子,只是商業世界的遊戲,你如果踏進了這場遊戲中,就會花掉很多時間和金錢。關鍵是即使這樣,也不一定能找到真正適合你的衣服。

我記得很多年前,我在台灣參加一個宴會,女士們都穿得非常講究。突然有位太太開始誇獎我的裙子,她說非常好看。接著她問我在哪裡買的,我說是自己做的。她非常驚訝。其實那件裙子非常非常便宜,就只是一塊布而已。但是,那是我最喜歡的顏色。那條裙子我穿了很久很久,很多場合都適合,為什麼?就是因為適合我的身材、氣質、感覺,又很方便貼身。你的身體自然會散發出自然、舒服、自信的能量,看到的人一定也會感受到這樣的感覺。

所以,我建議女性不要放棄自己內心的判斷,要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感覺身體的舒服。內在的聲音會告訴你,你適合穿什麼樣的衣服,不要被外面的流行和廣告洗了腦。

靜下來,感覺自己到底適合穿什麼衣服,你只要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畫面自然就出來了,那就是最適合你的。

客廳:看電視練心

電視是我們獲取許多外在訊息的空間。不管你是否喜歡看電視,你家裡的其他人都會看。先生喜歡的、孩子喜歡的或老人們喜歡的都不同。作為家裡的女主人,這也是你學習的功課。每次經過客廳,聽到電視嘈雜的聲音,不要讓吵鬧的聲音進入你的頭腦去影響你。不要經過頭腦來評判你喜歡還是不喜歡。你只是保持覺性,聽到就好。這樣的聽到和看到電視,就變成你禪修的一部分。

每天走向電視時,提醒自己,觀察自己看電視的動機,是想知道一些外面的新聞、特別節目,還是只是習慣?或者是對電視裡某個故事迷戀的反應?

開始看電視時,感覺一下,此刻“在看電視”的感覺。你知道自己在看電視,一面看,一面保護這個“覺知在看”的感受。在看連續劇時,覺知“我在看影片”,覺知看電視後面的自己,是很微妙的一種感覺。在這“覺知”的感受中,有一個你在看,同時有一個知道自己在看的感覺。

保護這種感覺,你的視野會擴大,會感覺劇情后面的更多東西。這個覺知著看電視的自己的觀察者,這個觀察者經驗到的東西,會超越故事裡的東西。你在看電視時保持覺性的狀態,就是一種禪修。。

忘了你現在的年齡

每個人都有一個真實的年齡,你知道這個秘密嗎?其實真實的年齡是自己可以創造的,因為你心裡有個最喜歡的年齡,但是你卻沒有發現。

請你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你最嚮往的年齡是多少?你就一定要相信這個年齡,你開始真的活在這個年齡中,想這個年齡的事情,做這個年齡的事情。你只要這樣開始,就會有變化,你心裡的世界會慢慢變得真實,你的打扮也會跟著變,你的身體也會有一些變化。不要擔心和懷疑自己的知覺,也不要為不了解的人講述你的想法,只要你堅定相信自己的內心就夠了

慢慢地,你心裡的歲數就會成真。

最好要忘了你現在的年齡,因為那也只是一個數字而已。

※摘自央金拉姆《大地母親時代的來臨》
※轉載自: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jQ4NDk0MA%3D%3D&mid=200430481&idx=1&sn=348f483732c6b1a5271cdadccbc5e619&scene=4#rd

2014年8月6日 星期三

【柯博拉】2014年7月12日 台北「光的勝利會議」第一部份


Cobra:歡迎大家參與會議,我很高興今天再次來到台灣。上次的門戶會議是個很好的回憶,這次我們要延續上次的美好。大家都知道我的代號叫柯博拉(Cobra)。Cobra代表著壓縮突破(Compression breakthrough)。壓縮突破就是我們重獲自由的時刻。這也是我們出生在這一個時代的意義。這次我也邀請了愛希斯,請她將女神能量帶回地球。

