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9月29日 星期一

【柯博拉】2014年9月23日Rob Potter訪談


Rob – 好的,現在開始了。 Cobra已經在線上。我們期望做一次精彩的訪問。這是9月(2014)的採訪。歡迎來到Victory of the light節目。

COBRA – 謝謝你的邀請。

Rob – 別客氣。希望提問時你能說得詳細一點。我們有一些問題。我會問到其中一些。我發給你的問題不會全部都問,但我們會選一些不錯的來提出。 Cobra, "事件"發生的時候所有困在這個隔離的星光和以太層的靈魂會怎樣。

COBRA – 當"事件"發生時就不再會有隔離。所有在星光/以太層的靈魂將接觸到靈魂導師們,讓他們作出關於自己未來進化的選擇。一些靈魂可能會被帶到其他星系,其他太陽係以進一步進化。一些靈魂會留在這裡,一些會選擇在"事件"後的近未來轉世到這裡。

Rob – 有人問你說過只有5,6個人在剛果入侵的時候能成功逃出隔離地球。是嗎?

COBRA – 是的。

Rob – 我們有另一個問題。有人想知道Great White Brotherhood兄弟會。它是不是和Order of the Star有關?

COBRA – 是的,Great White兄弟會其實是給予所有成功逃出隔離,離開矩陣系統,現在成為開悟存有的揚升大師的名字。星際兄弟會不完全是同一個網絡或同一個組織,但也包括其他光之存有。

Rob – 很好,有不同的組織分別為地球解放而工作,是嗎?

COBRA – 他們是一致協調的,但他們屬不同的組織,有著不同的起源和不同的故事,不同的振動頻率和不同的架構。

Rob – 這個問題是關於"事件",很多人也問到,因為他們想參與進來。我一直告訴人們觀察內在並作出自己的選擇。但抵抗運動此時認為"事件"發生的最關鍵因素是什麼?

COBRA – 最關鍵的是清除Chimera的過程。這是首要的,當這件事完成後一切都變得更容易。

Rob – 地表上的人還能做什麼來加速這個過程。

COBRA – 人們能夠做很多事情。 1.傳播真相,傳播信息。 2.參加集體冥想。 3.以自己的方式,用自己的才能為行星解放做任何事。我不會在這裡告訴你具體要做什麼。你需要跟著自己的內在指引,在你自己的專業領域採取自己的行動。有些人能開博客,有些人能傳播真相,有些人能在現實中組織一些行動。有些人正在開發一些科技,其他人有其他的事情能做。這取決於每個個體作出選擇並進行一些實踐。

Rob – 好的。你能不能大致告訴我全世界有多少公職人員和政府知道正在到來的事件。在幕後他們是承認還是不承認。

COBRA – 大部分的高層官員知道有些事在發生。他們可能不知道,或者不是對轉變的方方面面都持開放態度。但他們肯定知道一些很大的事情正要改變,一些大事將要發生,當然在那些政府高層裡有很多議程。有些人屬於耶穌會議程,有些人屬於光明會議程,也有不少人屬於光明勢力。他們對於將要發生什麼,如何參與進來都有自己的觀點。

2014年9月25日 星期四

【柯博拉】2014年9月24日訊息:溫特山傳奇

Untersberg
溫特山傳奇

Untersberg is a mountain on German-Austrian border which is one of the key vortex points for the planetary liberation.
溫特山位於德國和奧地利的交界。它是其中一個攸關地球解放的關鍵能量漩渦點。

For many millennia, many caves on the mountain served as entry points into vast underground tunnel system which led into the Agartha network:
幾千年以來,許多溫特山上的洞穴是大型地下隧道系統的入口,而這個地下隧道系統則是地表世界通往阿加森世界的管道:


Then in 1220, Goddess Isais (who is an aspect of Isis) appeared in front of a certain Templar knight named Hubertus Koch when he was traveling near Nineveh in Iraq, which is very close to the center of Hassuna-Samarra Goddess vortex. The Goddess has instructed him to build a Goddess temple near Untersberg and to move the Goddess vortex there, because Mongol invasion was approaching the Samarra vortex. She also gave him a piece of Cintamani, a stone from Sirius star system, to bring it to Untersberg. He then formed a Templar group called Lords of the black stone to become the guardians of the stone and keepers of the Goddess vortex.
公元1220年,聖殿騎士—舒伯特斯‧柯赫在伊拉克的尼尼微一帶旅行的時候,愛賽斯女神(愛希斯女神的分身)在他的面前現身。當時哈蘇納-薩邁拉女神漩渦的中心點就在他的附近。由於當年蒙古人即將侵襲薩邁拉漩渦點,愛賽斯女神就諭示柯赫在溫特山附近修建女神神廟,並且將女神漩渦遷移到神廟附近。女神還送給柯赫一顆來自天狼星的摩尼寶珠,作為女神神廟的鎮殿寶物。後來他和其他聖殿騎士們一起成立黑石領主團,並且擔任寶珠的守護者以及女神漩渦的管理人。

That stone was then given to Cathars, then to Templars in France, was briefly in possession of Adam Weishaupt, the founder of the Illuminati, was later in the hands of Edward Bulwer-Lytton who wrote his famous novel The Coming Race, and then his son took it back to the Lords of the black stone in Vienna.
後來這顆摩尼寶珠傳給了卡特里教派,然後轉手給法國的聖殿騎士。寶珠曾經一度落入光明會創始人—亞當‧威肖特的手中,後來又易主給英國作家─愛德華‧李頓。李頓最有名的小說就是『未來種族』(The Coming Race),後來他的兒子將寶珠歸還給維也納的黑石領主團。

Cintamani stone, the stone of the Holy Grail, is sometimes erroneously called the black stone, because it has a distinct violet-black color. Its purpose is to dissolve the network of implants and help disintegrate the Veil.
摩尼寶珠是聖杯的裝飾寶石。它的顏色是亮麗的紫黑色,所以有時候會被誤稱為黑石。它可以用來打破乙太植入物網格,進而瓦解控制地球的帷幕。

【柯博拉】2014年9月16日訊息:地球近況更新

A New Planetary Situation Update
地球近況更新

Clearing of the Chimera group continues, the Chimera have been removed from the European location.
目前針對奇美拉的肅清行動持續進行中,而它們已經失去了中歐的要塞。

Long Island remains to be their main stronghold, as they need a particle accelerator (RHIC) nearby to maintain their exotic quark weapons machinery.
目前奇美拉依舊保有美國的長島要塞,因為他們需要相對論重離子加速器(粒子加速器)來維持奇夸克武器的生產供應鏈。


譯註:圖上方的大圓環就是粒子加速器。

Playing with strange and top quarks could be extremely dangerous, and this news is leaking into the mainstream media:
涉及奇夸克和頂夸克的科學實驗可能會引發極為嚴重的後果,而最近的主流媒體也開始報導相關的新聞: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2746727/Maybe-shouldn-t-looking-quite-hard-God-particle-destroy-universe-warns-Stephen-Hawking.html

The Light forces will never allow something like that to happen.
光明勢力絕不允許任何奇異子災難發生。

The Chimera group has tied the scalar plasma detectors to the strangelet bombs and to the top quark condensate which would go off if significant UFO activity would be detected anywhere near the surface of the planet.
奇美拉將奇異子炸彈跟頂夸克聚合物與純量電漿探測雷達綁定在一起。如果探測雷達偵測到地表附近出現大規模的幽浮活動,奇異子炸彈跟頂夸克聚合物就會自動引爆。

【柯博拉】2014年9月8日訊息:地球近況更新

Planetary Situation Update
地球近況更新

Clearing of the Chimera group is proceeding according to the plan. The focus is slowly shifting from the removal of strangelet bombs towards dealing with top quark/antiquark condensate anomaly.
目前針對奇美拉的圍剿行動正在按照計劃進行當中。光明勢力逐漸將拆除奇異子炸彈的計劃改成清理頂夸克/反夸克的異常凝聚物。

