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4年10月30日 星期四

【介紹】Maker:全球的自造大趨勢

Maker是啥?

「Maker」中文叫做「自造者」,顧名思義,就是靠自己的力量去設計/製造東西的人。在這個所有的需求都靠商業和購買去滿足的社會,是一件難能可貴的事情。

Maker揮灑創意為自己量身打造所想要的物品、機械和工具。自主性、創造力 和 善用網路/社群資源,是 Maker與過去傳統工匠最大的區別。

過去只有公司或專業人員才能進行的「設計」,只有工廠才能進行的「製造」,如今在網路豐富的共享知識、資源和社群,以及新科技工具(如3D印表機和Arduino)的加持下,任何人都能透過學習,化身 Maker,將這些工作一手包辦,將自己的想法付諸實現。

現在Maker已經成為一股全球化的運動,網路上各種教學和軟硬體資源,因為 Maker們的分享和貢獻,已相當豐富。而世界各地也都開始冒出各式各樣的 MakerSpace。MakerSpace 是 Maker們彼此交流的據點,通常會提供各式各樣的工具和機具讓 Maker們使用。

而在網路(包含Youtube)上我們很容易就可以看到各式各樣Maker們所自造的神奇玩意。從除了把家電改造成可以遙控之外,四軸直升機、蜘蛛機器人...紙飛機發射器等...琳瑯滿目,令人目瞪口呆。

成為 Maker,除了可以享受DIY過程帶來的樂趣與成就感,其中還蘊含著更深的一層意義:透過打造/生產自己想要事物,我們開始拿回塑造自己生活環境的自主權,而不再只能被動的作為現成商品的消費者,被動接受商業環境為我們所形塑的生活。

這種個體取回自主權的特徵,其實也正是一個領域走向「去中心化」(Decentralization)的過程。因此在我看來,Maker運動其實也是「去中心化」世界趨勢當中的一環。
※以上為摘錄,全文詳見:〈什麼是「Maker」與「Arduino」?〉

2014年10月22日 星期三

如何看待揭密?

讀了這篇文章〈在真相揭密工程中,誰才是正確無誤導資訊的另類媒體代表呢?〉之後有感而發:

揭密領域的各方人馬,眾說紛紜。更有同為揭秘者卻因為意見分歧而出現爭端的事情。

了解揭密訊息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學會在這一大團資訊當中分辨真假。

但還有一件事情比分辨真假更重要。不論這些資訊是真是假(或暫時無法確定),更重要的是,我們用甚麼樣的態度去面對面對,這些揭密內容所帶給我們的情緒衝擊,和思想上的沉迷。

是跟著訊息心驚膽戰,疑神疑鬼?是怒不可遏大力撻伐?是奉為圭臬,逢人就說?

還是,我們有能力回到自己的修行,意識到自己內在因為這些訊息而起的種種波瀾,虛心去承認自己的情緒,但仍對其保持清楚明晰的觀照?

在我看來,其中真正的挑戰,是我們如何能在探索的過程中,同時穩定住自己的心神。以一種冷靜的態度,去了解去看待所蒐集到的資訊,而不有所執著或沉迷其中。

在我的經驗中「內觀」(或稱為保持臨在)的練習是至關重要的。當我們透過感受自己的呼吸,回到自己的臨在,我們就會開始感覺到,這些情緒波動以及種種充塞我們腦袋的資訊,其實與我們的生命本質並沒有任何關係。這時我們會明白,真正真實的,只有自己此時此刻的臨在、意識、生命本身。

而其他的只是我們生命中正在經歷的故事,我們可以好好去經歷,但卻不用死命地抓住它們。

這是我的一點感想,跟大家分享。

※推薦閱讀:

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

克里希那穆提介紹

以下內容摘錄自《生命之書:365天的靜心冥想》,該書譯者胡因夢,在這段文字中,對克里希那穆提做了非常詳盡的介紹,值得一讀。

譯序──無法被定位的解放者

要介紹克里希那穆提這個人,不能不提及與他淵源深厚的「通神學會」,因為沒有「通神學會」,就沒有這位影響全世界至深的精神導師了。

「通神學會」是一個創立於19世紀末期的宗教研究組織,其創始者是俄國傑出的神秘主義者勃拉瓦茨基夫人。這個組織的主旨在於促成超越種族、性別、膚色、階級和宗教派別的同體大愛,其研究範疇涵蓋了卡巴拉猶太密教、諾斯迪密教、印度教、佛教、藏密及各種玄學體系。

生於1895年的克里希那穆提(JidduKrishnamurti),是印度的一個婆羅門家庭中的第八個孩子。據說他從小就具有透視眼及天眼通的能力,是個看似迷糊而實則大智若愚的孩子。1909年當他年滿十四歲的時候,有一天和弟弟尼亞到「通神學會」印度總部附近的沙灘遊玩。

當時「通神學會」的負責人是英國著名的社會改革者及思想家安妮?貝贊特,另外一位負責人則是歐美最著名的眼通權威賴德?拜特,據說他能看見靈界眾生以及人體的靈光,還能從靈光判斷一個人的靈性進化程度,其著作頗多,相當受西方玄學界的尊崇。

當時「通神學會」在歐美造成一股尋找新彌賽亞的旋風,上流社會的紳士淑女紛紛加入這個學會,而尋找彌賽亞的任務便自然落在這兩位負責人的身上。克里希那穆提與尼亞毫無預警地巧遇漫步於沙灘上的賴德?拜特,並受到賴德?拜特透視眼的青睞而被譽為擁有最純淨靈光的彌賽亞候選人,這樣的因緣際會令這兩個印度男孩的命運從此徹底改觀。

「通神學會」得到克氏父親的首肯,把兩個男孩接到印度總部加以悉心照料及嚴格訓練,準備培養出未來的救世主。經過多年的明星式待遇及英式貴族教育的熏染,克里希那穆提與尼亞仍然保有害羞、體恤及溫柔的特質,內在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1922年8月,克里希那穆提開始進入急劇的拙火覺醒過程,這股由空性中生起的大能,在短短三四個月的時間裡,開始快速地淨化他的脈輪。那是一場冷熱交戰、大死與重生的激烈轉化歷程。過程中克氏的神識曾離開身體飄浮到屋外的一棵胡椒樹上,而讓他嘗到了宇宙大愛的滋味。

1925年11月,尼亞因病去世,克氏在極度哀傷中進入了更深的悟境,故而推翻了過去所有的通靈經驗,發展出獨立無染的般若智慧。1929年8月,來自全球的信眾正準備聆聽這位新救世主的演說時,克氏竟然宣佈解散為他專門設立的「世界星社」。他要求學會退還所有信徒的捐款,拒絕扮演救世主的角色,並且宣佈真理不在任何宗教組織中。下面這段話代表了他終生不移的立場:

我認為實相是無路可循的,你不能透過任何宗教派別或方法而達到它。既然實相是無限、不受任何制約、無路可循的,當然也就不需要人為組織了。沒有任何組織有權力強制人依循特定的道路。如果你們做了這件事,實相就會變成僵固的教條,同時也會變成那些懦弱之人和不滿足之人的玩物。

實相無法屈就於人,人必須透過自己的努力來親近它。高山無法自動移到你的腳前,你必須不畏艱險地穿越山谷、攀過懸崖峭壁,才能到達山頂…我只關切一件事,那就是幫助人類得到無條件的終極解脫。

這段宣言令「通神學會」在自創的尷尬劇中日漸沒落,克氏也從眾人期待的救世主轉變成無人理睬的無名氏。在長達八年的隱居生涯裡,克氏的悟境更加深化,而他所要傳達的真理也開始透過直言不諱的演說傳遞到全世界。

這位世界導師直到九十歲過世之前,一直未曾間斷地在歐美及亞洲向眾人提出他的見解與質疑。他的演說總是信手拈來,沒有任何講稿便自然而然涵蓋人生所有的層面。他的用詞如行雲流水,優美而深富詩意。雖然他的語彙單純而直接,但是在初次閱讀時卻很難理解。