Isis:大家好,我很高興能來到台灣。這裡參與會議的每個人都帶著很好的能量。謝謝Jedi還有他的團隊,感謝他為聖光的努力還有奉獻。我們這兩天將一起完成光的工作。我的星際名字是愛希斯,我們明天要跟各位分享的愛希斯女神的能量。女神能量是愛、和平還有平衡的能量。這是我第一次來到亞洲,我非常喜歡和享受在場各位平衡流暢的能量。我的課程是在明天,我們將一起體驗女神能量。感謝大家。

Cobra:我們這次會議正式開始前,我們要做一下能量校準。請各位將手機關機。因為我們每個人來自於不同的地方,每個地方的能量都不太一樣。我們現在要來統整大家的能量,進而在這裡形成強大的能量光點。

經過15-20分鐘的冥想之後…

Isis:會議開始之前,我先分享一些事情。首先分享的是愛希斯女神點化。我們都知道女神能量即將回歸,所以愛希斯女神將她的能量傳導至我身上,我待會也會將這股能量分享給在座的各位。從我個人經驗來看,女神意識就是讓她降臨我們的身體。與女神連結不只是要用心,更是讓女神降臨到你的身體。女神回歸也不光是將她的能量錨定到心,更要將能量透過身體錨定到地球。

換句話說,我們要重新把平衡地球的極性能量,因為地球是ㄧ個女性的星球。人類過去的社會都是用非常負面男性能量壓迫地球。我們過去歷史有太多殘暴的男性能量,導致地球的男女能量不平衡。如果大家也想體驗女神能量並將女神能量帶到地球的話,除了用自己的方式,也可以接受女神能量點化。愛希斯女神是有一萬種名字的女神。我們可以藉由女神能量點化與自己內在的女神互動,甚至可以跟觀音做互動。女神點化也可以打通我們能量管道─中脈七輪。長期練習可以幫助我們成為更好的女神能量管道。謝謝大家。

C:正式上課之前,我也要講些事情。待會我們就休息一下下。剛剛愛希斯老師講的是女神點化。這是每個人可以親身感受女神能量的大好機會。除此之外呢,好幾年前我收到大天使麥達昶(梅塔特隆)的指示,也跟祂學習療癒能量點化。點化可以幫助人類連結宇宙能量,一共有13道光。其中七道光是星系之光,分別代表不同的星系。另外六道是揚升大師之光。

星系之光-

第一道光:昴宿星- 心靈和人際關係療癒
第二道光:天狼星-喜悅
第三道光:獵戶座-清理內在的情緒陰影,釋放所有壓抑的感受。
第四道光:銀河中央太陽-我們光的來源,進化,與更高的目標聯結;連結高我,回想起投生地球的目標和任務。
第五道光:仙女星座-精通物理層面,金融,物質程度。提昇現實生活的水平;改善健康、人際關係、財務等等三維生活的問題。
第六道光:天琴座-創造力。
第七道光:心宿二(心大星或天蠍座α星)/畢宿五(金牛座α星)–幫助從二元性跨越到合一。

揚升大師之光-

撒南達之光 - 療癒自己的心,將我們移向無條件的愛。
2.庫圖彌之光 - 療癒人性,改善整體的健康,領悟先進的醫療技術。
3.阿斯塔之光 - 協調並召喚環繞地球的巨大飛船艦隊,幫助我們喚醒與5D的心靈感應能力,正向地推動我們在5D的提升。
4.聖哲曼之光 - 創造靈性與物質兼具的豐盛生活,帶回神秘學校,財富被創造出來以資助光之工作者。。
5.瑟若佩斯貝之光 - 連結天使
6.德拉庫之光 - 療癒乙太體