Negative scenarios of the strangelet explosion predicted in the following link:
下面網站有關於奇異子爆炸的災情預測:

http://cerntruth.wordpress.com/2001/10/10/totalitarian-principle/

Most of Chimera entry/exit locations have been cleared, with two remaining Chimera strongholds being Long Island and a classified central European location.
目前奇美拉絕大多數的出入管道都已經被肅清,只剩下長島和中歐某個地方的要塞。

Long Island is the location of past Montauk space/time anomaly experiments, of Cold Spring Harbor cloning lab and of Brookhaven National Laboratory. Brookhaven was a major entry point into a system of underground tunnels and caverns that spread below the majority of Long Island going towards New York. That subterranean area was a prime underground real estate sought after by various extraterrestrial races and various factions, both positive and negative ones. This is where I have seen an Andromedan ship in a hangar back in 1977.
長島是1971年蒙淘克-時空異常實驗的實驗地點,同時也是冷泉港複製人實驗室和布魯克黑文國家實驗室的所在地。長島通往紐約的地底下有著一系列錯綜複雜的隧道系統和地底洞穴,而布魯克黑文正是通往這個地下世界的主要入口。這裡的地下空間堪稱各類外星種族和正反勢力在美國地下各自開發的一級房地產特區。另外1977年的時候,我也在這裡區域看到了仙女星人的飛船。

Brookhaven is also the location of Relativistic Heavy Ion Collider (RHIC), where the Chimera want to start production of strangelets:
布魯克黑文也是相對論重離子對撞機的所在地,而奇美拉打算在這裡生產奇異子:

http://www.science20.com/news_articles/have_strange_baryons_been_found-142927

Although the Black Nobility Archons keep losing power daily, their Jesuit minions keep infiltrating the Eastern Alliance and the Dragons, hoping to create a new world war between the East and the West. Their plans will not be successful, as key people within the Eastern Alliance and the Dragon groups are well aware of the infiltration.
雖然黑色貴族的執政官們權勢江河日下,他們底下的耶穌會流氓還是不斷的滲透混入東方聯盟和龍族社會,企圖引發東西方衝突的第三次世界大戰。他們的詭計不可能得逞,因為東方聯盟和龍族社會的關鍵人物們對於滲透情事都瞭若指掌。

It is interesting to note that people in countries of the BRICS alliance have the most positive outlook on their life from all countries on this planet, according to this poll:
現在地球上有一個很有趣的趨勢:根據一項投票結果顯示,生活在金磚五國的人民是現在地球上對生活最樂觀的族群:

http://www.ipsos-mori.com/researchpublications/researcharchive/3369/People-in-western-countries-pessimistic-about-future-for-young-people.aspx


※圖中文字翻譯如下:
年輕世代與父母世代的比較分析

問題:概括來說,請問您覺得年輕世代的生活跟父母世代相比有變好,變差還是差不多?
(綠線是變好;紅線是變差。)
This indicates that something positive is going on there.
這個結果顯示金磚五國區域正在發生某些正面的事情。

2014年9月24日 星期三

外星人木乃伊「阿塔卡馬人形」謎樣身世大公開

▲「阿塔卡馬人形」顛沛流離多年後,才終於碰到它的「真命天子」葛里爾。(圖/取自網路)
國際中心/綜合報導
一支關於 「外星人木乃伊」的影片和相關報導,上周在網路瘋傳。這個身長只有15公分、被稱為「阿塔卡馬人形」(Atacama Humanoid)的物體 ,是10年前在智利阿塔卡馬沙漠中發現的。不過, 最新曝光的照片,絕對讓你吃驚。

過去幾星期,更多有關「阿塔卡馬人形」背景與科學、醫學方面的細節陸續浮現。國際媒體記者安東尼奧尤尼努斯(Antonio Huneeus) 在《開明》( Open Minds)網站裡披露了「阿塔卡馬人形」當年是如何在智利阿塔卡馬沙漠一個名為La Noria 的荒涼小鎮被發現的經過 。

2003年10月19日,智利當地一家報紙La Estrella de Arica刊登了尤尼努斯的報導。報導中說, 當地一名叫奧斯卡穆諾茲(Oscar Munoz)的男子,原本想在La Noria尋找一些有歷史價值的古物。他在一座廢棄的教堂附近挖掘時,發現了一件被白布裹著的物體。