他曾經說過:「你必須熟悉我的語彙以及背後真實的含意。」他所採用的名相諸如愛、自由、真相、實相、熱情、智慧、寂然獨立、洞見、道心、突變,等等,都包含著終極實相的意味在內,亦即佛家所說的無我及空寂的境界。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讀者未經咀嚼就把他的話語生吞下去,很可能出現心智上的消化不良反應,但如果有一些佛學基礎,就能很快地領略他話中的真諦。或許桑都仁波切對克氏思想的評論是最貼切的,他說:「基本上,佛陀通常會從兩個不同的層次—相對與究竟—來因機施教。但克氏不肯妥協,他所指出的解脫途徑乃是要頓超時空,在當下立即產生心智上的突變。」

不過這種「理入禪」的形式和中國、日本的禪宗是大異其趣的。表面上看來,克氏的教誨狀似哲學推演,仔細探究之下卻發現他採用的是只破不立的中道實相觀。他不向任何組織、權威、方便法門和意識形態妥協的原因之一,就是要幫助人類掙脫一切的束縛,因為他認為漸悟漸修太奢侈,太便利了,人類的頭腦所製造出來的災難和可能發生的浩劫,已經不容許耽溺和拖延;他認為當下立即解脫是可以做到的事,這顯示出他對人類潛能給予了最高的肯定。

雖然他在1980年曾表示其教誨的影響力「小之又小」,但事實顯然並非如此。諸如肯恩‧威爾伯、佩瑪‧丘卓、阿瑪斯或《平常禪》的作者艾茲拉‧貝達,都認為克氏對他們的影響甚巨,更遑論無數受惠於克氏的各界精英及一般讀者。

他雖然試圖超越所有宗教派別的制約,卻被印度的佛家學者視為正宗佛法及吠檀多哲學的現代傳法者,甚至有人認為他是龍樹菩薩的再現。在西方世界,他的教誨是美國兩百多所大學的選修課程,同時也是英國、法國與德國博士論文的研究主題。在西方人的眼裡,克氏的思想被視為蘇格拉底問答法的復興者,也有人舉出柏拉圖思想來闡明克氏的論述,不過超個人心理學者肯恩?威爾伯堅持克氏是「無法被定位的至上解放者」。

我譯介克氏的教誨已經長達二十年之久,但這本每日一篇的精選集,卻有許多內容是過去沒見過的。查閱之下才發現,原來大部分是出自美國克氏基金會所發行的早期全集。

對從未接觸過克氏思想的人來說,這本《生命之書》算是到目前為止內容最完整、最容易入門的默觀教材。對已經入門的讀者而言,本書能釐清許多克氏教誨所造成的困惑及曲解。有幸能再度譯介克氏的思想及智慧,仍然受益良多。但願有緣的讀者也能領受這位「世界導師」的啟蒙,體悟到冥想、日常實修與終極真理的精髓。

【柯博拉】2014年10月16日訊息:黃金龍船會

Ordo Bucintoro
黃金龍船會

There is a certain positive secret society that had a dramatic impact on destiny of this planet as it has created an energy current that is directly responsible for the exploration of space which will inevitably result in the First Contact.

黃金龍船會是一個正面的秘密社團。它對地球的命運有著無比重要的影響。因為它已經創造了一條專門用來探索太空的能量流,而這股能量勢必會將地球帶向第一次接觸。

It was founded in 1510 in Venice by a Venetian doge named Leonardo Loredan, a member of the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White Nobility families of Venice. At that time he was one of the most spiritually developed people in the West and is now an Ascended being, not to be confused with Paolo Veronese, which is known as the Venetian Master.

公元1510年,威尼斯總督─李奧納多‧羅瑞丹創立了該組織。李奧納多總督是威尼斯白色貴族中首屈一指的大人物。他在當時就已經是西方世界當中幾位精神水平最高的人之一,而現在他也經是一名揚升存有。(他不是威尼斯的保羅大師,請大家別搞混了)

The secret society was then called Causa Nostra (our cause) and is now known as Ordo Bucintoro.