我們之前有提到銀河中央太陽。今天我會講很多關於銀河中央太陽的事情。因為銀河中央太陽是銀河系進化跟光的來源。現在銀河中央太陽活動越來越頻繁,它在事件也會扮演重要的角色。另外它既是地球上所有能量的來源,也是超光速粒子的傳送星門。我簡單地介紹超光速粒子能量:宇宙誕生之初,是一個非常稠密,能量非常強的小點。大爆炸之後,時空結構非常快速地向外擴張。宇宙在冷卻過程中釋放了非常強的光,也變得越來越稠密。冷卻過程中最先出現的物質就是超光速粒子。也就是說,超光子能量可以讓我們與神聖源頭直接連結。它無法被摧毀,也可以帶來和諧的生活。宇宙充滿著超光速粒子,它從銀河中央太陽進入我們的銀河系,再從太陽進入太陽系。但是地球上的黑暗執政官創造了帷幕來吸收大部分的超光速粒子。另外他們也用HAARP加熱電離層,阻擋剩下的超光速粒子。很多人因為長期吸收不到超光速粒子,導致身體的免疫系統失調。所以昴宿星人指示我要在地球表面蓋超光速粒子能量艙。好幾年前他們與我見面時的時候,第一件事情就是教我如何打造這種能量艙。於是我們幾個人就在歐洲合夥開了一間公司,幫助更多人體驗超光子能量。

(中場休息之後…)

Isis: 為什麼我們今天的座位要圍成一個圓?因為圓象徵合一的能量,還有和諧的女性能量。大家在圓形曼陀羅裡面都是平等的。每個人都是圓形曼陀羅一塊拼圖,都是同等的重要。我們都有各個獨特的地方,我們要透過這種合一能量進入銀河社會。女神之心還有銀河之心的能量是宇宙意識螺旋能量。

Cobra:現在做個簡單自我介紹(每個人開始做簡單的自我介紹)

歡迎大家參與會議。

很有趣的是,地球有將近半數的人口都住在東亞和東南亞地區,而台灣就是這個地區的中心點。從某種程度來說,台灣就是地球的中心點。台灣有一個非常強大的能量漩渦點。這裡有一群行動力超強的光工團隊,這裡也是龍族社會的大本營。台灣會在未來的地球社會扮演著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事件之後,台灣也將引領地球的轉變過程。因此光明勢力選擇在台灣舉辦世界上第一場光的勝利會議。台灣會是某些轉變的觸發點。多數人以為美國或歐洲會最早開始轉變,但是地球會從台灣開始變得不一樣。我們待會要介紹各種光明勢力,讓大家知道他們任務以及角色。

【柯博拉】2014年8月5日訊息:地球近況的簡短更新

Short Planetary Situation Update
地球近況的簡短更新

Behind the scenes, clearing of the Chimera group continues. We have now reached the stage when only the core of the Chimera group remains, and clearing that core group is now the main challenge. 
現在光明勢力持續在幕後肅清奇美拉。現階段奇美拉只剩下若干的核心成員,而消滅這些核心成員是光明勢力的最大挑戰。

Global plasma scalar mind control network is tied to strangelet bombs and this is why its removal takes so much time. 
由於奇異子炸彈與電漿純量型的全球心靈控制網路連動,以至於拆除這些炸彈得花上好一段時間。

The etheric Archon grid is the final stage of dissolution and the power of the Archons diminishing rapidly, leaving the Chimera group as the main controllers of quarantine Earth and their plasma scalar network as the main tool of psychological programming.
以太執政官網格目前處於全盤崩潰前夕的最後階段。執政官的力量也在快速地流失,所以目前就剩下奇美拉負責控管地球的隔離狀態,並且利用電將純量網路做為主要的心靈控制工具