報導說,那是一具不超過15公分、像一支筆大小的人形骨架。它是有堅硬牙齒的生物。有著巨大的腦袋;頭頂還鼓起凸出。它的顏色暗黑、身體有鱗片。跟人類不一樣的是。它只有9根肋骨。

阿圖羅普拉大學(Arturo Prat University)生物學家塞恩菲德(Walter Seinfeld)看過該物體的原始照片後,告訴La Estrella de Arica說:「毫無疑問,他是哺乳類動物。而且我非常肯定,他是人類。」不過他後來又補充說,仍需要對物體進行更多、更深入的研究。

之後,「阿塔卡馬人形」易手,穆諾茲以 64美元(約台幣1900元)的價錢把它賣給了一名當地酒吧的老闆,最後再輾轉被賣到西班牙。數年後,它終於碰到了它的「真命天子」:史蒂芬葛里爾(Steven Greer)。

葛里爾的公關表示,他們會公開有關「阿塔卡馬人形」醫檢報告和DNA分析的「爆炸性真相」。


2014年9月18日 星期四

大型藥廠、醫療與FDA真相


影片中 Vincent Bellonzi 醫師,為我們揭開了藥品廣告、大型藥廠以及 美國食品與藥物管理局(FDA)和 整個醫療體系背後的驚人真相。

這部影片只是一個探索的開始,更多詳細的資訊都在網路上,有待我們自己去挖掘。


※原始影片(source):http://www.dailymotion.com/video/x44jle_truth-about-drug-ads-big-pharma-fda_school
※中文翻譯+字幕:Chris Yang
※網路上也有另外一個版本的中文翻譯影片,只是我覺得字幕的位置和內文有些地方怪怪的,所以自己重新翻了這個版本。

2014年9月16日 星期二

世界的聲音 Voices of the World

此 MV是由 Smaly7所製作,我看到之後覺得不錯,就把它翻譯製作成中文版本。

〈世界的聲音〉

我聽見甘地的話語
和馬丁路德‧金恩
為了走上和平之路
為了一個高崇高的夢想

我們都是兄弟姊妹
我們共享著一個小世界
當我們釋放我們的貪心
一切將足夠給我們所有人
然而許多圍牆被建造
只為了將人們區隔開來

我們可以匯聚在一起,透過那美麗,
那內心所綻放的美麗

我聽見世界的聲音
歌唱著和平與光之歌
我看見和諧的願景
出現在我們眼前
從每一個文化,每一個信念中
一朵花開始綻放,並修正一切的錯誤
我們是世界的聲音
加入你的聲音一起歌唱吧

2014年9月7日 星期日

卡米洛特工程2014年3月16日採訪:凱史在線-有關威脅和科學

採訪影片(英文原文):


採訪之中文逐字稿:

卡米洛特工程2014年3月16日採訪:凱史在線-有關威脅和科學
Keshe Live Regarding Threats and Science


Project Camelot, March 16, 2014
採訪時間:2014年3月16日
採訪人:Kerry Cassidy(凱瑞.凱西迪:文中簡稱KC)
從事職業:記者
國籍:美國

受訪者:Mehran Tavakoli Keshe(邁赫蘭.特瓦克里.凱史:文中簡稱MTK)
從事職業:核子物理科學家
國籍:伊朗
研究領域:等離子體反應器控制技術
採訪形式:實時SKYPE網絡電話採訪

採訪地點:互聯網  
YouTube在線觀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DFR994bcjk
(天行瀏覽器直接可看)
採訪視頻下載:http://pan.baidu.com/s/1eQeOpsY

整理文本:
口譯:漫步環宇
速記:超前科技
統合: KESHE_HUMAN

KC:大家好,我是凱瑞.凱西迪來自卡米羅特工程的。這時我把keshe先生文件放到我的網站之後我的網站就無法訪問了。大家再稍等一下把網站修復好。我對此表示歉意,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把內容發到聊天區域當中。凱史先生你今天能把你的視頻播放出來嗎?