當時組織的名稱叫做Causa Nostra(我們的事業),而現在則叫做黃金龍船會。

The name Bucintoro originates in an old Venetian legend: once there was a magnificent golden ship, which drove a famous Doge into the sky. We could now easily describe that ship as an Ascension mothership and the process as beamup or teleportation. Bucintoro was officially the name of the state barge of Venice and secretly the codename of a mothership of the Galactic Confederation.

黃金龍船起源於一則古老的威尼斯傳說:很久很久以前,一艘黃金巨船將一名總督帶上了天空。現在的我們當然知道這個故事其實就是一艘揚升母艦用傳送光束將總督帶到飛船上。黃金龍船在官方說法是威尼斯的國家典禮船,而它暗地裡則是一艘銀河聯邦母艦的名稱。


In 1512, headquarters were established on Murano and from there Ordo Bucintoro created an extensive network throughout Italy, Germany, Austria and Switzerland.

公元1512年,黃金龍船會在穆拉諾島設立總部,接著陸續形成了一個涵蓋義大利、德國、澳洲和瑞士的組織網路。

In 1516 Julietta Montefeltro, an initiate of the Order of the Star, joined Ordo Bucintoro. She was a priestess of Goddess Venus. Venus is a patron Goddess of Venice, Venice being one of the main planetary vortexes of that Goddess.

公元1516年,星光教團的學徒─茱莉葉塔‧蒙特費爾特羅加入黃金龍船會。她是維納斯女神的女祭司。維納斯女神是威尼斯的守護女神,而威尼斯則是一個主要的維納斯女神能量聖地。

As an initiate of the Order of the Star, Julietta knew the secret of immortality and Ascension and has communicated that to Ordo Bucintoro through an occult doctrine called Spiritus Eros, which includes the sacrament of the bridal chamber and other Goddess mysteries.

身為星光教團的學徒,茱莉葉塔知曉永生不死和揚升的秘密。當時她利用愛神聖典(Spiritus Eros)做為秘法教科書,將前面兩項知識傳授給黃金龍船會。愛神聖典還包括神聖閨房儀式以及其它的女神奧秘。

The purpose of Ordo Buncintoro was to prepare mankind for a New Era, which was then expected to arrive around the year 2000. It was envisioning human sovereignty free from the influence of the Church, humans determining their own destiny and being respected according to their merits and not their bloodline. A new financial system was planned which would ban interest and prevent misuse and hoarding of wealth.

黃金龍船會的成立宗旨是為全人類準備好在公元2000年左右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它的理想是人類可以決定自己的命運。每個人都能享有自主權,不再受到教會的影響。每個人都可以憑藉努力和本領而獲得敬重,而不只是光靠家族光環。他們在以前就設計了一套新金融系統。新制度不但禁止利息收入,而且能防堵財富被有心人士誤用或藏匿。

Members of Ordo Bucintoro were carefully planning their incarnations in the 500 year time frame until the year 2000 to prepare the planet for the arrival of the New Age.

黃金龍船會的成員們小心翼翼的進行為時五百年的轉世計劃。這項計劃 一直持續到公元2000年才進入下一個階段:幫助地球準備迎接新時代。

They were in possession of Garil, the white stone of the Holy Grail.

他們曾經擁有Garil,也就是聖杯的白色寶石。

Saint Germain, Cagliostro and Casanova were all initiated in Ordo Bucintoro in Venice. Casanova became there a priest of Venus. Cagliostro became a priest of Isis and created Misraim, a masonic system that attempted to renew the mysteries of Isis after almost 2000 years of dormancy. Unfortunately, most Misraim masonic lodges were infiltrated by the Jesuits almost immediately and misused by Italian Black Nobility for their purposes.