The Cabal is now engineering events (plane crashes, Ebola scare) and hyping them through the mass media to keep human masses in the state of fear. They will NOT be able to use Ebola as an excuse to install martial law. They know the breakthrough of Light is near and they still want to do whatever they can to postpone it.
陰謀集團正在製造各種急難事件(飛機失事、伊波拉疫情)並且利用大眾媒體進行新聞炒作,企圖繼續用恐懼控制社會大眾。他們絕對無法假藉伊波拉疫情實施戒嚴令。他們知道聖光的重大突破就近在咫尺,卻仍在死命掙扎,用盡各種手段拖延光的勝利。


The Chimera (the force behind the technologically advanced negative military, focused on maintaining the quarantine Earth status) and the Archons (black nobility families behind the Jesuits, focused on keeping humanity as religion-programmed slaves in reincarnation cycle) are still at the top of the food chain. The Rothschild faction (Zionist controllers of the mass media and accountants of the global financial system) and the Illuminazi faction (Paperclip-imported crime syndicate) are their subordinates.
奇美拉是高科技負面軍隊的幕後主人,負責維持地球的隔離狀態。執政官則是耶穌會背後的黑色貴族,利用宗教洗腦讓人類每次投生地球之後都會變成順從的奴隸。這兩個團體仍然處於社會金字塔的頂端位置。羅斯柴爾德派系(掌控大眾媒體和全球金融系統的錫安主義者)和光明納粹(藉由迴紋針計畫偷渡到美國的犯罪集團)都只是他們的下屬兼打手。

All this structure will fall apart when the exotic weapons of the Chimera group are removed and therefore their mechanisms of planetary control dissolved. This is the main condition for the Event to happen.
一旦奇美拉失去所有的先進武器,整個奴役結構就會土崩瓦解,黑暗勢力就再也無法用任何手段控制地球社會。這也就是啟動事件的主要條件。

Despite all appearances, victory of the Light is near.
儘管當前局勢動盪不安,光的勝利近了。

※原文:http://2012portal.blogspot.tw/2014/08/short-planetary-situation-update.html
※翻譯:Patrick Shih
※更多資訊請見:華人區事件聯合行動團隊導航

【柯博拉】2014年7月12日 台北「光的勝利會議」第二部份


光工還有光戰士們團結的時候到了。事件過後,每個事件團隊都會有自己的母船。現在我不會講太多,讓我們拭目以待。每個參與實體聚會的成員都可以在聚會場地創造很好的能量。只要這道能量光柱夠強的話,母船就會停泊到光柱的上空。隨後母船就會開始與聚會的成員連結交流。薔薇聖女團也會有同樣的情況。如果薔薇聖女團每週固定在同一個地點聚會的話,母船也會停留在薔薇聖女團的聚會場地上空。這都是計劃的一部份。

全世界各地的事件團隊和薔薇聖女團舉辦聚會不光是為了準備事件,事件後還要繼續聚會。大家在未來還要改制成第一次接觸團隊。第一次接觸會藉由全世界的事件團隊跟薔薇聖女團進行。現在大家參與每週聚會,未來還有很多事情要做。等到時機點成熟了,我會公開技術細節。這些都是整體大計劃的過程,也是地球解放計劃的一部份。目的就是讓人類進入銀河社會,融入銀河聯邦。

※提問時間

與會者:為什麼光明勢力總是出現在發展程度較高的國家或區域,而不是非洲之類的落後地區。外星訊息或揭露檔案的內容都也都是來自都從歐美國家的主流語言。亞洲地區最常見的也只有中文跟日文這兩種強勢語言。請問光明勢力是否也有在比較落後的地區行動?

Cobra:美國西部地區有非常頻繁的外星活動。特別是加州、亞利桑那、新墨西哥、克羅拉多。因為阿斯塔指揮部的成員第一次投胎轉世到地球執行任務的時候,就是先選擇這四個洲。後來轉世的成員分散到世界各地。他們先是進入美國、歐洲還有澳洲,接下來是日本還有中國。非洲大陸現在被爬蟲人把持著,特別是1996年剛果入侵之後幾乎成了他們的地盤。直到前些陣子,當地還沒有足夠的光護持。不過現在非洲大陸在埃及、南非也開始有了光工團體。

與會者:印度、南亞這些人口稠密的地區呢? 印尼、菲律賓、越南、這些地區有沒有光明勢力?