MTK:由於我們保安的建議,現在他們已經不讓我來放出這種視頻了,我們的保安給我提出了這種建議,最好不要在視頻中露面。

KC:來讓我們把視頻的畫面調整小一些,之後我們就可以開始了。好的,請稍微再等一下。好的,我要從這裡再次宣布,開始我們的採訪,我是來自卡米洛特揭秘工程網站的凱麗凱西迪。我現在已經開始了錄音的過程,建議聽我們節目的聽眾把節目錄下來,現在對MTkeshe先生採訪,他來自伊朗,最初是一位核工程師之前他曾在比利時工作,現在他已經到了意大利。他的工作有一部分也集中在解決自由能源方面的問題,今天我們要談論的問題也集中在這部分,現在他的生命正受到威脅,我們今天的這次採訪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想要各位知道的就是他的這些文件現在在網站上你都可以找到,在我們的網站上你可以看到文件的下載鏈接,你現在應該可以看到這個鏈接了。我把它發佈到了我的 facebook的網站上,現在我的網站已經癱瘓了。我的站長托米正在抓緊修復我們的網站,他在一小時之前就 ​​想把文件上傳到我們的網站,沒想到我們的網站到現在都沒恢復正常,這個鏈接在我們的雲端服務器上。你可以看到它下面有我們網站的logo,叫卡米洛特揭秘工程的網站。這個地方大家可以從這些地方來下載我們的數據文件,這些信息都是有關自由能源方面,很明顯有人不想讓這些文件公佈於眾,keshe先生的生命現在正在受到威脅,我也收到了一封郵件,那是羅夫他發給我的,我想經常聽我們節目的聽眾對羅夫也是非常熟悉的,我們經常對他進行採訪。

我看看是不是能夠把他的內容也發到這裡,看上去好像是對他的網站上的網友所說的一些話,羅夫他本人也是在自由能源方面的先驅者,很早就涉及到了自由能源領域,他本人也是一名發明家,現在他也全力支持keshe先生的技術,現在他把這封電子郵件發出來,目的就是支持keshe先生。裡面有這樣一段描述,對我來說可能有些複雜了。我要做的就是keshe先生我要讓你能夠看到這郵件的內容,你現在能夠收到我們發的郵件嗎?

MTK:你可以把郵件發到我的私人郵箱,RICK知道我的郵箱地址。

KC:當前我們進行一個在線的採訪,我想你不想把你的私人郵箱公佈出來。

MTK:是的,還是讓我給你解釋一下吧,keshe基金會的郵箱在3個月之前已經被他們攻陷了,他們從我的郵箱下載了30000多封郵件,我們已經不在我們的服務器上接收郵件了,現在我們也能夠知道他們一直在監控我們的這些來往郵件。他們就是通過閱讀我們的這些郵件,他們試圖想針對我設立一種私設法庭,想找到我的一些把柄,然後對我進行非法審訊,包括把我的妻子抓起來作為人質。還有其他的類似的事情,當然這裡他們也不會放過我的孩子。現在還在監控整個事情的進展。當然也是想將這件事情不讓知識尋求者處於一種不知情的狀態下。

很明顯,如果我在很長時間不露面的話,很可能我和我的妻子都會受到他們的殘忍的折磨,包括我的孩子,他們也不會放過。實際上現在我們對這個事情是很清楚的,我們的保安人員對這些事情也是完全了解的。現在他們正在兩三個政府來商談關於我的生命的保護方面的事情,現在也非常密切的在監控整個事件的發展,當然在這個政府當中也有一些人反對對於我們採取一些非法行動的。我們現在非常了解我們現在處於的一種危險,如果我在24小時之內沒有人知道我的動向的話,我們的知識尋求者他們也會把最後一次知道我的動向的時間公佈出來,他們也知道最後一次接觸我的時間,如果我失踪了24小時,或者24小時後也沒聽到知識尋求者的消息以後。我和我的妻子和孩子已經被謀殺了,這都是比利時的前國王資金的自助進行的行動。我們知道這些消息,我們並不是在玩遊戲。比利時的前國王,他對整個事情給予了資金的支持。

2014年9月4日 星期四

一個西醫醫學博士要求取消西醫的倡議!