聖哲曼、亞歷山卓‧凱格里斯托(義大利祕法學家)和賈科莫·卡薩諾瓦(義大利風流才子)都是在威尼斯拜入黃金龍船會。卡薩諾瓦後來在威尼斯擔任維納斯女神的祭司。凱格里斯托則擔任愛希斯女神的祭司,並且開創共濟會的孟菲斯秘儀。他原本希望藉此復興中斷將近2000年的愛希斯女神奧秘。可惜的是,絕大多數的孟菲斯共濟會會所在一轉眼間就被耶穌會士滲透,然後被義大利的黑色貴族奪去進行各種勾當。

Mozart was another priest of Isis who communicated Isis mysteries through his music and was initiated into the mysteries through a certain Templar society with strong connections with Ordo Bucintoro in Untersberg near Salzburg.
莫札特也是愛希斯女神的祭司;他透過音樂創作向世人介紹愛希斯女神。他加入的是聖殿騎士團旗下某個子社團。該社團位於薩爾茲堡(莫札特的家鄉)附近,而且跟溫特山裡面的黃金龍船會有著很深的淵源。

譯註:莫札特的歌劇—魔笛有出現愛希斯和歐西里斯的橋段。

After the fall of the Venetian republic the outer form of Ordo Bucintoro was dissolved and a certain positive Misraim lodge in Venice took its place.

威尼斯共和國淪陷之後,黃金龍船會的外圍組織就地解散,然後由某個正面的孟菲斯共濟會所在威尼斯進行接軌。

The occult presence of Ordo Bucintoro had a great influence on the planetary events and was inspiring people behind the scenes to reach for the stars and develop a space program.

黃金龍船會的秘法對地球的歷史事件有著莫大的影響,而且激勵了許多幕後人士發展太空計劃,飛向宇宙。

Unfortunately that program was manipulated by the Archons and the Chimera group through the Vril and Thule societies.

可惜的是,當年的太空計劃被執政官和奇美拉利用維利會和蘇勒學會從中作梗,最後功敗垂成。

Otto Skorzeny, a member of the Thule society, tried to re-create Ordo Bucintoro and misuse it for negative purposes together with a Black Nobility member Junio Valerio Borghese, and renamed it Order Palazzo Stern. His attempts were not successful.

蘇勒學會的成員─奧托·斯科爾茲內試圖重建黃金龍船會,並且將其重新命名為帕拉澤‧史騰會。他打算利用新組織與黑色貴族─朱諾‧瓦萊里奧‧鮑格才王子進行各種胡做非為的壞事,不過他的野心並沒有得逞。

譯註:奧托·斯科爾茲是二戰時期著名的德國特戰指揮官,綽號『歐洲第一惡漢』。

There are certain groups that claim to be descendants of Ordo Bucintoro. Their claims may or may not be valid.

現在有些團體聲稱是黃金龍船會的後人。他們的說法還有待考證。

※原文:http://2012portal.blogspot.tw/2014/10/ordo-bucintoro.html
※翻譯:Patrick Shih
※更多資訊請見:華人區事件聯合行動團隊導航

2014年10月9日 星期四

龍族的崛起——亞洲秘密社團VS西方陰謀集團

圖左:David Wilcock,圖右:Benjamin Fulford
兩位皆為著名的真相揭秘者。
下面摘錄的這篇文章,是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對班傑明·富爾福德(Benjamin Fulford)的採訪。採訪的內容提及班傑明與亞洲秘密社團(應該是白龍會)的接觸經過,以及過去亞洲秘密社團與西方陰謀集團在歷史上的角力。

這篇訪談將幫助我們,很快的了解世界背後的真實歷史,和我們現在所真正面臨的世界局勢。推薦閱讀。

※以下摘自 大衛·威爾科克(David Wilcock)網站於2011年11月12日的文章〈CONFIRMED: The Trillion-Dollar Lawsuit That Could End Financial Tyranny〉(確認:一項萬億美金的訴訟,將可結束金融暴政),原文請見:
http://divinecosmos.com/start-here/davids-blog/995-lawsuit-end-tyranny