Cobra:南美洲有非常強的事件團隊,在巴西和秘魯。印度也有很強的團隊,基本上世界各地都有。唯一的問題是非洲,非洲南部區域的覺醒程度不是很好。所以除了非洲以外其它地區的問題不大。

與會者:網路流傳史蒂芬‧葛里爾博士(記錄片天狼星的製作人)其實是CIA的特工。請問他到底是不是好人?

Cobra: 葛里爾受過很多威脅和恐嚇,所以現在他是無法動彈的狀態。他本人的動機是良善的,不過他身邊的人不全然都是好人。

與會者:聽說昴宿星跟天狼星有分好人與壞人?

Cobra:不再有了。

與會者:雷爾運動是怎麼一回事?

Cobra:雷爾確實有與昴宿星人接觸過。他只是一般人類,不是昴宿星轉世。

與會者:1998年網路上出現的造翼者文章。它是以小說形式揭露歷史。請Cobra是否能評論它的真實性?

Cobra:這也是光明勢力啟發的過程。造翼者也出現很多年了。我不能100%同意裡面的內容,但它也是很有啟發性的故事。

與會者:請問日本311海嘯是不是海底核爆造成的? 如果是,銀河聯邦為何沒有阻止?

Cobra:311海嘯的起因是間接的核爆,而不是核彈引爆本身造成的。先前有提過銀河聯邦不能干預人類的自由意志,而當時耶穌會拼了命也要做這件事情。所以他們用核彈引爆各式各樣的爆裂物,間接地引發了海嘯。當時日本覺醒程度還不夠高,所以無力阻止這件事情。

與會者:如果我們看到外星人或者是外星飛船,請問如何分辨好壞?

Cobra:現在已經沒有負面外星人了。雖然還剩下爬蟲人這個負面種族,但是他們與自身的飛船只會在星光層和乙太層活動。現實生活中並不存在爬蟲人或是負面外星文明的飛船。

與會者:請問地球的星光層跟乙太層到底在哪裡?

Cobra:星光層和乙太層指的是不同維度的世界,這兩個層面無所不在的。它們也可以說是現實生活的平行世界,差別是振動頻率不同。

與會者:早上提到阿斯塔指揮部的母船艦隊距離地球的位置。請問他們的位置大約在大氣層的哪裡?

Cobra:他們在平流層和對流層有比較小的船艦,母船則是在高一些的近地軌道上。詳細位置不能透露。

抵抗運動

抵抗運動的起源有些複雜。距今25000年地球進入隔離狀態以後,光明勢力必須撤退到地底的世界。他們在地下創造阿加森世界,而阿加森網路意思是透過地下高速列車互相串連的地底城市網路。他們是抵抗運動最早的前身,這25000年來一直維持著地球的光。

第二階段的前身叫做組織。組織的起源是在1977年左右。當時一位代號叫麥可的情報人員為了躲避陰謀集團的追殺而四處躲藏。有一天他在曼哈頓地下鐵發現了地下通道。他聚集了身邊的親信,創建一個地下組織。地下組織後來地底下找到通往阿加森世界的地下隧道。他們後來進入地下隧道,開始與阿加森網路合作。組織跟阿加森世界一同與銀河聯邦在內太陽系的飛船互動,特別是跟仙女星系的飛船。他們聯手打擊陰謀集團,也為人類開發新科技。好比說網路及個人電腦,都是他們的發明。

1996年的剛果入侵,幾乎摧毀了阿加森網路。於是阿加森網路用自己的管道對外發出求救信號。X行星的人民回應他們的求救信號,並且利用傳送室抵達阿加森世界。當時有7000萬的人進入阿加森世界,共同組成了抵抗運動。抵抗運動的成立宗旨就是解放人類。