文/醫學博士 劉為民

序言:

我是一名早年留學德國的西醫學博士,是一位從事30多年臨床醫學的一名醫生,在醫學研究方面也曾多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獎,但對西醫臨床中的許多理論上的自 相矛盾性,和理論與臨床的矛盾性,以及西醫學自身的局限性……漸漸的開始對西醫學這種理論世界觀提出了許多問題,人們為了健康,為了治病,為何要付出超出 原本的代價和痛苦呢?難道人類文明就沒有更加安全更加科學的醫療方法嗎?

要求取消西醫的幾點倡議:

一、西醫學理論是建立在機械唯物主義和形而上學基礎上,雖對人體各組織器官研究已到了分子、細胞水準,但對人體有機整體的認識及研究上,由於其世界觀的偏 離,發展至今卻嚴重背離了人體的有機聯繫性.如人體是個有機整體,各個組織器官的個性化研究,起初是為了研究的便利,這就如地球本是一個整體,國界是人為 劃分的一樣,我們研究地球就不能把國界考慮在其中.

二、西藥毒副作用太大並常常超過其療效,嚴重與人類日益綠色環保思想相背離。

1、小病治成大病,如:膽結石手術摘除後,由於沒有從根本上解決體內結石形成的原因,所以再生的結石只能長在肝管內,結果病人有最初的膽結石病,治成肝結石病。

2、西藥的毒副作用所造成的損害,往往超過其治療作用,結果使許多慢性疾病在治療過程中,原發疾病未治好,而由於藥物的毒副作用卻又造成更多的疾病,甚至 這些疾病的嚴重性超過原發疾病,如:慢性腎炎,再生障礙性貧血等。由於激素的應用原發病絲毫不可能治好,長期服用這些藥,卻導致了病人諸如:骨質疏鬆、高 血黏度、男性化、自身免疫力降低、肥胖症、滿月臉、性功能障礙……等等。

3、更甚者,有些西藥的毒副作用是潛伏十幾年甚至是隔代發作的。如: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四環素牙事件,造成了那個時代的人們,十幾年後要承受一輩子黑牙面對世界窘況;又如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風靡一時的無痛分娩,造成了下一代女嬰子宮癌發病率高出常人4-5倍的痛苦……等等。

4、現在西醫在臨床上尤其是內科系統,如果你稍微留心觀察便知,到底是哪一種真正的病能被治好呢?哪一個內科的病人不是常年反復的治療,反復的住院~出 院~住院~死亡。醫院除了賺取病人的錢財,真正能給病人帶來哪些健康呢?事實上,病人為了滿足醫院規定的「八大率」,大部分病人是入院和出院時的病情相差 無幾,甚至有的病人的病情更重於入院時。

5、西醫學發展到二十一世紀的今天,給人一個似乎一個很發達很現代化的假像,可是稍有一些醫學知識的人都會知道,諸如:病毒性疾病,遺傳性疾病,免疫性疾 病,內分泌性疾病,神經系統疾病及多臟器疾病,等等,這些真正的疾病,哪一種是西醫學能夠真正解決的呢?所以我不得不提出,這個醫學理論的科學性到底存在 幾分?它很可能已經把人類與疾病作鬥爭的思路引向歧途。

三、臨床用藥缺乏科學性。由於其理論世界觀的偏離,導致它給「人」~這種世上最複雜的精靈,臨床用藥卻象工廠工人對待機器那樣機械的、套餐式的、對號入座 式的治療,

請想,即使是同一種疾病,不分早中晚階段,不分人群體質情況,不分春夏秋冬、高原平川、地理氣候條件,等等各種具體情況,只要是同一種疾病(確 診後),上至教授下至鄉村醫生,都是大同小異的一種治療方案,這能科學嗎?!

四、所以西醫的存在已經到了該結束其歷史使命的時候了!

人類文明必將產生一種新醫學,在批判和繼承的基礎上,吸取西醫學分析時代「縱」的知識,並最終完成 新醫學實現「縱」和「橫」多層面的有機交融,真正造福人類的健康事業,事實上,西方國家許多的人們早已對西醫學的科學性產生了異議,他們有病後大都比較追 崇自然療法,而我們卻還在撿拾別人正在遺棄的糟粕視為至寶。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