DW: Hello。我是David Wilcock,我和Benjamin Fulford在一起。這是另一個Divine Cosmos聲音博客。這是獨家採訪。我今天採訪Benjamin Fulford,我在洛杉磯,加利福尼亞的時間是2011年11月28日,星期一。Ben那邊已經是星期二了。我做這個訪問的原因是,Ben已經用了很多時間來討論一個針對我稱之為"舊世界秩序"的反叛亂,這是一個國際性質的混合物。[這個反叛亂]開始於一個亞洲秘密社團。

DW: 對於那些還沒知道的人,我想確立一下Fulford的誠實信用,以便他的說話聽起來不像是吹牛。Ben以前是福布斯雜誌亞太區總編輯。他有長期的專業,可信,學術的新聞從業經驗。正如你可以從他另外一些訪問知道,有些採訪就在我的網頁上,他牽涉進了一個世界陰謀中,他當時開始跟蹤資金從日本經濟體中流向到何處。他意識到為世界實行的經濟刺激政策並沒有用於積極的方面,並且似乎有很多錢不見了。這個調查的線索導致他收到死亡恐嚇,捲入了一個作為對抗舊世界秩序那些人的亞洲秘密社團。

DW: 舊世界秩序也嘗試禁止他發言,賄賂給他——我忘記了,Ben,他們想給你一個大使職位還是什麼?

BF: 他們一度給我日本財政部長職位。

DW: 日本財政部長,是的。

BF: 信不信由你,他們也給我在通用電氣或通用汽車的位置。

DW: 真的?

BF: 是的。

DW: 比如你會成為CEO之類嗎?

BF: 是的,我猜是主要股東。當然問題是我必須跟隨他們殺死40億人口的計劃。這就是經典的"把靈魂出賣給魔鬼"的情形。

DW: 是的。他們需要減輕負擔,去掉剩餘人口。他們就是這麼表述的。

BF: 他們想拯救環境,並去除那些"無用的食客"。

DW: 是的。

DW: 我自1996年就在互聯網上了。我個人自98年公開出現。我從你出道以來就觀察著你。 我馬上注意到——我相信你在2007年出現——對嗎?

BF: 是的,就在那個時候。我之前一直在搜尋很多東西,但我不感到那時走出來會安全,因為我知道他們會殺了我。直到我受到保護我才能站出來說這些事情。

DW: 是的。

DW: 在日本,你是一個暢銷書作家。你出版了多少本書,賣了多少?

BF: 我不知道,超過30本了,我不清楚,可能總共100萬本吧。我沒留意這些。

DW: 30是很大數量了。你通曉兩種語言,沒有人會懷疑這個。他們可以看到有很多你流利用日語說話的視頻。

我看到某些人對你發表的無數反感評論。最常見的是他們無法理解這個故事。他們認為這些亞洲秘密社團會聯繫你真是太難以置信。我明白你通曉雙語,你是一個可靠的金融記者,隨後又成為暢銷作家。正如你所說在日本出版30本書使你享有聲譽。沒有其他的外國人,他們用foreigner這個詞,在日本沒有其他的外國人,我所知沒有其他的白人能像你那樣。他們嘗試連接西方世界時又選擇了哪些像你那樣的人?

BF: 是的。你要明白我進入這個特別的行檔是有一些原因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如果我作為一個日本記者寫了很多東西,我就會因此被殺掉。

DW: 真的?

BF: 但因為我是一個在福布斯工作的外國人,我就不受限制。

DW: 這是指那些能動搖到政府的事情,或者會侮辱到天皇的事情?我們談論的是什麼?


BF: 我大體說的是關於這裡的秘密殖民政府。

DW: 好的。[稍後的採訪中,Fulford說日本秘密地由羅斯柴爾德控制-自從1868年的明治維新。]

BF: 他們一直利用一個北韓人的,黑幫的,受賄了的日本人的網絡。他們用賄賂和謀殺來把這個國家變成殖民地,雖然表面上是一個獨立國家。

DW: 現在我想說回到那一點,但簡略地....