現在抵抗運動非常活躍。他們在地底和太陽系內部都有基地。他們與銀河聯邦和阿斯塔指揮部有密切的合作,共同打擊奇美拉,有些抵抗運動的特工人員已經來到了地表。美國國安局內部有很多都是抵抗運動的特工人員。他們也滲透到了銀行、政府和軍隊。陰謀集團不會察覺他們,他們在事件之後會執行自己該做的任務。

抵抗運動的基地離地表非常近,只有相差15~200公尺左右。他們在全球各地都有基地。他們的科技和社會都很非常發達。事件之後他們會與人類逐步接觸。他們首先會與特定人士接觸,讓這些人透過媒體發布訊息。接下來他們會跟靈性修為較高的人面對面互動,為第一次接觸做準備。

地表上有很多正面團體,首先是星光兄弟會

星光兄弟會是地表上靈性覺醒程度最高的一群人,這些靈性最高的人跟木星指揮部有連結,他們幾乎從來沒有公開在地表活動過,基本上只會在偏遠地方公開活動,但情況非常罕見。他們的工作是要啟發人類心智,星光兄弟會把正確訊息傳達給科學家、藝術家、像人類傳達正面訊息,在過去他們啟發了希臘和羅馬的黃金時代以及文藝復興時期,他們也啟發了西方工業革命和科學發展。

2014年8月2日 星期六

誰在以色列入侵加薩中獲益

【誰在以色列入侵加薩中獲益】(Who's Profiting from Israel's Offensive in Gaza?)

摘譯:
「在過去的幾年裡,我們能發現以色列有規律地, 隔一至兩年便會攻擊加薩、加薩走廊,造成大規模的毀滅。

但在每次的攻擊後, 總能見到以色列的軍火公司在商展會上展示其商品、科技, 並自誇這些科技都已經在對抗巴勒斯坦時於加薩實用過了。

主要的軍火公司有:Israeli Aerospace Industries。兩天前報紙上還報導了它們要發行債券、募資,以擴展公司和增加產品的消息。

結果它在一週內,便募到一億三千兩百萬元(即在此次的攻擊中,殺害一條巴勒斯坦的人命就得花上132000元)。
 
該公司把對加薩施加的暴力,當成了為自己的產品尋找新市場的能力。

另一間是非常有名的公司叫Elbit Systems,它在以色列專門製造無人飛機,而在這次的戰爭中,該公司亦當然地表現的非常積極。

這些公司全部都與美國有極大的關聯。美國是他們援助、軍事援助的最大供給者。這些軍援事實上都是軍火。

這些公司都已經學會如何與美國的軍火工業互利共生,進而一同發展它們的科技。軍火的零件在以色列生產,再於美國製造出武器來。

所以,這場戰爭不僅是為了攻擊加薩和以色列軍火工業的商展而打,也是為了美國軍火工業的商展而打。

在每次以色列又開始於中東地區循環施暴時,軍火的需求總是大增。也因此我們也能了解為什麼,哈馬斯黨要提出十年的停火協議。哈馬斯(意思是伊斯蘭抵抗運動)的理念是抵抗(以色列的)佔領,但哈馬斯在停火協議裡,甚至提出願意在不持續抵抗佔領的情況下停火十年。

哈馬斯敢這麼說的原因就在於他們知道,以色列的軍火工業需要那每兩年一次的循環攻擊,因此以色列絕對不會接受十年的停火協議。

停火十年對以色列的軍火工業來說將是個致命的打擊。
(內含逐字稿)

