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大家好,我是克里斯。

我從2013年開始研究非主流訊息,至今已告一個段落。當一個人已經漸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情況,他就不能僅僅繼續停留在資料的研究,而需要再跨出一步,採取實際的行動去創造和成為自己想要看到的改變。現在我選擇了「凱史科技」作為我下一個階段投入的領域,作為我創造改變的支點和工具。

現在我已經把心力轉移到我新創建的《Plasma Lab:Keshe社群實驗空間》,而《地球未來》網站的資訊更新將會變少。

歡迎有興趣的朋友,與我一起投入凱史科技的學習和研究。或加入各地自發組成的凱史社群(台灣香港)。

另外,第一次造訪本站的朋友,建議先閱讀〈歡迎:新手引導〉補足相關的背景資訊,以便理解其他文章的內容。也提醒讀者:本站無法保證所蒐集之訊息的正確性,請自行評估求證。

2015年9月29日 星期二

假想未來

我們可以試著思考看看,如果有一天全世界的每一個人,都能夠在食物、能源和生活基本所需上,達到自給自足,那麼這個世界會發生什麼事?

這是一個思想實驗,目的是想知道,如果要創造一個充滿人性,讓每個人都可以自在發揮生命正向潛能的社會,有哪些必要的條件需要被達成。以及,如果人們的物質基本需求和生存得到保障,會不會達成這樣的結果。

以下的情況,是我從人本主義的精神出發,出於對人與社會的關切,基於我對於人的心靈和社會的理解,而進行的想像。

**
首先,由於基本生活的需求都得到滿足,生活中的金錢使用會大大的降低。
一直以來金錢都與我們生存的恐懼有著很深的連繫。我們認為金錢是幫助我們維持生存的重要條件。

這也使得我們的生活很容易受到金錢的拉扯和控制。就像一條隱形的鎖鍊,往往讓人們感到身不由己。

但這時,由於人們不再需要再擔心生存的問題,過去一些政府、企業、團體試圖透過金錢對人進行的控制,效果都將減弱甚至失效。

血汗勞工會直接離開他們的工廠。政黨也更難用津貼或補助等方式來利誘選民。銀行華而不實的貸款宣傳,和誘使人們背債的金錢把戲,也變得不再那麼有吸引力。

當政府以不當的方式動用軍警鎮壓人民,推動違反人民意願的法案時。許多不願成為政府打手的公職人員、軍人和警察,也更有可能直接辭去工作。也不會再有人會僅因為經濟壓力,而選擇成為軍人或警察。而選擇為政府工作的人,也將更有基礎去聲張自己的權益,而非成為政府恣意剝削調動的棋子。

由於基本需求得到滿足,人們對金錢的需求和花用就開始減少,商業也會開始沒落。但更多有心為世界作出無私貢獻的人,終於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全心投入,甚至將自己的工作成果免費提供給世界。此時,免費的音樂、書籍、軟體等創作,將會越來越多。一種新的,並非基於金錢的,由人們自發、主動創造和分享所促成的免費經濟會開始擴展。

同時人們為了生存,犧牲一切,擠破頭要取得的文憑、身分和職業,都會開始顯得越來越荒謬。

那些為了生存,犧牲自己的興趣,犧牲與家人和朋友關係的人們,無奈從事枯燥職業的人們,此刻則不得不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找到"求生存"以外的生命意義和動力。

也許有些人,在找不到生命意義的狀況下,選擇不工作,甚至進入一段迷惘的時期,進入某種成癮,逃避自己的人生。(*註)

但很可能也有很多,有著理想,卻不得已必須在路邊賣雞排餬口的理想掙扎者,終於可以開始去創造和完成他的理想。

人們一但得到溫飽,就越來越少人會願意鋌而走險去犯罪,犯罪率也會開始變低。
總而言之,過去整個以「求生存」作為基礎和動力在運作的社會和文明,在這樣的情況下,將被完全顛覆。

過去「求生存」看似是一個,具有完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的動機。人們為了這樣的動機,用嚴格的標準鞭笞自己,委屈求全以保住工作。花了大把時間心力,把枯燥僵化的知識一股腦往腦袋裡塞,以取得學歷和職位。

換到了這樣的情境,有人歡呼,準備好好展開自己的人生,有人卻傻了,一時之間難以適應。

因為一直以來,自己所仰賴的,推動一切的,「求生存」的動力,忽然之間「失業了」。因為「求生存」的需要已經消失,或至少變得很微弱。

當然也有些人會感到無比憤怒,因為他費盡心思,才堆積起來的掌中大權,瞬間崩解。人們已經無法再被生計和金錢所威脅控制。

以上所說的情況是我個人的猜想,可能有些樂觀。

我相信,如果在物質基本需求上的自給自足、不虞匱乏可以達成,那的確可以為社會帶來某程度的影響。

不過,如果把心靈層次的問題也考慮進去,我們就會發現,事情可能不會那麼理想。上面所描述的美好畫面,除了物質上的條件必須滿足,心靈上的條件也必須同時俱足。

對於習慣性的,以「匱乏」或「求生存」動力思考的人,可能不但無法感受到其中的美好和自由,反而會倍感威脅,並且想方設法,在生活情境中,尋找匱乏心態可以發揮的地方。

即使物質充裕,他也不會那麼快的相信這件事情會長久,因此很可能會開始誇張的囤積更多更多的物質資源。

即使在物質層面充裕,在心靈層面,他很可能仍然活在匱乏當中。例如他可能繼續相信自己的價值是匱乏的。因此繼續透過各種方式,博取他人的認同和讚賞,以增加自己的價值感。因此很多盲從,一窩蜂的情況可能仍然繼續存在。

換而言之,如果人們的心態沒有改變,而仍然活在匱乏和恐懼之中。那麼人們將很難變得開放,很難發展自己的生命,很難與他人分享自己所擁有的。這些心態沒有轉變的人們會繼續窩在他們感到熟悉安全的群體當中,並保留對異己排斥。他們仍然有可能被權力操弄或控制。

物質的充裕,對於人們心態的轉變會帶來很大的幫助,但心態是否轉變,仍然取決於每個人的自由意志。社會,是由所有人的自由意志所共同架構。

我們可能很難改變他人的決定,但我們卻有責任,為自己選擇用什麼樣的心態和動力來生活。

*註:對於陷入迷惘,選擇不作任何事,或陷入成癮的人。我的看法是,這完全不是物質充裕所導致的必然現象,而是一個人一直以來沒有處理的內在失衡,在這樣的環境中,才終於得以真實的顯現出來。過去的內在失衡早已存在,只是一個人為了求生存,才只好將其壓抑。只要一個人內在得到充足的養分,在馬斯洛需求金字塔中,進入自我實現者層次,就會充滿創造力,主動的去發揮自己的正向潛能。問題是,有很多人雖然身體長大了,心靈卻還卡在中間的某些階段。

換而言之人們必須同時在心靈和物質上得到協助,我們的社會和文明才會有轉變的契機。

※本文由克里斯撰寫,並發佈於《地球未來》網站,如需轉載請保留本行文字及原文連結:http://non-mainstream-research.blogspot.com/2015/09/blog-post.html

熱門文章