BF: 好的。但我概括一下我是如何牽涉進去的。

DW: 好的。

BF: 我基本上開始用日語寫書...

DW: 大約什麼時候?

BF: 我想引起麻煩的書大約出版於2006年,我基本上說的是911的在西方被很多研究者揭露的事情。

DW: 所以是你在Rense出現之前?

BF: 是的。

DW: 好的。

BF: 然後我又用日語寫了一本書指出非典型肺炎(SARS)是一種設計出來對付非白種人的生物武器。

DW: 給那些不記得的人說一下,非典是禽流感。

BF: 我引述了新保守主義勢力寫的文件,比如那個"新美國世紀計劃"。文件明確地指出一夥西方精英正策劃第三次世界大戰,削減世界人口。 我提出理由說亞洲可以通過切斷他們的資金來阻止這計劃,因為他們需要日本和中國資金來給這瘋狂的計劃提供金錢。一個來自日本黑社會的命令說要殺了我。

DW: 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你開始把手指放在不屬於....


BF: 隨後南韓秘密警察告訴了中國人——中國派了一個秘密社團來保護我。這就是我如何牽涉進這個直到那個時候我都從來不知道存在的世界裡。如果你在此之前跟我談共濟會,我會給你一個緊張的傻笑和聳聳肩,不過如此。

DW: 有趣的握手方式,他們也會捐贈慈善團體等等。

BF: 另外一個事情是中國自己竊聽了其中一場"波希米亞叢林"的會議(注:一個西方精英社團)。他們完全知道這個發動第三次世界大戰的計劃,他們在設法阻止。當他們知道我因為嘗試警告一些他們已經知道的事情而身在暗殺名單時,那就是我如何牽涉進這個事情中。

DW: 好的,有個事情。我跟你說話,我也回應我們以前發表文章時的一些事情,我們通常在文章裡收到2,3百個評論。我讀了每個人的評論和他們的反饋。我不只是為自己而說,也是代表他們來說。我們在其他採訪裡面其中一個絆腳石是,當你說"中國人"的時候,人們不清楚那是什麼,人們會自然想到那個鎮壓人民的(共產黨)政府。這個政府在西藏燒了人們的房子。限制上YouTube。限制自由。不讓人民在天安門廣場遊行。它基本上是一個鎮壓人權的怪物。

BF: 好的。我猜我說中國人的時候犯了一個錯誤。

DW: 好的。

BF: 我應該說亞洲。它超越了中國。包括了印尼,菲律賓,泰國,日本,台灣,韓國。事實上, 它是不結盟國家的團體,一個77國的組織,包括像南斯拉夫這些地方。稱之為中國人是我的錯誤。它是一個亞洲秘密社團,不是一個中國秘密社團。

DW: 好的。這個亞洲秘密社團和當前的中國共產黨政府的關係是什麼?

BF: 信不信由你,亞洲的老皇室家族決定共產主義是使中國現代化的最好方法。在中國共產黨政府和台灣政府的背後和上面,你將會發現一個古老的家族團體,他們的關係要追溯到臨時政府架構。(譯注:可能指1912年,即武昌起義之後的中華民國臨時政府)


DW: 如果我說錯了請糾正,然而中國是在秦始皇之後才得名的,他是龍族(Dragon Family)。這是中國第一個王朝,對嗎?

BF: 是的。

DW: 所以這些人....他建造了秦始皇兵馬俑,他給軍隊中每個士兵,每一隻馬都做了一個石雕。有各種有趣的關於這個龍族顯露的事情。他們抹去了中國之前的歷史,這些歷史正被一些學者重建。這些亞洲秘密社團仿佛是王朝的。他們大都位於幕後。他們積累了大量的財富。這就是我們現在說到的。是嗎?