※感謝 Abdullah in Taiwan 認識穆斯林與伊斯蘭議題之窗 摘譯。

2014年8月1日 星期五

冥想時頭腦太吵的解決辦法

冥想時頭腦太吵的解決辦法

很多人都有體會,我也是,特別是剛入門的時候,一坐下/躺下來,頭腦裡面就吵翻天,各式各樣的聲音和念頭都有,很不容易靜下心來,坐個十幾分鐘就坐不住了。

這個帖子就是我個人降低頭腦雜音過程中的一些感受和經驗,供參考。

深入一點來看,每一個念頭、聲音、想法都會分散你的能量。因為它們本質上就是能量,是你的能量。

如果你沒有在肉體裡面(比如出體到星光層時),你就會深刻覺知這點,因為你的每一個念頭都會把你引到相應的地方、或者創造出相應的事物。

所以,你會體會到,如果某段時間你腦袋想的東西太多,腦袋一直轉個不停的話,你會很累很累,因為你的能量被透支了,散步到了你腦袋裡面無數事物當中去。

同理,如果你生活中同時擔心很多事物,牽掛很多事情,你會感到心力交瘁,體力透支。

用第三眼看的話,你就會看到你身體和外部各種事物和人有著很多連線,而你正向他們源源不斷地輸送能量。

所以,你在完成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任務後,或者了結一段沉重的關係後,你會倍感輕鬆和愉快,因為你剛剛斬斷了連線,把你的能量收了回來。

所以,想要冥想時頭腦不吵,在「術」的層面上確實有無數方法,比如數數、關注呼吸、關注身體、唸佛號、各種觀想....等等,而它們確實也會有所助益。

但是,你要清醒地認識到,本質層面上,正是你對你自身能量的不由自主的濫用,才會導致你頭腦那麼吵。

所以你可以看到一些心地純淨、無牽無掛的人,即便他們不懂冥想,一樣能心如止水、能輕鬆愉快地生活,能夠有著很高的能量振動頻率,輕而易舉地就擁有某些特異功能。

而你之所以會不由自主地濫用自身能量,最核心的根源,就是恐懼。

你是不是因為擔心上司抽查而拚命努力地工作,試圖把所有的漏洞都補上?
你是不是因為擔心戀人離你而去而想盡各種辦法討好她/他?
你是不是擔心錢不夠用而拚命想創業?拚命想升職?
你是不是擔心別人說你不夠好,不夠有錢,不夠漂亮而絞盡腦汁去做你能做的所有事情?
......

最能耗費你能量的,莫過於這些你擔心的事情。

頭腦,是一個很好的轉譯工具,用途之一就是把你當前最主要的情感/衝動轉化為能夠落實到物質實相的一系列想法、念頭。

比如,你現在有個感覺/衝動,想要去放鬆一下,然後,觀察一下,是不是馬上緊跟著就有想法/念頭自動浮現出來啦?這些念頭可能是洗澡、K歌、喝酒、和朋友聊天、旅遊.....

所以,你可以看到,主導你行為的表面上看是頭腦,但實際上,最核心的部分,是你的最深層的情感和衝動。

如果你當前最深層的情感和衝動被恐懼所主導,那麼頭腦就會自動不斷地為你這些恐懼提供解決方案,所以,充斥你頭腦的,是圍繞著恐懼這個核心的各種各樣的想法,你否決了一
個,無數個又冒出來。

甚至,如果你沒有清醒認識到恐懼核心、頭腦的功能,沒有有意識地觀照它們,頭腦就會自動地、隨時隨地、不受你控制地說話,你的腦袋變成一個同時播放幾百個電台的收音機。

所以,平時保持清醒的、不評判的自我覺察,看一看自己的每一個念頭、想法、行動背後主導的情感是不是恐懼,會在本質上改善冥想時頭腦太吵的問題。

因為你在這樣做的時候,你就是以高我/自性本體(稱呼可以有很多種)的角度去看事物,而高我/自性本體本身就是寧靜、愛、喜悅和智慧。

由此,你越是能在日常生活中保持自我覺察,你就越來越頻繁的把自己等同於與高我/自性本體。頭腦由此自然逐漸止息。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