BF: 你要記住有幾個不同的競爭集團。本質上西方有的一些東西在亞洲也有。就是與遠古王朝血統有關係的秘密社團。在西方就是羅斯柴爾德,英國王室,共濟會和P2 Lodge。在亞洲,我猜就是龍族。這是以家族紐帶為基礎的各種王朝家族和部落組群。但在西方有一個不同的組織。這使人迷惑不解,因為有幾個組織都自稱是光明會。有一個組織曾聯絡過我,他們向我證明他們與不同的情報部門和國際毒品走私集團有關係。他們聲稱他們發動了法國,美國,俄國革命,他們反對那些血系的統治。同樣地,亞洲人也有一個秘密社團也是以精英社會(meritocracy)為基礎。他們也反對血系統治。中國三合會,日本黑道和亞洲其他不同的秘密社團都有嚴格的規則反對群帶關係。幫會老大的兒子決不能接管他老爸的幫派。這些與武術社團和商會有關。在商會和被警察追捕的非法黑幫之間沒有明顯的界線。這是一個灰色地帶。灰白和灰黑。在西方和東方,都有精英秘密社團和血系秘密社團。

2014年10月8日 星期三

【柯博拉】2014年10月7日訊息:電漿技術和地球近況更新

Plasma and the Planetary Situation Update
電漿技術和地球近況更新

Clearing of the Chimera group continues. Their Long Island fortress can not be removed so easily because it is tied to the plasma scalar network which forms the backbone of the Veil, extending to the altitude of up to 8.6 miles above the surface. This is precisely the point where the Chimera and the Archons are joining forces to defend their quarantine Earth.
目前針對奇美拉的肅清作業仍在持續進行。他們的長島要塞並不是一個能夠輕易攻克的地方,因為整座要塞都與電漿純量網路綁定。換句話說,長島要塞就是帷幕的骨幹,而這裡往上到13.8公里的天際線都是帷幕的領域。這座要塞正是奇美拉和執政官加派援軍來鞏固地球隔離區的橋頭堡。

To really explain what is going on, we will have to deal with very deep occult knowledge that might be beyond science fiction for some people.
為了要向大家解釋一切的來龍去脈,我們得先認識一些非常深奧的祕法知識。對有些人而言,這些學問是連科幻故事都無法想像的東西。

Physicists would describe plasma as ionized gas, whereas a skilled occultist would describe plasma as a hidden plane / dimension between the gaseous and the fourth etheric plane:
物理學家認為電漿就是一團離子化的氣體。但是對祕法專家而言,電漿是物質界的氣態和第四乙太層之間的一個隱密層/次元世界:


譯註:最底下的那一條虛線就是電漿。

Plasmatic plane between the physical and etheric is the hidden location where the Archons have concealed most of their darkness and it was their utmost secret. Plasmatic plane was created as a result of torsion forces between the physical and etheric as a direct consequence of cosmic anomaly when the universe was created and is also called the Abyss. It can be accessed (not recommended!) through hidden portals that can be found inside sephira daath on the kabalistic tree of life:
實體世界和乙太層之間的電漿層是執政官們藏匿它們絕大多數黑暗的地方。這裡的人事物也曾經是它們的絕對機密。當宇宙誕生的時候,宇宙原生異常將實體世界和乙太層扭曲在一起。這股扭力就是電漿層的成因。電漿層又叫做宇宙深淵。卡巴拉生命之樹的知識直點(daath)有通往宇宙深淵的秘密門戶(不建議任何人前往!):

譯註:圖片中間上方的虛線圈圈就是知識直點。這個點通常不會畫出來的。

http://hermetic.com/caduceus/qabalah/046_kab.html

There are quantum singularity wormholes within the plasmatic plane and in the occult terminology they are called the Tunnels of Set. Those wormholes contain strangelet and toplet bombs and they are tied to the physical Black Stone in the Long Island location. This is the main reason why clearing of the plasma scalar network and the Veil is taking so long.
電漿層裡面有著許多量子奇點蟲洞。用祕法學的術語來說,這些蟲洞叫做『賽特的隧道』。這些蟲洞裡面都佈署了奇異子和頂夸克炸彈,而這些炸彈又跟長島要塞裡面的實體黑暗魔石綁定。這就是為何清除電漿純量網路和帷幕需要花這麼長的時間。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